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84)

【明慧网2003年6月3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象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象的事迹:

我从未听讲过法轮功是这么好的

有一次,我到大街边一个缝衣档讲清大法真象,快讲完才发现身边坐着一个读二年级的女孩在侧耳静听着大法真象,我问,原来小妹妹也在听呢,你听明白了吗?她点点头回答:我从未听人讲过法轮功是这么好的。我说,你现在知道了,也要做个好孩子,好学生,把大法真象也讲给你所有的亲朋好友。她点点头。

鼓舞和带动同修跟上正法进程

我到过远处的农村,那里学员很多,但离县城很远,将近一年没有看到明慧网资料,有师父经文也是手抄本,既不及时也不全。流离失所后,我曾在那里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修炼中出现困惑的时候,感到很难,有一次我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我需要交流!眼泪刷刷流下来,泪眼模糊中,好象看到师父也在流泪(我这么写不知道好不好),但当时却是真实感受,有了这种感受,我会时刻想着那里的同修,我利用任何可以接触她们的机会,把师父的经文或同修看过的体会与文章带给她们。得到这些资料后,那心情可想而知,她们会在全村同修中传阅,会鼓舞和带动一大批同修跟上正法进程。

我从一个亲戚家转向一个30年没去过的亲戚家,当时只是想向他们讲清真象,没想到竟然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临行前,我对亲戚说:这些经文带不带呢?亲戚(常人)说:干什么去了啊,带上吧。当到中午,那村的功友在亲戚家门口转来转去的来了好几趟,就是不想回自己的家,直到亲戚有事出门看见她,才把她拉进屋。原来这村不大,很偏僻,99年7.20前8个月有8个人得法修炼,由于邪恶的迫害,7.20以后和外边同修没有任何联系,师父经文也都没看过,虽然也在学法炼功,但没有跟上正法进程。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不想丢下她们。我把师父经文给她们看后,鼓励她们正念清除怕心,主动和周边村庄的同修联系,努力跟上正法进程。

破除邪恶画展

烈士山有个展馆,有一次要办污蔑大法的图片。一名老同修听说后,带十多名大法弟子去发正念,结果图片展因停电没办成。晚上又多名大法弟子在烈士山上挂满了条幅和大横幅,树上、台阶上、花池边都撒满了真象资料。结果破除了邪恶办展览的阴谋。

片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我还到附近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讲真象。一次到派出所与我们这里的片警讲真象,他听后说:“别说你们对[江氏]政府失望了,我们都失望了。现在哪有正义在,只有欺世恶霸,吹牛撒谎。我看也只有你们法轮功敢讲真话了。”听后也确实感到人心在善化。还有一次到街道办事处找所谓的“帮教”讲真象。他刚开始还大声说:“我们是政府职员,我们就听政府的,政府把法轮功定为X教,我们就要反X教。”我说:“政府不一定代表正义,衡量人类社会的好坏,是以法律为标准的。政府不也说,以法治国,以法律为准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可它又是怎样做的呢?就拿我的上访一事来说,我是按照宪法给公民信访的权利去做的,我没有违法,可他们却把我抓起来,到底是谁违法呢,宪法还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等等。而政府把这一切权利都剥夺了,他们是不是在践踏法律呢?到底是谁邪?再说法轮功教人修真善忍,这里哪个字是邪的?”他默默地点着头。最后我说:“我真心为你好,”他也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真心希望你们家庭幸福,生活工作愉快。”临走时,他还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口,还不住的叮嘱“要多保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