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华裔科学家真实的爱情故事:我家的5个7.20

【明慧网2003年7月14日】我先生是个完全不信气功的科学家,在英国一所全球著名的大学做研究,我本人是从事化学高分子研究的学者。先生不信神,只注重现实,我则有20年爱好史的气功迷,喜欢探索宇宙奥秘,是个心诚的炼功人;先生是东北大男子主义,我是个刚柔相济的辣妹子……。各位朋友一定会猜想,这家就好比中东地区,一定是战火绵绵冲突不断了。

的确如此,在那乌云压顶天欲坠的日子,在那排山捣海翻恶浪的岁月,我们每一叶小舟不都经历了风吹雨打的洗礼,不都承受了血雨腥风的考验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见云,往事不堪回首。可今天我想讲述的是个爱情故事,是那相逢一笑恩仇泯、唯有真情在人间的真实故事。

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人,自从1999年开始,每年的7.20就对我们有着特别的意义,从那一刻起,历史就把声张正义的重担压在了我们每个炼功人身上。今天我们不谈法轮功人,我们来看看他们不炼功的亲人们是怎样渡过每年7.20的吧,也许我家的故事能有点代表性。

1999年7.20,我们全家回北京换签证,住在亲戚家。那天一大早,我依旧去中科院的炼功点炼功。听说国家不让炼这么好的功法,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讲我个人的受益经历,于是回家给正在熟睡的先生留了张便条:“我去信访办上访去了,请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回头看了看梦中依然在笑的孩子,悄悄带上门走了。

晚上从石景山体育馆和西城派出所回来时,已是皓月当空了。一进家门就见先生脸色异常。他一把把我拖进小屋,气势汹汹地问:“孩子重要还是你的法重要?”生性率直的我从来就不会看人脸色说话,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全然没有一丝委婉——

“法能救所有人,当然法重要了,”我解释说:“要是整个世界都不准信真善忍了,那不就是人间地狱吗?你能让我们的孩子生活在地狱里吗?整个大楼要是垮了,里面的小房间保护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还没等我解释完,拳头就像雨点一样砸下来,暴风雨来了。

先生虽说是东北壮汉,但历来文质彬彬,对娇妻也是倍加呵护,疼爱有余,可此刻的他却像头愤怒的雄狮,两眼通红,一边咆哮着一边出手,往日的夫妻恩爱早已不见了踪迹。我默默地承受着,一任风雨瓢泼。

亲戚听见动静赶来劝阻。原来先生起床一见我的留言,没吃饭就冲到天安门找人,整整一整天没吃没喝的着急,七月红火的骄阳,炽热的空气加上警察的火上加油,先生简直快燃烧起来了。听警察说起中央态度的严厉,回想各次政治运动的残酷无情,他能不急吗?先生含着眼泪说:你要是被抓了,这个家咋办?三岁孩子咋办?求求你别去了!最后我被锁在家里,三天都没许出门。

是啊,在那个被古人称之为苛政猛于虎的社会,在鲁迅分析的吃人的社会,谁敢跟专政机器对抗?没有强大的精神支柱,谁又能在无产阶级铁蹄下站立呢?文革中连国家主席三天不到就被迫低了头,何况我们一个小老百姓,我一个弱女子呢?先生不学法轮功,当然他害怕了。

2000年的7.20,我们刚从法国回来,住在朋友家。我提出想参加在首都使馆门前的和平请愿,先生反对,说在家炼就行了,何必参与政治,但碍于朋友面子,没有发作。

2001年的7.20前夕,由于我们活动较多,每个周末都外出讲真象,加上我自己修炼也没做到处处为他人着想,先生早就积攒了一大堆怨意,终于在7.20爆发了,又是一场雄狮般的发作。他态度蛮横地拒绝我参加游行的请求,数落我不顾家,尽管所有家务都是我一人全包了;埋怨我不管教孩子,尽管我每天陪孩子学习;……。不管他怎么骂,我知道,其实他是害怕,他害怕去使馆抗议,一会影响他的前程我的未来,二怕使馆加害我们国内的亲人。他知道共产党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于是在先生的愤怒发泄之后,我去了使馆。

事后,先生一边给我按摩伤口一边道歉,他说: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说句良心话,江泽民这样迫害无辜,今后下场肯定好不了,只是我一个大男人,连个老婆都管不了,多窝囊啊。

我也道歉自己作为妻子没有照顾好他,作为修炼人没做到时时处处替他人着想,没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

先生连连摆手说:其实你做得很好,我每天回家就有香喷喷的饭菜在等着我,你同样每天上班,还有这么多家务活,还有你们那忙不完的大法工作,我是心疼你呀,最后说得夫妻两人都泪水涟涟。

我知道,因为这场错误的镇压而引发的家庭矛盾,我们是最轻的,毕竟这是在海外,而在国内,因此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简直数不胜数。

先生每周都坐下来仔细阅读每期的《大纪元》,对大法的态度也改变了许多。我们搞活动,为了俭省些开销,家里来了很多功友吃住,先生也是热情相待毫无怨言。

转眼又是2002年7.20了,我要去参加使馆门前的24小时请愿,先生虽然不乐意,但也没太阻挠,当天夜里还打来电话询问我们在街上怎么过夜,提醒我别着凉,殷殷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回家后先生说,你走了我都没睡好,总是牵挂着。这让我很感动。是啊,一亿炼功人何止一亿人,法轮功问题不解决,中国很多事都不好办。

对我炼功的事,先生也越来越支持。2003年7.20就要到了,那天我陪先生饭后散步,我说我要去参加活动,先生看了看我,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四年了,是该结束了。说完走过来牵着我的手并肩前行,先生的手,温暖而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