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在7.20的日子里


【明慧网2003年6月30日】从99年“7.20”开始,邪恶势力对大法的迫害至今已四年之久,大法弟子经历了四年的魔难。助师正法中,少有的闲暇中,常回想起在99年“7.20”刚过时我们在北京遇到的一些感人的小故事。

“7.20”开始时,我和我们炼功点的几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本地。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十来天。出来后每天都能看到媒体中恶人对大法和师父造谣、诬陷的宣传,我心想一定要再去向政府讲明情况,要为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于是8月下旬,我又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路。

有正念的大哥

在北京,我们抱着法不正过来不回家的想法,在郊区租了房子。可没几天,警察在那片儿大面积搜查,没法回去住了,只好在外面风餐露宿。

北京军事博物馆附近有一片长椅。晚上,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后半夜就在那儿随便躺一躺。但警车常在街上过来过去的,很不安全。

长椅旁边有个车棚,看车的有位大哥(不是修炼人),那天晚上过来和我们聊天。他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来上访,很同情。大哥见闻很广,谈古论今,还谈了“反右”,“文革”和“六四”。从他那里我们知道了很多关于“六四”的情况。他说:“那么多孩子。老百姓都很气愤,可有什么办法呢?现在才几年,又对法轮功下手了。逼得老百姓没有活路了。你说这炼炼功,身体好了,给国家节约多少医药费。可这放着正事不干,就是跟老百姓过不去,这国家让他(指江××)给折腾完了。”我们看他这么有正念,就给他洪法,讲了很多大法的事。

很晚了,大哥说:“你们在这儿太不安全了,这样吧,你们到我车棚里边睡,我在门口守着,他再查也不能到里边去查。”就这样,大哥每天值夜班,我们每天夜里就有了睡觉的地方,虽然蚊子很多,但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夜里有呆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夜里天很凉,大哥还把车棚的小屋让给我们两个身体比较弱的同修睡,他整夜都在门口坐着。

后来我们被绑架了,被送回了本地。但我们几个同修还时常想起那时的事,想起那位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好心的大哥。

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所有在魔难中帮助过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一定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无私的同修

有一天上午,我和另一个同修到天安门,出了地下通道口不远,我们就在花池边坐下来等别的同修。这时,从地道口出来一男一女两人,他们每人肩上背着一个很大的提包。他们个子不高,提包很重,背得很吃力。他们看见我们后直接向我们走来。

到我们面前就把提包放下了,问我们,“是大法弟子吧?看着你们就象。”听他们的口音是四川人。他们告诉我们是成都来的,坐了好几天的火车。我们说:“背这么大行李,是不是先找地方存下?”他们说不用。说着就打开提包。从包里拿出几包方便面,和两小袋苹果分给我们一人一份。我们不接受,他们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们只好收下。

他们告诉我们:“在老家,听说在北京的大法弟子们风餐露宿,喝不上水,吃不上饭。钱也都花光了,还在这儿坚持着。我们心里急呀。我俩一商量,就把我家几棵树上的苹果全摘了,把现有的钱都买了方便面,我们尽量地多带,才带了四个提包,我们坐了好几天的火车,想着你们都在这儿没有饭吃,真想马上赶到北京。今天一下车,赶紧把另外两个包先存到车站,把这两包先背来了。”没等他们说完,我们已被感动的泪流满面。

我们看到了大法弟子一颗颗纯净、无私的心。几千里地呀,他们为了同修们少饿肚子,把这么多的方便面和苹果带到了北京,背到了天安门。作为这么无私、善良的群体,大法弟子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战胜,什么魔难不能闯过呢?

他们问我们别的同修都在哪儿,我们告诉他们这广场上大部分都是。他们向我们告别,说还要赶紧把东西送给别的同修。我们帮他们把很重的提包背上肩,看着他们向别的同修那儿走去。

我们拿出送给我们的苹果咬了一口,真甜,一直甜到心里。

有缘分的大姐

一天早晨8点左右,我们到了天安门。刚坐下,一个大姐向我走来。只见她皮肤白净光滑,面色红润,漂亮而不失庄重。我觉得很眼熟,似曾相识。

她直接走到我跟前坐在我身边说:“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大法弟子,好像和你很熟,似乎早就认识。”看来我和大姐之间的缘分还真不浅呢。

大姐告诉我:她家在重庆,60岁(我以为她也就40多岁),是一个区辅导站站长。“7.20”被劫持了,关了一个多月,一星期前才被放出来。出来后,警察仍对她监视很严,门口老有人盯着。尽管这样,就觉得在家怎么也呆不住,应该上北京。于是就想办法与别的同修取得联系,讲了去北京的想法,很多同修都赞成。大姐在当地一直把大法工作搞得很好,同修们都信任她,都说:只要你去,我们就跟着去。

一天她们终于避开了监视,乘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大姐告诉我:“我们一行20多人,没有一个人去过北京,大家都靠我,我也没来过,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车上我就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让我一到北京就能碰到大法弟子。今天早晨一下车,我们就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把东西一放,我们就来了天安门。没想到一来就碰到了你,还有这么多的大法弟子。我真高兴。”

我和大姐真好似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我们讲了各自修炼的体会,也谈了要助师正法的决心。我们互相鼓励,一定要走好正法中的每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姐把她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都留给了我。希望我能有机会去她们那儿。临分手时,我们约好每天上午在天安门广场见面。可第二天早晨还没来得及去广场,我们就被绑架了。为了大姐的安全我把她的地址销毁了,从此再也没有办法和大姐取得联系。

四年的风风雨雨我终于走了过来。无论在被抓、被打,被关押、劳教时,我都没有忘记与大姐的约定,我相信大姐也一定不会忘记我们短暂的相逢,我们虽不在一起,但会共同精进,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坚定地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