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人同修炼 正念正行讲真象


【明慧网2003年7月28日】99年7.20至今已经四年了,四年来在血腥的狂风骤雨中,大法弟子们没有倒下,他们牢记师父的教诲,履行着史前的誓约,在助师正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坚定地一步步走了过来。很多同修的正法经历可歌可泣,现在我就讲一个我认识的同修一家人不畏艰险、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

这位同修和她的丈夫、女儿、儿子都是大法弟子,他们于95年96年相继得法,开始得法的几年中,他们一起炼功学法,尊长爱幼,一家人和和睦睦。

99年7.20,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流氓头子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了全国的军、警、特务和一切宣传工具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镇压。师父和大法遭到了诬陷和诽谤,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办,当时的大陆弟子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经过斟酌,大家都冷静下来,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没有错,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使我们道德回升,身心受益。师父遭到恶人的诽谤,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从99年7.20开始,无数的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前赴后继地走到北京去上访,去向政府、向世人讲清大法的真象。

这位同修和众多的大陆同修一样,曾几次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关押,曾两次被送劳教。但都因为她正念很强,没送进去。她在平时的讲真象中也抓得很紧,从不放过一切机会,无论是出门办事,买菜,走亲戚,所有碰到的人都是她讲真象的对象。她还经常和丈夫一起骑车到很远的地方去发真象资料和光盘。

2002年8月,她因开法会被绑架,被送回当地派出所,她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派出所把她关在铁笼子里,外边几个人轮流看守。她坚持在里面炼功,背法,发正念。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以强大的正念从派出所闯了出来。派出所乱了套,他们都感到纳闷,这么层层把守,她怎么跑了呢。因当时的案子省610亲自管,哪个派出所的人跑了,所长就地免职,所以他们非常恐慌,把她家里的亲戚一下抓来20多口,她弟弟(不修炼)一看连累的亲戚太多,只好把她所在之处说了出来,她又一次被绑架进派出所。所长问他:“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出去的。”她说:“是我师父把我救出去的,希望你赶快放我,如果不放,我还会跑的。”第二天,她身体又出现了症状,身体动不了,头晕目眩,所里叫来医生,一量血压高达200多。她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她呢,心里很清楚,就坚持发正念,彻底铲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定要出去。家里人也找派出所说:如果人出了问题派出所负完全责任。派出所也怕担责任,赶快向上级汇报,两天后,她堂堂正正地从派出所出来。

2002年“十六大”前,区610恶徒几人突然闯入她家,要把她送洗脑班,她的第一念就是,决不能被他们带走。她向他们讲真象,并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决不会去洗脑班。丈夫和儿子也共同抵制。这时她身体又出现不适,恶徒没办法,就往市610打电话,市610邪恶至极,在电话里叫嚷,有一口气也得抬去。恶徒们又往派出所打电话,所长带着几个年轻的保安来了。这位同修虽然不能动,但心里非常清楚,她不断地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决不能让旧势力的阴谋得逞,坚决不去洗脑班。

恶徒让几个年轻的保安抬她,她丈夫、弟弟、儿子都拦在门口说:“人现在成这样了,万一出了事谁负责任就给签个字,签完字把人抬走。”恶徒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签字。最后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医生来了,一量血压200多,医生把他们训了一通说:“人都成这样了,你们还这么折腾,再着急血管就崩了。”医生一说,他们也没了办法,只好帮着把人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往医院开去,警车没有跟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她保持强大的正念,又一次从魔难中闯了过来。师父讲:“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

当然邪恶之徒是不死心的,他们经常往家里打电话骚扰,问在家里干什么,每次同修都告诉他们在看书或炼功。歹徒们怕她一家人与别的同修联系,把她家的电话线绞断,他们就通知电话局再接上。就是在邪恶之徒严密监视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坚持着向世人讲清真象,从不间断。

她的丈夫是个忠厚、善良的人。99年7.20刚开始镇压时,由于怕心太重,也曾阻止妻子去北京上访,但慢慢地看清了江××的邪恶嘴脸,认识到了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这没有错。认识到以后,他决心去掉怕心,也投入到了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行列中。他经常和妻子一起到很远的地方去发资料。并向亲属和单位的同事、领导等讲真象。他们单位效益好,他是收款员,经常碰到用户请客的事,可他从来不参与,也从来不收用户的礼,一直按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现在又主动担起了接送资料的工作。每次接到师父的讲法、明慧周刊和真象资料后,他都仔细地分好,再逐一地送给每个同修。

她的女儿现在在上大学。前几年上中学时,在学校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学校几次找她,让她放弃修炼,她都向学校领导讲真象,并表示决不放弃大法。学校以开除吓唬她,可她说:“宁愿不上学也要修炼。”学校也知道她是个好学生,最后不了了之。

2002年夏天,她面临高考。严肃的问题又摆在了她的面前。学校说,上面有指示,如果她不放弃法轮功,就“政审”不合格,不允许参加高考。她和家人商量,就是不让考学,也不能背弃大法。家里人都是大法弟子,一致同意。她就把她的想法告诉了校长。校长听她宁愿放弃高考也不放弃大法,觉得无法理解,就把她的母亲找来。她和妈妈一起向校长讲真象。母亲问校长:“孩子在学校表现好吗?”校长说:“好啊,她各方面都好,可就是法轮功现在上面不让炼,就说个不炼,你自己心里炼谁知道呢?”母亲说:“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不能说假话。修炼的人不管在那个岗位上都是好样的。他们踏踏实实地学习,兢兢业业地工作,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对。师父要求我们做先他后我的好人,这难道错了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接下来母女俩又向他讲了江××为什么非要镇压法轮功,讲了她们修炼以来身心的变化。讲了世界上60多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和在国际上荣获上千个褒奖的事。校长听完真的被打动了,他说:“如果不听你们讲,我还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校长知道了真象,没有再难为她,她顺利地通过了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

上大学后,她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继续向同学讲真象。开始向本宿舍的同学讲,又向班里的同学讲,因为她的学校离家不是很远,所以经常回家带些真象资料和小册子分给同学们看。现在和她接触的同学很多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同修的儿子是个很腼腆的男孩,可在讲清真象上却做得非常好。他年龄不大,却从不象别的孩子那样贪玩儿,只要一出门就要带上真象资料和光盘,走到哪儿,发到哪儿。有时听到同修们说,哪儿、哪儿是死角,不好发。他听到后,也不多说话,带上资料就把那片家家户户都放上了大法的资料。

同修一家的故事讲完了。从他们身上也让我们看到了大陆的每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都在不失时机地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师父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每个人都是在自己所在的环境做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你们是自己发自自己内心地在做,每个弟子真的象大法的一个粒子一样,在维护着法,在救度着众生。”“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

同修们,让我们以法为师,共同精进,排除干扰,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把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完成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