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明慧网2003年6月9日】自从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和大法弟子以来,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就追随江氏,迫害大法弟子。它们先是在单位办洗脑班,见没达到效果,就把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送进外面的洗脑班。

2001年我被单位用武警强制送进戒毒所的洗脑班。当时,在洗脑班里每人一间房,有摄像机24小时监视,吃喝拉撒睡洗全在里面。洗脑班所用的手段是非常邪恶的,如: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和他们指定的材料,强迫写认识,经常半夜等你睡着后找你谈话;不见效果就升级不准与其他人接触,恐吓说:不转化就送劳教。还不行就不准睡觉,半夜叫醒后大喊大叫地威胁;再不行就乘你几天没睡觉身体极度疲劳、思维混乱、神智不清时搞文革式的批判会,让你站在前边叫已经被洗脑的人发言批判你,在精神上孤立你。

开始时洗脑班发给每人三本诬蔑资料让看,还强迫看“自焚”录像,要求写“认识”。因为我们师父讲过,自杀是有罪的。也没有哪个法轮功学员认为“自杀可以圆满”,所以我知道那录像完全是骗人。我就写给他们说:“我们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交流,都是讨论如何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如何提高心性,绝不会用什么自杀的方式圆满。”

随着迫害的继续,它们进一步强迫看它们发的诬蔑资料,我一直在抵制,没有看那些东西。我想让他们真正了解我修炼受益的情况,于是,我就写自己从一个以前身体、用三分之一月工资去买药吃的人,通过修炼大法变成了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人。而且告诉他们,大法要求我们不参与政治,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升华自己的道德标准。在家里是个好丈夫,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在社会上是个好公民,遵纪守法,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更高尚的人。我认为做这样一个人,对国家对民族对个人都有好处。这篇认识交上去后,引起洗脑班人员很大震动。一个保安负责人对我说:“你还敢说法轮功好?!”我对他说:“我就是这样认识的。”于是他们就开始关我禁闭。不允许我与其他人接触,甚至不让其他人在我窗前停留。把窗关上,让我听不着别人说话。

后来它们就把迫害重点转向了我。开始不让我睡觉,逼我看它们的资料,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用正念去对待这些邪恶的迫害,而是用人的方法写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去应付。恶徒威胁我说如果不转化就送劳教所。随着长时间不让睡觉的状态下,我的神智开始有些不清。不让睡觉六、七天后,洗脑班恶人针对我开了一次批判会,让被洗脑的人发言批判我,说我顽固不化。看到过去的学员被洗脑,我产生了人心,不想在洗脑班里待了,不想继续承受了。这时洗脑班准备开始把已经被洗脑的人放出去。那些人就纷纷到我窗口说,希望和我一块出去。我被情所带动,把这场迫害看成了常人对人的迫害,觉得无法逾越,于是就按照邪恶的意思写了认识。邪恶一看有机可乘,就得寸进尺地逼我写所谓的揭批材料。我当时一边求师父帮我化解,一边却又按照邪恶的意思去做,邪恶又更进一步逼我写“决裂书”。这时我已经完全是一个常人的思想,为了早点出去,就按邪恶的意思写了。

当我带着侥幸心理走出来,一度在痛苦和消沉中度日。当时有的学员不敢接触我,但有一大批跟上正法进程的同修在做着反转化的工作。现在我才明白,同修裘真(化名)、航宇(化名)在学法提高中,认识到师父还在管着我。航宇为我准备好了师父的新经文汇编和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文摘几本。裘真冲破重重封锁和压力多次找到我,与我交流,把资料交到我手上,破除邪恶的干扰与控制。我通过学法——特别是学了师父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和《建议》两篇新经文后,和学习明慧网的交流文章,马上振作起来,决心继续在修炼的路上走下去,走好以后的路。在学法中,我渐渐地清醒过来:我还要做一个大法弟子,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我感到非常痛心,觉得自己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禁不住放声大哭,体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在不断的学法中,我知道了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当时认识虽然没有那么高,但清楚地知道不能再错下去了,不能再给邪恶钻空子了。在交流中,我和其他违心妥协的学员说,应该发表严正声明,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这时,邪恶对我的迫害还没有停止。它们想利用我去“转化”其他人。通过学习师父《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的经文,我明白了不能按照邪恶的命令、指使去做任何事。开始抵制邪恶的利用,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为了不再被迫害,我被迫离家在外。

随着我在修炼中的提高,现在,我体悟到: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们也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如果平时没有学好法,没有对师父的坚信、对法的坚信,放不下根本的执著;不能对这场迫害的邪恶目的有清醒的认识,站在大法的基点看待一切这样一个坚实的基础,在魔难中就很难过好生死关。当时我就是没学好法,把这魔难当成了是常人对人的迫害,没能站在法上看待这一切,所以就不能从这魔难中走过来,以至最后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给自己修炼的道路上抹了黑。对不起慈悲伟大、苦心救度我的师父;对不起对我寄予了无限希望的众生。

虽然我已经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我所受的迫害也没有其他大法弟子那么严重,现在我仍然要把它写出来。通过大量学法和同修的交流,我悟到任何形式的迫害都不能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无论它是大还是小。这个宇宙大穹中的一切生命都是师父要救度的对象,谁都不配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我现在写出来就是要揭露邪恶的迫害,归正自己,走好以后的正法修炼道路。

以上所写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