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茹碧


【明慧网2003年6月8日】莱丝丽是我相识多年的老病人,有很长时间未见面了。可最近她却经常到诊所来治病,先是肌肉痛、失眠,然后是关节痛。总之,她好象没一处舒服的。她母亲也患了癌症,后来又摔了一跤,将盆骨摔裂了。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她先生的腰急性扭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还要开刀。这一连串的事情,使我开始纳闷,觉得一定是她家里哪儿出问题了,可我又不好追问,于是就等她自己开口。

终于有一天,她滔滔不绝地告诉我家里发生的一桩接一桩的怪事,说到她九岁的女儿时,她是这样描述的:

“茹碧这孩子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不喜欢玩,没有朋友,整天盼着长大,她的最大的兴趣是给人算命。一放学,第一件事情就是丢下书包上街摆摊给人说风水、看面相、算未来……”

“哦,在哪儿?”我问。

“就在湖边的那个最热闹的球场边上。”

于是,我就抽空去看了一次,大长了一次眼界。

这个小女孩,居然为自己搭了一个小型的舞台般的棚子,四周装饰得童话般似的令人眼花缭乱,还用儿童天真的字体写道:“告诉你过去、未来、你的命运和你的幸福。”更令人吃惊的是,居然还有几个人排着队耐心等候她给算命。

我好奇的站在队伍中观察着。

第一个老太太问的问题是:“我的那条叫波比的狗,已经15岁了,医生说他得了不治之症,没有多久好活了,我实在不知道是应该放弃它呢?还是换一个医院再去试一试?”

茹碧说:“你跟它的缘分已经尽了,不必再花钱治了,好好珍惜和它一起的这最后的不长的日子,生活得更愉快吧!”

第二位是个6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她的问题是不知道退休金是买股票呢还是存在银行更保险。她提问时虔诚的表情令人感动,就象在教堂里跟牧师问话一样。

茹碧的回答,差一点没让我跌掉眼镜:“夫人,钱生不带来,死不归你,放在哪儿都一样,有心就帮助那些贫穷的、无家可归的人,他们更需要钱。”她看了一下自己手中一张自制的花花绿绿的卡片,非常严肃地轻声说:“你把它存入银行吧,那里是专门放钱的地方,有专人保管,你只要付一点小费就可以了。”这儿童的口气,竟然没有丝毫令那妇人觉得有什么可笑之处。她点点头,给了女孩二个25分的硬币,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离开了。

轮到我了,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竟脱口而出问道:“茹碧,你做功课了吗?”一副家长的口气。

她惊异地看了我一眼,手里还抓着一把自己画的纸牌。“啊,你是我妈妈的医生。我做了功课了,你有什么想不通的问题要我解答吗?”她回答自如。刹那间我明白了为什么她可以在这小道场里摆谱子,也居然有人排队。这是个成熟的元神主宰的年轻的生命,她的年纪与知识其实是无关的。

“是的,你既然可以回答别人的问题,也应该能回答我的。为什么你妈妈、爸爸的身体最近那么不好呢?”我问她。“为什么你家里四口人,三个人都病的这么严重呢?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茹碧赶紧找卡片,在一堆纸牌中什么也没有看到。最后,她叹口气说:“他们的精神负担可能太重了,生活的太辛苦了。你看,我也在想办法帮忙呢,有时一天可以挣三元。”她指给我看那贴有小花的纸盒里的一堆硬币。

于是我问她:“茹碧,你知道人是从哪儿来的吗?”

“上帝造的。”她回答的十分干脆。

“人死后又到哪儿去呢?”

“有的继续做人,有的做动物、植物、石头,有的回到空气中。我看到啊,我的外祖父死后就转生到叔叔家,现在他是我的堂兄了……”我惊讶了,世上的一切,在这孩子的眼睛里是多么简单、明了,她看到、感觉到这一切,这些对她来说什么迷也没有。

“人为什么到这世上来呢?”我又问。

“来改掉你的缺点,再重新做一次过去做的不好的地方。可惜人做不到,改了这个毛病又犯了其它更多的错误。”她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因为你的缘故,招来了很多看不见的因素,致使你父母生病吗?”我又问她。

她点点头,告诉我她有时看到头上有一块乌云跟她回家去,就觉得屋里头差一点要“下雨”了。“我原来把病都带到家里了?”茹碧问。

“是啊。“我说。”要清除这些黑乎乎的东西,得修炼才可能。你想跟我学修炼吗?读书,炼功打坐,学会做一个修炼人,那你就能真正明白人来到这世上是为什么,以后不用再一生一生的转来转去了。你愿意吗?”我问她。

“好啊!”她眨眨眼睛说,“那你现在就教我?”

于是,我开始教她炼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