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99)

【明慧网2003年7月8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象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象的事迹:

平时多掌握一些做大法真相资料的技术是有必要的

某地一资料点在当地和邻近地区发挥着重要作用。某大法弟子一人负责上网下载,整理资料并打印出来,再交给其他人去复印散发。可惜由于一时情放不下,被邪恶钻了空子,他的住所被恶警破坏,自己也被抓。其他弟子都不会电脑,讲清真相的工作停顿了。而且由于看不到网上下载的新经文,当地大法弟子只好手抄传送,但是又出现抄错字的困难。

有大法弟子悟到,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是大法弟子的罪过。必须改变这种状况,打破旧势力的破坏性安排。不会的去学,没有的去买,需要什么条件就创造什么条件。一名大法弟子积极联系懂电脑的同修,并专程去外地学上网,学编辑,学打印。十多天后,原本对电脑几乎一窍不通的她学会了收发电子邮件,简单的文字编辑和打印,基本上可以独立承担当地的工作了。当她带着东西大包小包返回时,火车站检查好象很严,很多人被开包检查,她身前身后的旅客都开了包,却对她问都没问。就这样,大法真相又源源不断的传到世人手中,救度着有正念的生命。

同修们悟到,在宇宙正法时期,自己肩负告诉世人大法真相,把师父讲给弟子的法理正确无误的传达给修炼弟子的重要责任,我们要不断修正自己,不仅不给它可钻的空子,而且更要用强大的正念正行清除邪恶的破坏,不会的去学,没有的去买,需要什么条件就创造什么条件,如果有尽量多的大法弟子学会上网,邪恶要破坏真相传播的企图就不会实现。

“我要好好了解了解法轮功”

我有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师,我设法找到了他。为了这次谈话,60多岁的老人骑单车一小时,赶到约定地点。这位老师是60年代初的大学生,博学多才,在教育界小有名气,人称“老夫子”。见面后我们开门见山谈起法轮功,他说“这法轮功可不一般,西起新疆,东至黑龙江,南起渤海,北至东三省,遍布祖国大江南北,洪传世界各地,不分种族国界,从小孩到老人,从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到有几个学位的科学家,各行各业修炼人员之多、范围之广真让人刮目相看。只知道参与的人多,但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我从修炼开始一直到两年多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以及大法弟子在全国受迫害和大法在全球洪传的盛况一一告诉他,使他对大法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谈话结束时他说:“从你的整个谈话情况分析,你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好,逻辑思维清晰敏捷,这绝不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我真得好好了解了解。”我让他看了《转法轮》第七讲有关不允许杀生的章节、和师父新经文《法正人间预》,他捧起师父的新经文认真读了两遍。临走时我又送给他一些真相资料。

我知道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也会给他的家人、朋友、学生讲──使更多的人能够知道大法的真实情况。

给警察讲完真相后悠然而去

在2001年夏季的一天,我从功友家学法炼功回家时,路过大街,看进出无人,就在大路旁的电线杆上贴上一张“真、善、忍”,而后又在另一根电线杆上正贴着,来了一辆公安车,有人探出头看我,这时我没骑车子跑,而是泰然自若,推着自行车往回走。那公安车回转跟上了我,下来了几个人叫我上车,并扬言要搬我的自行车,我说:“我不会上你们的车,你们也搬不动我的车子。你们先说一说,我贴这张‘真、善、忍’,哪一个字有毛病?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不好吗?善良地活着不行吗?在矛盾面前,忍一忍有什么不好?”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我坚定地说:“我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只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告诉你们:我不怕抓,我60多岁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我延续来的,你们抓我是迫害,我不忍看到你们遭到恶报。”此时他们再也没说什么,开车走了,只留下扶着我自行车的两个人,我便对他俩洪法讲真相。

一会儿,那公安车不知从哪个派出所找来了两个公安人员,放下又开车走了。一个公安人员指着电线杆说:“你把那个撕下来。”我说:“你们听说过吗?头可断,血可流,真理不可丢。‘真、善、忍’是天法,我宁死也不会撕下来的。人看到这三个字会做好人的,我是做了大好事了……。”其中一个说:“那我们还得撕。”我大声地说:“可了不得了,你们撕了是破坏天理,善恶必报是天理呀!”他们不吱声了,我便说:“我给你们讲一讲吧。”一个公安说:“还是到那边(可能指派出所)说吧,那里人多。”我明白他的意思,就说:“佛家讲缘分,见到就是咱们的缘分,见不到的就没有缘,我就和你们讲。”一个说:“大姨,那你就给我们讲一讲吧。”他便从我自行车筐中拿出一个塑料袋,放在马路沿上让我坐下,他们也分别坐在我的两旁。其中一个问:“大姨,你最近看电视了没有?”我说:“我看了,那完全是造谣中伤,目的是毁灭众生,我们忍无可忍才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你们抓的那些人中,炼法轮功的人是什么样的,你们最清楚……”他们只笑不语。

我便开始揭露邪恶讲真相,让他们醒悟,此时不存在着我的怕,也不存在着他们的凶,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大概派出所等久了,又来了一个年龄大约在五十左右的,看我还继续说着,就怒气冲冲地说:“我们不听你说这个。”我义正辞严地说:“你不听,你就是恶警,你站住!”他立即就面带笑容地说:“我还要跟着你呢。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里人?”我也笑着说:“不能告诉你。”他又用同情的语气说:“这么热的天,您这么大的岁数,到底出来干什么呢?”我回答:“这不就是为救度你们吗?不出来怎么能碰到你们呢?你们又怎么知道真相呢?我已和这几个青年说的很多了,不想再说了!我要走了。”我骑上自行车悠然而去,他们五个人站在后面一声没吭。

去军事博物馆证实大法、清除邪恶

2000年3月底,邪恶势力为了欺骗无辜的老百姓,在军事博物馆举行了污蔑大法的图片展,我和一位同修去了,内容极尽恶毒之事,造谣,谎言,恐吓无所不做。我们在留言簿上留了言,正言相告,谤佛谤天法罪不容恕。结果暴徒毫无道理的将我们拽到了派出所。在那里陆续带进来许多大法弟子。

听说那几天天天有写留言的,有炼功的,有打横幅的,有的在展览场中揭下诽谤照片告诉众人事实真象的。我见到一位广东来的女弟子,26岁,怀孕6个多月了,她和2位当地的大法弟子骑车从广东出发,为了避开警察的抓捕,她们走山间,过小道,路上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每一次师父都帮她们化险为夷。一次正好走到山顶下起了大雨,下山路非常滑,人在那里走也走不了,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了,她把心一横,骑上车,捏住闸,顺着山就向下骑,结果,她发现好象有一股力量托着她,轻飘飘的就飘到了山脚下。后来她们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卡车司机,为她们的进京护法精神所感动,把她们带到了河北,她们又辗转到了北京。一位弟子因故回了广东,另一位弟子被抓。她想,只有我一人,我也要去天安门。结果听说军事博物馆一事,她就和北京学员交流,去军事博物馆证实大法、清除邪恶物质。她对学员说,“只要是为了大法的事,就是个火坑我也跳。”在派出所,她拒不报姓名。我们当时不理解,她说,“我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证实大法,他们知道了我的姓名就会把我送回当地非法关押,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虽然我先她一步离开那儿,但我相信她一定会成功的。我去军事博物馆一事,单位领导大怒,不许我上班了,于是我离开了单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