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平妖策 独尊佛学树大帜(下)

反思现代人类道德精神之二:哲母佛学篇


【明慧网2003年7月28日】(接前文)

(二)荒唐一族荒唐论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有什么根据和理由证明造物主完全没有参与创造宇宙与生命?!

在牛顿、爱因斯坦的视野里,宇宙浩瀚深邃,生命精美绝伦,人与大自然和谐统一,对宇宙、时空、生命奥秘的每一发现,都是对造物主无穷智慧与无限能力的证明,人类科学活动无限广阔未有穷期。历史已经公正地作出裁决:尊崇造物主的牛顿未必不伟大;驱赶造物主的达尔文、马克思未必不渺小。现代科学发现:哪怕一个最简单的独立生存的单细胞已经是一个结构极其复杂、配合无限精妙的生命系统,一个庞大的充满智慧的高科技生命王国;更遑论高级智慧生命的肉体,这一由受精卵单细胞(在母体能源支撑和子宫环境保护下)发展建构起来的超巨系统,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足够让人类惊叹不已的超巨工程了。到此为止,还没论及生命特有的复杂深奥的精神现象,以及精神与肉体之间的关系。如果硬要说生命与人类是大自然毫无目的相互作用的结果,那等于说由一堆破铜烂铁可以相互作用出一个具有独立自我意识的机械人来! 

二,有什么根据和理由反对人类命运与社会发展经设计而有,因某种目的而存在?!

仅以北宋邵康节的梅花诗为例,十首诗准确巧妙地隐喻了自北宋到当今近千年王朝兴替与历史变迁,若合符节。妙在对常人而言,这类预言在事前茫然不知所云,事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许多预言甚至预列王朝年表预定主配角,充分证明:历史的情节发展、人物的遭际命运,统统遵循一本既定的无字剧本。正是通过赋予邵康节、袁天罡、李淳风、刘伯温、诺查丹马斯这样的先知者以预测能力,主管人类社会发展的高层觉者明白无误地通告人类:历史发展?!造物主在管着呢!

具有宿命通功能的魔术师大卫曾多次向他的朋友们透露过六合彩中奖号码,总是无功;不久前首次在德国精确预测,条件是天机不可泄露于人。可见,不泄露的情况下预测成功与泄露的情况下预测失败,都是为了维护预设的目的:天定的六合彩大奖得主,不因人的干预而改变。通过这件事造物主同样给人类透个信儿:凡事皆有定数。

概率空间理论的创立让人类骄傲不已,确实,在该理论基础上建立的数理统计、假设检验、估计理论可以有效处理随机现象,成为强有力的科学手段;但是这种后验预测与估计只是给出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与未卜先知完全是两回事!恰恰通过概率事件的每一次实现,包括小概率事件,造物主把决定大至社会演变、小至个人命运的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人有九个算,天有十个算’,九个算都不能算,唯独那个藏在概率事件背后的第十算才是真正说了算的!一切阴谋家野心家逆天行事到头来都是枉心费机自掘坟墓,原因在此。最近,有个卖国虐民的大烂鬼带领几个又做巫婆又做鬼的小妖魅,在庙堂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堂堂大党当作一个小木偶玩弄于股掌之上,他用魔咒般的语言对小木偶:死了江屠夫,必吃混毛猪。但是‘九与十’的辩证法屡验不爽!明眼人已经看出他脸上潮红,其实是回光返照;糟糕的是败象频频显露,丑闻一一曝光,而且都是要命拿魂的,在讨逆檄文上随便列举一条两条,就够上断头台的。敝人断定:除了躲在阴暗角落里搞点见不得人的勾当,无论阴谋成毁,都没有他多少日子了。正是: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冷眼旁观人!

(三)天地之根还有根

爱因斯坦不愧为一代科学巨匠,毕生为捍卫真理而奋斗,他矢言:‘我想做的事,不过是要以我微弱的能力为真理服务,甘冒不为任何人欢迎的危险’,他实践了他的诺言。他曾指出:‘佛学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补科学之偏’。他还断定:‘如果有一个能够应付现代科学需求又能与科学共依共存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

务请读者诸君将爱因斯坦的论述放在他所处的时代背景之下加以考察,才能真切地体会到,在那无神逆流猖獗的年代,他的这番话语绝非无的放矢随便说说,而是深思熟虑的心声,反潮流的宣言,至少表明:

一,他的内心深处已经非常警惕科学之有偏,深惧如果全然听任科学教的指引,天知道这根魔杖会将人类带领到何处去?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吉凶祸福实难逆料,后果甚至不堪设想,所以他想补偏。

二,当是时,科学教邪气十足其势汹汹不可一世,很难对付,人类面临严重的精神危机与挑战,爱因斯坦为此提出了因应之策:借助佛教荡涤妖氛。他断定:除非佛教,任何其他宗教均不足以应付现代科学的需求。显然这是经过严肃的思考,精心的比较与鉴别以后作出的结论,所以他特别使用了‘如果-必定’这一条件判断式的命题陈述,籍以强调一种坚定的别无选择的信念。毕竟,爱因斯坦是西方的一位实证主义科学家,与悠远流长的东方神秘主义文化底蕴疏离过远,这使他不大清楚佛学与佛教的区别,更不了解在佛家八万四千法门中,佛教法门才是一个尾数、佛教的发展衰落的历史渊源以及末法时期的临近,所以爱因斯坦才有佛教与科学相依共存之说。

三,他寻寻觅觅,寻找人类精神之归依。在唯物进化论乌云压城城欲摧之时,爱因斯坦蔑视要进疯人院的恫吓,断然拒绝无神科学教,坚持有神论信仰;更令人赞叹不已的是:作为一个知名的西方科学家,勇敢地尊奉东方佛学为哲学之母,表明这位西方学者在半个多世纪之前已经智慧地预感到:唯博大精深的东方佛学代表着人类的希望与未来,代表着人类正确的宇宙观生命观。

众所周知,哲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总概括,现在爱因斯坦居然说哲学还有一位母亲。可以想见:在这位科学巨人心目中,佛学享有何等尊崇的地位!正是:爱因斯坦平妖策,独尊佛学树大帜。尽管因着妖雾弥漫蒙蔽了心智,当时的人类不能立即作出积极的响应;今天当我们对人类道德精神进行深刻反思的时候,重提这位人类的骄傲以及他对人类的忠告,相信必定有助于人类精神的觉醒。

如同哲学泰斗辩证法创始人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一样,在爱因斯坦的概念集里,哲学之母是一个不能再进一步定义的最高概念。而老子的道家概念则远为精细,老子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总之,爱因斯坦不知道他的哲学母亲到底是谁,而在老子那里却有着明确的答案:母者,生生不息的源泉之谓也,哲学之母当是喻指那孕生万物的母性玄奥之门,那天地之根。

爱因斯坦无论如何想不到:他的哲学母亲仍然站立在佛学最高殿堂的门口,离登堂入奥尚有一步之遥,众里寻他千百度,入得门来一笑逢:终结真理原来是那个不死的谷神,是谓玄牝,一句话就是道家的道、佛家的法。正是:哲学之母天地根,天地之根还有根。

这道家的道、佛家的法实在难以言传,妙不可言,以至于连老子这样的道家觉者都感到语言表达上的困难,所以他再三吟咏连打比方;而佛家觉者释迦牟尼发现高层次的法涵盖低层次的法,更上层楼更接近宇宙真理,但终其一生反复证悟而不可得,所以他说:法无定法,用以告诫后人不可将他的话当作绝对真理,限制了更高境界的追求。根本原因在于:直到旷世巨典《转法轮》问世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老子和释迦牟尼在内,能够揭示出不死的谷神,‘是谓玄牝’的玄奥何在?能够说清楚道家的道、佛家的法究竟是什么?  
   

参考书目:1)审判达尔文,美国菲利普-强生(Philipe . Johnson)中译本,文中双引号引用的内容都引自该书,加双引号的佛法一词除外; 
     2)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 英国斯蒂芬-霍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