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师因坚持信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7月27日】我们老两口将近60岁,一辈子无儿无女,将自己的毕生力量献给了人民的教育事业。辛苦了一生,得病一身。自修炼法轮大法,免去了疾病的痛苦还不说,3年就为国家节约医药费好几千元。

2000年12月30日,我们村有4位大法弟子想为法轮功到人民的首都北京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人还未到,半路就被公安人员用手铐把人带回到镇派出所,被铐在墙上,第二天放回家,因7.20以前我家是个炼功点,这4人在我家炼过功,就因为此事,元旦那天镇政工书记带着镇派出所所长、教育上的文教及公安人员5、6人杀气腾腾的到了我家,当得知我们还继续炼功时,书记吼了起来,我们要申辩和讲真相,但书记青着脖子红着脸,连吼带叫,不准我们说一句话,强迫我们写保证书,逼我们到镇派出所交押金2000元。它们翻箱倒柜,把大法书和炼功带抄出来了,抢走了收录机,就连我外甥的结婚录像带也拿走了,临走的时候又把我的香炉摔得粉碎,名副其实的土匪嘴脸暴露出来了。

第二天候××捎来条子写着:

1、 写出辞去公职的请示;
2、 罚款20000元,交押金2000元;
3、 夫妻二人在村广播上读保证书。

第三天,它就采取株连九族的方法将我侄子两口子从工作岗位上赶回家,又将我从学校赶回家。

无奈,我白发苍苍的老哥为救我两口子,东奔西跑求人家:“请借点救命钱吧……”从全镇三个厂子借上钱交了罚款。

候××说什么:“我罚你们就是为了杀鸡给猴看……”并在400多人的教师大会上扬言说:“上级对法轮功的政策就是左了不左。”

罚款了仍不罢休,夜里用电话铃声把我们惊醒,不让睡好,村里专门驻守着派出所的人员昼夜监控,每隔三天两日就撞进我家一次,白天我们在家挂着窗帘看电视,进门就说:“晴天白日挂着窗帘干什么?”看,它们是多么的无理。

2002年4月26日,我正在学校上班,两辆汽车开进学校,从车上跳下7、8名便衣将我抓上汽车。我问:“你们干什么?”它们说:“去调查一件事。”我要打个电话通知家人都不准,就这样我被送进高墙林立、铁丝网密布的洗脑班里。后来才知道有人告我组织人炼功。这样我便失去了人身自由。我整天想:我要做一个讲真善忍的人,我犯的是哪门子法?!关押了12天的目的是想从我的嘴里得到有关法轮功的消息,结果它们什么也没得到,无奈将我放了回家。

我们就因为要做个讲真善忍的好人,就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