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难买身无病 正义上访遭迫害


【明慧网2003年7月13日】得法前我常因胃病、肠炎、胆囊炎、风湿等多种疾病缠身而力不从心,还落下腰部骨瘤,手术后又留下了手脚麻木的后遗症。丈夫也是个老病号,两个孩子正上高中、大学,繁忙的工作和家务,累得我几乎支撑不起这个家,苦恼极了。

96年秋,一个年轻人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那天正是周六,我用一个白天、两个晚上读完,深知此书奥妙无穷,哲理服人。我就这样走进法轮功修炼。每天除了工作、家务、孩子的事忙完后,就抽空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心情也特开朗,工作起来也轻松愉快,工作量大还比以前提前完成任务,各种病也不翼而飞了。97年前每年看门诊报的药费为1000-1200元/年,住院除外。从97年起至今我没上一次医院,也没用一分钱药费。因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特好,用不着吃药。真是有钱难买身心愉快!是法轮功使我走出了困境,成了一个朴实、善良、高境界的修炼人。

可是从99年4月25日开始,中国大地乌云密布,从中央到地方各地报纸、电台、电视台、电影等宣传机构大肆污蔑法轮大法,像炸弹一样炸得善良的人民糊里糊涂、晕头转向,经过多次运动的人们都认为狼又来了,要吃人了。很多法轮大法修炼者和我一样被非法关押、判刑、拘留,并且不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

为了正义公理,为了有权利修“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更高境界的人,我于2000年12月北上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城楼下被恶警抓住,强行搜身逼供,押上警车送往天安门派出所里,在一个铁笼子关押一天,后送往驻京办事处关押两天,又遭逼供搜身,搜去50元钱及一张40元上天安门城楼的门票。后我凭着正念从办事处走脱,坐了三天火车,在快到家的火车上被铁路恶警抓住审问,下车后关进派出所一个关各种犯人的又脏又臭的房子内一天,被当地公安接回关进拘留所。一个男公安(近60岁)凶狠地对我逼供审问。在大杂烩的牢房里关了近40名杀人、拐卖、吸毒的犯人,室内阴暗、潮湿,厕所很小也在室内,经常流出粪便。每天吃的是烂菜,很不好的米饭,三九天白天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晚上十几个法轮功弟子由于没被子只能挤在水泥地上,盖别人留下的破被,通夜透心凉。在这关押18天,每隔两天就逼迫家中和单位拿钱来取人,否则不放人。消息传到单位,我因上访而被关押、拘留,单位好心人上领导那儿为我求情,说我工作出色,对单位有贡献,那么好的人就因为炼功被抓、关押,太不合理。让单位打了三千元保证金欠条(单位效益差),家中交了三千元罚金才放回家,(同时还交了180元在牢中伙食费)。

由于江氏恶毒的镇压,县里几十名法轮功弟子因上访,被开除工职的多达95%。因我单位级别高于县级,由单位自行决定,单位看我工作好,没开除我的工职,但他们配合县里的恶人,对我进行非法监控、跟踪,不让我外出,怕我再上访,单位就得不了“精神文明奖”。节假日,县里不法人员一天到晚的找麻烦,后来我迫于无奈,到外地打工为生,恶人还去逼我家人。

我始终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家里和单位对我都比较理解了,环境也变宽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