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7月31日】我今年62岁,是1999年4月得法的,为了祛病健身而走入大法修炼

刚炼了三个月,邪恶就开始迫害大法,有人对我说:“你才没炼多长时间,不要炼了,不给你发工资你咋办?”我深思熟虑,坚修大法的心不动摇。由于邪恶的疯狂迫害,给家里人造成了巨大的思想压力,但我还是选择了走出来证实法。

在2001年3月,我们四位同修去发真相,当晚有两同修被抓,我和另一同修走脱返回。9日中午,公安开车到我家来非法抓人,我不配合,它们就强行将我推上车。又去抓另一同修,也不配合,市公安局来了几辆车强行将我们带走。恶警骗我说,几小时就回来,我什么东西都没带,结果把我们拉到县公安局。下车后分开提审,我们还是不配合邪恶,它们就将我们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它们把我的扣子剪光,鞋带、皮带、手表拿走。3月天正下着大雪,天气很冷,把我关在吸毒、贩毒人员的牢房里,晚上睡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拉屎拉尿都在同一房间,臭气难闻。每顿吃的是霉烂米饭,发芽的烂土豆汤,汤里不时有老鼠屎、死蟑螂、死苍蝇,饮用水都是冷水。恶警提审了我12次,每次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其它什么也别想得到。有一天开公判大会,它们把我们三位同修挂上用红字写的“法轮功×××”牌子去游街。那些群众用惊奇的眼光看我们,很多人说:“嗨嗨,法轮功”。他们好象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们昂首挺胸,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向他们点头。恶警要我们低头,我们不配合,它们就三次用手按我的头,我还是不配合,恶警没招也就不管了。在看守所里我什么也没写、不配合。到了5月恶警告诉我们每人都判了劳教一年。

在送往劳教所的火车上,也不给我们饭吃。到了劳教所,恶警让我们自己出钱检查身体,却把医院开的发票拿回去报销。入所到五中队,吸毒犯把我们的衣裤脱光检查,连手纸、洗衣粉都扯烂、倒出来看。邪恶用欺骗、伪善的手段,叫那些犹大来转化我们;由于自己隐藏很深的怕心,不能在法上认识,就写了“悔过书”和“保证书”。这是自己修炼中最可耻的事。到9月23日我悟到不能被关在这里了,我告诉它们说我不行了,恶人就叫我去检查身体,结果血压很高,又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恶人怕出事担责任就把我放了。为了讹诈钱财,恶人给我开了一盒消炎药、打了一针降压针就要了我二百八十多元。

回到家中看到师父的照片和经文,心里真伤心,大哭一场,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师尊的苦度。我又重新走上了证实大法的道路,学好法、讲清真相、发好正念,弥补自己的过失!

无数铁的事实暴露着邪恶之首江××及610之首灭绝人性的残暴嘴脸。然而,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