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属:四年来我家被派出所干扰得没一天安宁


【明慧网2003年5月6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的妻子,我丈夫在未修炼法轮功以前被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遗传性的高血压差点丢了命。自1996年我老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都没有了,人也显得年轻多了。由于他的修炼,我也受益了,我身上的几种病也没有了。家庭和睦,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然而,随着江××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也随之降临到了我们家。那是1999年7月22日,我到做生意的地方换老伴回家吃饭,一去发现老伴人不在,听说是被公安局抓走了,理由是“炼法轮功是扰乱社会秩序”。就这样老伴被他们非法关押了16天才放回家,还被看守所勒索生活费165元。从那以后,我们家就没有过一天安稳日子,三天一找,两天一找,每天还要签到,有时还一整天的去派出所被“审问”。有一次,警察还把我找去“审问”大半天,还要我作担保人把老伴领回家,严重地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

2000年12月30日下午4点,一名公安又找到我们做生意的店铺进行“审问”,目的主要是不让老伴炼功。我老伴说:“这么好的功法我是要炼的。”晚上8点半钟(因为有一次警察白天抓人的时候被群众骂过,群众当时骂公安不抓坏人,专抓好人),所以他们只有晚上趁没人的时候来抓人。老伴被抓去关押的时候正是生意旺季,由于他的被关押,生意不能正常进行,造成生意亏损,女儿也因此找不到工作。这次关押时间是180天,放人时要交2500元生活费,由于没钱,开了释放证又关了两天,交了钱后才放人。可怜我老伴在看守所里吃的是变了质的食物,造成肠道不好,便了二十几天的血。他们不放人,还说:“我看你拉血不吃药炼功能炼得好的。”在好心人的掩护下,我老伴在看守所里炼功,结果没吃药真的好了。可是警察还是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这次关押期间,看守所不让我和儿女们去看老伴,去了也不让我们见面。我7岁的孙女吵着要去看爷爷,去后他们连小孩也不让见。我孙女在门外大声喊:“我要爷爷!”他们还不让喊,一个幼儿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老伴被释放回来后不久,记得是8月18日,那天中午他正在学法,不料被两个陌生面孔的公安看见,又被非法关押了18天,放人的时候,看守所又要250元,结果是村干部说情才只要了200元才放人。回来以后,他们还是三天两天的来找,根本无法做生意,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老俩口只好退掉了门面,开始摆地摊。为了避免干扰,我们每天很早就到乡下集镇上去做生意。这样接近平静了一个月左右,他们又开始到家里来找(原来在门面去找)。2002年11月4日,他们又到家里来抓人,理由是要开“十六大”,他们对我老伴不放心,怕他上访,“关着放心些”。我老伴不去,他们又喊五名公安开车来,把我老伴抬进车里拖走了。我老伴被抓去后开始绝食抗议,血压升到220―110,他们还不放人,“十六大” 14号结束,他们16号才将我的老伴放回家。

老伴回来后,公安局命令我们所住村的村干部每天去我们家看一次,目的是怕老伴上访,春节即将来临。2003年元月11日,我们做生意刚到家,左邻右舍的乡亲告诉我们,赶快叫老头子走,公安局又开车来了六个人,看样子是来抓人的,就这样我老伴连饭都没吃就离家出走了,至今音信全无。

由于老伴的出走,儿女们都非常难过。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停止对我们的骚扰,每天都有两三帮人来家找我老伴,要社会关系,连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不得安宁,闹得鸡犬不宁。连他们自己都讲:“这下就是株连九族,那就是要找更多人的麻烦”。为了老伴一个“炼”字,警察逼得我们妻离子散,老伴有家不能回。迫害快4年了,从迫害开始到现在我们家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这都是江××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