寄信讲真象效果好

【明慧网2003年6月26日】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和法正人间的临近,众多大法弟子以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争分夺秒地做着师尊一再强调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据我了解的情况,周围的许多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以自己的正念正行实践着自身的光辉的正法历程。但也有部分同修在深入、细致地讲清真象方面做的很不够。就连与自己有直接因缘关系的人也没有做到讲清真象。当我问他们:“您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相识的熟人您都向他们讲清真象了吗?”这时,往往得不到肯定的回答。

大法弟子生活在常人社会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及与之发生着社会联系的人。每个大法弟子周围都存在着人数众多的这样一个特殊的关系群体,几十人、上百人或更多。这些人是大法弟子讲清真象中首先重点救度的对象。

除能直接见到的可当面向他们证实法外,还可采取用信寄真象材料的办法。几年来,我连续不断地利用这种形式做讲清真象的事。现在就此谈一下自己的体会。信是常人社会经常采用的一种交流方式,大法弟子可以充分利用这种形式,为法所用。

信可以沟通距离遥远的亲友间的联系,还可以寄给多年没见过面的相知相识。关键是搞到他们的通讯地址。我千方百计地利用一切机会了解到了许多多年未见的亲友的地址或工作单位,以便更大范围地向一切有缘人证实法。如碰到熟人时,常有意识地询问其他相识的地址、单位,还利用聚会、校庆等机会搞到同学、老师、亲友的通讯名单。

寄信用的信封,以多种形式的为好。如我常用的有五、六种,有从邮局买到的,有从卖文具的摊、店买的,也有单位的专用信封。但一定要用有“邮局监制”字样的信封,否则可能影响发信。

寄信用的字体,我尽量地使用多种字体,这方面只要用心去做,短时间就可学会几种字体的写法,不是件困难的事。为安全考虑,我不用自己原来常用的的字体,而且每种字体和地址发信的数量以二、三封为好,不宜过多。

发信地址的填写是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事,千万不可怕麻烦,图省事,要经常不断地变换。有些人觉得不写地址可省去由此产生的麻烦事。但据我了解,这样做不符合邮局规定,反而容易引起怀疑,影响真象材料的邮递。

发信的邮箱(或邮局)易经常变换,我经常发信的有十余处邮箱。要是一次发信数量较多时,我就骑车或乘车去远处的外地发。

在写信封时,去邮局发信时,经常会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或破坏。主要表现在思想中的种种杂念和身体突然出现的不舒服。去发信的路上则头脑中出现被跟踪或被盯上的感觉,或真的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怪事。这时我遵照师父说的正念要足,一出门就发正念,彻底否定旧的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注意向内找,看自己是否信念坚定,心态纯正,不让邪恶钻空子。因为书信是常人社会常用的也是合法的形式,大法弟子利用这个形式讲真象是合理合法的,旧势力不敢反对。再者有师父的保护,所以几年来一直进行的比较顺利。

当向本单位的同事、领导或个别的亲友不便直接寄送材料时,我就请异地的同修帮助。我把姓名、地址等写明让同修在别的地方寄。同时我也采取这种办法帮助其他的同修发材料。

后来,我大学、高中、初中、小学的同学能寄的都寄了,我从前的工作单位和现在工作单位的同事们、领导们也都寄了,以及所有能打听到地址的亲朋好友也都寄了。我就又从报纸、电视中查找到编辑、记者、主持人或各级官员的联系方式发信,我想这些媒体或个人的影响较大,有些人受迫害的程度较深,甚至有的直接参与了对大法的诬陷宣传和迫害。他们看了真象材料,如能幡然醒悟,改过自新,不仅自己可得救度,而且从此不再刊登、宣传迫害大法的文章,其作用可能会影响更多的人群。

我之所以注重采用寄信讲清真象这种方式,还基于这样的认识,信可以突破层层关卡、门槛的阻挡。利用这种公开的、合法的渠道,通过常人之手的传递,堂堂正正地送达有缘人的办公室或手中。不仅是普通百姓,而且社会中的名人、各层官员这些不易接近的人士都可以通过这种渠道让他们明白真象。另一方面,因为利用合法的形式,符合常人社会状态,邪恶无法找到破坏的借口,运用得当,可以收到安全、有效的效果。

以上个人认识,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