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脑时学员暴露出的种种对法理的误解和心性问题(三)


【明慧网2003年7月6日】(接上文)无论是什么邪悟,共同的特点是对正法的不理解,把个人修炼看得比正法重要等,从旧势力身上我们就能看到我们这种变异的危害。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上讲明了这个问题。再有就是一直不能向内找,直到最后矛盾激化到是个人对还是大法对时,仍然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没错、是师父或法错了。——这还不是对法对师没有正信的致命问题吗?你长期抱着这样的根本执著不放,旧势力按照它们那个理,当然要迫害你,想把你从学员群体找出来、淘汰掉。另一方面,有问题不能向内找是所有生命致命的问题,我想这也是过去旧宇宙的生命无论怎么“修”,也逃脱不了旧宇宙“成住坏灭”的理的原因之一。

由于这些邪悟者毕竟在大法中修过,知道不少大法的名词、概念,所以比邪恶生命更容易迷惑人。但其实只要被听者自己尽量保持头脑清醒、保持正念,干扰很容易被清除。一次,一位同修接受了邪悟的认识,好在她本性的一面向她发出了警告,她人的一面忽然感到自己非常危险,就来找我。由于她自己已经感到不对劲,所以只谈了十几分钟就她就明白了。(但我的头马上就昏沉沉的。第二天还是这样(发正念都不会这样)。我感到不好,赶紧发正念清理,几分钟后清醒了。个人体会,这种情况也许是旧势力的直接迫害,也许是师父在“大连讲法”第二讲中提到的你给别人治病,打出去的功回来都被污染了,还得有一种洗功的功,把功洗干净才能再用。也许两种原因都有。)

而那些被邪悟干扰的人不妨看看《坚实》:“……他(它)们大多数是不知道正法的真相和抵触正法本身的,展示或告诉学员一些他(它)们自己观念的认识,或以传授给学员什么东西等方式破坏学员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其实都是很低的东西和骗人的谎言,因为是神嘛,表现得又很和善,致使一批对大法认识不足的学员产生了不坚定的思想。因此,有的人不学大法了,有的人甚至走向反面。”“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当你们没学大法之前,他(它)们为什么不理你们呢?”“别人为什么就没被干扰呢?”等等。以前这种事是来自另外空间,只对开了天目的学员有干扰,但随着正法洪势向人间的推进,这种旧势力的表现已经通过这些修过大法又邪悟的人展现在人间,很多人都可能遇到,一定要把握好。

其实,大法是最完备、圆容的,从上到下是一个贯通的整体,只要我们能多学法并圆容地理解好法,就能破除所有的歪理邪说和一切所谓“以法破法”的谎言。我们应该记住:

“真正指导修炼的只有《转法轮》。里面包涵着从常人开始一直到无比高的内涵,只要你修下去,《转法轮》永远都会指导你修炼提高。”(《法轮大法义解》“再版的话”)

“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地修,这就是精进。”(《法轮大法义解》“再版的话”)

“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论语》)

二. 面对“转化”时有些学员的不正心态

以前网上提到比较多的是做“转化”的政府工作人员与叛徒“帮教”的打骂欺骗等恶毒卑鄙的做法。但反观我们自己,在面对洗脑时有些学员存在不正的心态,还有不符合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地方,有些东西表现得非常明显。所以我把一些突出的问题写出来,引起同修们的重视,少走弯路。

(一)缺少慈悲

有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被抓后表现得异常激动,用眼睛怒视着来做洗脑的人,眼中充满仇恨,嘴里或心里还念着正法口诀,认为这是按师父说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样理解法是不是太表面化了?“正视”可以理解为堂堂正正、正气面对、用大法弟子坦然不动的正念心态直视,但不能机械地理解为用眼睛死盯着看而怀着不善的心态啊。再有,这里,“用正念”也不能简单理解为念口诀的形式。构成大法弟子的是“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也三言两语》),应该是善的。念口诀是为了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使表面的这个人得到挽救,是慈悲的体现。如果用仇恨的心态,甚至在表面上都表现出来,对方只会认为你在诅咒他。以这种心态,念的即使是师父给的口诀,发出的不纯的念头也很难达到应有的效果。

还有的人看到做“转化”的人就用手指着对方,“邪恶”、“毒瘤”、“淘汰”、“形神全灭”不停地说。即使你说的是真话,那震邪灭乱的实效也会因为你放纵自己的情绪和人心而抵消殆尽。还有人顿足捶胸地喊“法轮大法就是好”,这不是边喊口号边发泄人的情绪吗?不是说真话不对,而是不应该带着强烈的人心、人情去做,否则有时候效果很可能和证实法的愿望是相反的。

师父让我们证实大法,我们必须在言行中把真善忍的法理展示给世人。在我们还没有完全同化大法之前,也应该把自己放在大法中衡量、摆放,并不是我们炼了法轮功就可以不受法的制约,只去指责别人。比如有的学员爱引用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这句法理,其实讲出的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相、真理。所以别人用强制手段改变不了我们的信仰,我们也不可能强制对方接受我们的认识。

我们讲真相也只是讲出真相,给对方得救的机会,至于对方如何选择是对方自己的事,不是我们应该执著的。而且在修炼中,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那么旧势力就对我们采取了“你不失要强制你失”的办法,当然是强加于人,把它们自己也承受不了的东西强加在我们身上。表现在人间,把你抓去强制“转化”,还要求你要心平气和,善待它们。如果换成别人强制它们放弃心中最美好的东西,它们可能早就暴跳如雷了。但我们也要反过来想想,别人都要用强制的手段来改变我们的“人心”了,还不应该赶紧向内找究竟是哪些“人心”使邪恶钻空子,去掉它们?!实践证明很多情况下,正念清除邪恶的同时向内找,在破除旧势力干扰和迫害方面都是非常直接、有力的。旧势力对你的强制迫害之所以能发生,是因为你自己执著心不去,给旧势力提供了强制你的把柄。如果这时我们在不公的对待下还能象平时一样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正念一出,旧势力真的无话可说。当然,如果你能保持平静祥和的心态,不管狂风暴雨,就是做好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不理会旧势力那一套当然也能有效地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但往往有人因为情重,容易情绪化,一听到别人说法轮功不好就急躁,用恶的一面对人,不能慈悲地为对方着想,所以也就做不到客观公正地去讲道理。但是“你也是气,他也是气,你发气就给人治病了?说不定人家那气把你给治了呢!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转法轮》249页)结果对方不理智,自己也不理智,结果改变不了对方。

师父说:“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正法与修炼》)等等。所以我们真的不能再任性。

旧势力一意孤行,而师父却仍然对它们一遍遍的讲法,使一些生命得到挽救,不可救要的也是被自己的选择所淘汰,自己毁了自己。师父并没有主动想淘汰任何生命。师父还告诫我们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维护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所以,作为修炼中的人,如果我们说出的话不起作用,甚至起反作用,一定要向内找。

要想改变别人,首先要包容别人。不能别人一说什么,就象触动了自己的东西,针锋相对的和人干,“特别是有人对我们大法进行诽谤,或者是对我们不公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心里往往是愤愤不平,要采取什么手段针对他。他对我们不好,我们也要同样这样对待他,那我们就等于混同于常人,也就和他一样了。”(《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8页)

师父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维护法不等于是暴力。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他就想要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啊,或者是采取什么暴力啊,对于我们来说这都不行。” (《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8页)

有些人以江姐、刘胡兰自比,混淆了常人和修炼人的根本区别。那些都是斗争哲学的产物,这也是我们成长过程中旧势力通过XX党灌输给我们的变异观念。它们通过电影等各种媒体“从小在我们心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这是老电影中常说的一句话,如果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人们从正教中接受的应该是以德报怨),结果现在有人对破坏大法的人或做“转化”工作的人有仇恨心理。我们只有从心中彻底清除仇恨,修出慈悲,才能更好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另一方面,所有恶的表现都会起到激发对方恶的作用,使得一些本来没有骂人的人魔性大发,疯狂的骂师父、骂大法,甚至采用刑罚。有些糊涂地“转化”后还不很邪恶的人看到这些不好的表现,对大法更加误解,结果彻底走向反面。

法轮功学员在众生眼里就代表了大法,其实有很多被派去做“转化”工作的人并不是很坏的,他们只是很被动的被安排来做这样的事,所受的蒙蔽是完全可以清除的。也有人并不相信媒体宣传的一套,一直不来做,后来是出于想要了解法轮功才做“转化”工作的,是完全可以救度的。这也许是他们正面了解大法的唯一机会。所以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执著障碍了他们,甚至蒙蔽了他们。否则这将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啊。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