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岳父炼功得健康  遭受迫害身瘫痪

【明慧网2003年5月17日】

表弟你好:

今天写信给你,心情十分悲痛,这样的惨事居然会发生在我们家中,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而我们又无可奈何,敢怒不敢言,我的亲戚朋友中只有你在国外,所以要麻烦你了,希望你能把这件事揭露出来,为我善良无辜的岳父说句公道话。

我岳父自退休后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他以前身体很差: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要按时服药,炼功半年后,身体好转,血压也恢复了正常了,这几年基本上没生过什么病。这法轮功看来真是有一定效果的。我和妻子虽然不炼功,但我岳父经常给我们讲《转法轮》中的道理,老人家十分信仰法轮功。政府禁止后,我苦劝岳父不要再炼了,免得招来无妄之灾,可他就是不听,一直和几个功友在家里偷偷的炼。

去年十一月份出事了,派出所来人传讯我岳父,我岳父承认了炼法轮功,就被送进了所谓的“学习班”,逼他放弃炼功。你知道我岳父的脾气倔强,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死也不肯写“保证书”。我和妻子十分着急,每天去看守所找领导,可他们就是不肯放人,说这是“思想教育”,什么时候写了“保证书”放弃炼功才能回家,老人就这样一直被关着。

今年二月三日,我们得到通知说我的岳父病了,我和妻子前去探望。医生的病诊报告上是脑溢血、免疫功能低下,也就是中风。我岳父的下半身肢体已经瘫痪了,就算恢复后,今后的日子也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了。我岳父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他看到我们时老泪纵横。短短的几个月,我的正直、善良、无辜的岳父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我们只能抱头痛哭。

回家后,我妻子终日以泪洗面,班也上不了,我也没有心思做别的事了,越想越恼火,着急、伤心,可又无可奈何。我的工作是记者,可至今为止所有发的稿子都必须在报社规定的报导范围之内,这次暴发在广东省的“非典型肺炎症”一样,很早我就接到广州朋友打来的电话,说知道有这么一种病,很厉害,传染性很强。可报社就是不允许我们自行采访,说要“贯彻两会精神,起安定团结作用,统一口径,统一按新华社稿子报导”。我们的政府就是这样利用国家一切媒体,唯利是图,不顾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欺骗愚弄人民。我一定得为我尊敬的岳父做点什么,说句公道话!

寄给你的这几张软盘中的照片,是我去年在北京出差时碰巧偷拍到的,我拍摄到警察和便衣殴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抓走他们时的镜头。当时有很多围观者,警察的行动十分迅速,整个过程也就十来分钟,警察很快就驱散了人群。回家后,我一直把照片存在自己的个人电脑中,本来我也不敢拿出来,我岳父的事对我的震撼很大。我相信法轮功学员都是和我岳父一样正直、善良、与世无争的人。我希望你能在国外找一家媒体把这件事刊登出来,揭露出中国政府殴打、迫害无辜善良人民的实情,为我岳父讨个公道,我也会想办法让中国更多的人们了解到我岳父的事及法轮功的真、善、忍。虽然危险,但我认为值得。

我妻子和你侄子一直牵挂着你,望你多保重。你母亲我们会尽一切力量照顾,请勿担心!

祝平安健康!


2003年3月2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