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法身康泰 江氏妒忌我遭害


【明慧网2003年7月10日】一、有缘得法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今年49岁。我是96年5月13日有缘走入大法修炼的门。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也是出了名的“药罐子”。吃了各种药都无济于事,身体是越来越差。十几年都不知道无病健康的滋味。就在我对自己的身体完全失去信心的时候,我找到了法轮大法。师父无量慈悲,让我找到了我人生真正要找的——返本归真之路。我修炼法轮大法四天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十几年的“细针磨胃”的难受感四天之内就消失了。头痛病、神经衰弱、睡不着觉等多种疾病统统消失。

我学习了《转法轮》后,才真正明白了佛法并不是迷信,而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学。从小被灌输的“无神论”的愚见在我脑海中消失了。我修炼后懂得了要符合“真善忍”,我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在单位里工作上,谁都不愿干的工作交给我,我都乐意地接受。我一人干别人两个人干的工作,人家都夸我好。同事间曾产生的多年解不开的矛盾,都在我学法修炼后,以诚实待人、善解人意、宽容大度中得到了化解。我深深体会到了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威力。

二、遭受邪恶的迫害

江氏为了自己小人的妒忌,颠倒黑白,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灭绝人性的对大法弟子的残酷镇压。99年7月20日,当我听到大法遭到镇压的消息时,我哭了,泪水止不住。我以为是中央误会法轮功了,不了解真相,却不知是奸人对大法的故意诬陷和迫害。

2000年11月我到北京证实法。我刚住上旅馆,就被无故搜查行李,抄到了我随身带的《转法轮》,就被拘留了。在京关被关押了五天,当时天气很冷,就住在地下水泥楼道,里面什么都没有。当我被带进楼道时,地上已有两位60岁左右的老人坐在那里,在他们的身上,我感受到了那种大法弟子捍卫宇宙真理的坚如磐石之气势。负责看押我们的歹徒,每天只给我们2盒盒饭,一盒价值最多五元钱的饭却要向我们收50元钱。没有水喝。还不准我们炼功,否则就会招来毒打。五天后,我被公安押回原籍继续关押,逼着我放弃修炼,他们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他们要我去学打麻将、学跳舞等等。在被关押一个月后,当地的“610”逼我写“保证书”,罚款5000元后才让我回家。

2001年3月的一天夜里凌晨一点,4、5个“610”的歹徒闯入我家,问我家来人没有,他们什么也没发现就悻悻地走了。一次,我发现单位门前摆着黑板,上面全是诽谤大法的谎言。我就把一份真象资料给单位的领导,给他们讲真相。第二天,上级单位就来人审了我一上午,到下午三点多钟,一个警察带了两名流氓打手赶来要抓我。我忍无可忍,就义正辞严地质问警察:你们要干什么?警察回答说:叫你去谈谈。我指着那两个打手说:他们来干什么?警察无言以对。我说你们敢动,我就喊。因是在十字街路口,警察害怕引起公愤,就叫两个打手走了。

2001年5月14日,4、5个警察闯入我家抄家并将我再次拘留,理由是同修散发传单,传单是我给的。就这样被他们判我劳教两年。同时停发我的退休工资。

三、中国的劳教所——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外观是现代化的楼房,绿色的草坪。可里面是一群毫无人性的邪恶至极的警察,他们是江氏邪恶集团的“职业打手”,每个大法弟子一被抓进去,就立即被隔离,随之就是经受恶徒精心设计的迷魂阵——由三个以上的邪悟者,日夜的精神轰炸,不准睡觉,很多学员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他们所迷惑而上当受骗或违心妥协。然后,恶警们就用“所规队纪”逼上当受骗了的学员骂师谤法,认罪认错;用减刑来诱骗他们去干破坏大法的事,做“帮教”等各种犯罪的事。真修弟子拒绝参加就遭到暴力镇压:在地上拖,用手铐铐,罚站,在生活上虐待,加期等。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因拒绝穿劳教服和拒绝参加诽谤大法的会而被用双手反铐数日。

我说我是修炼人,没有犯罪,不是劳教犯,我不穿劳教服。从而被罚站十几天,每天都是从早上6点站到晚上10点半,腿站肿了,头站痛了。恶警们又强迫我看中央电视台的诽谤大法的电视,我不看谎言联播,结果又被恶警们罚站,从早上7点多一直站到凌晨3点多。我被恶警们迫害的胸口剧痛,眼看人不行了,就将我弄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需要做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他们就通知我的家人和单位带钱来。我坚决要求无条件回家。恶徒不同意,还不让我的家人回家。就这样,我的家人被迫办理了同意手术的手续,交了钱,签了字。就这样,我被强行做了手术。后被保外就医,回家了。

回家后,由于受了一年的痛苦折磨,加上手术刀口一直疼痛,只能卧床休息。就是这样,我所在单位,就为了得到一个“先进集体”,毫无人性地企图将我再送进劳教所(恶人将迫害法轮功和一切都挂钩了)。以“不转化”的名义将我告到市里的“政法委”。于是,我又被610软禁起来。恶徒敲诈我所在的单位拿出2万人民币办洗脑班,我拒绝去,恶徒就威胁,胁迫我家人将我从病床上弄去洗脑。恶徒们威胁说,如果不转化,轻者加刑再送劳教,重者改判劳改。就这样,我违心地抄了“转化书”。

2002年9月底,单位的领导又拿来了“悔过书”要我签,还说,整个单位的人都签了,就你没签。我一看一大摞。我恍然大悟:要开16大了,邪恶们又在炮造所谓的“人民心愿”了。

背叛信仰给人造成的精神伤害是无法计算的,但我要重新站起来、弥补自己的过去。现在我声明(已归类发表),我所有在洗脑班上所写的助纣为虐的东西统统作废。我要把真象告诉世人,希望世人能从我们所遭受的迫害中认清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

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还师父清白,还大法以清白,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宪法上规定的人们信仰自由的权利。这才是人民的真正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