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老年同修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3年7月9日】在我们这儿传颂着一位老年女同修的修炼故事,她叫纯清(化名),家住湖南Q县C乡。今年58岁,小学文化。在修炼大法以前,她百病缠身,寻师找药花了不少钱。自98年得法修炼后,她身上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生活变得愉快了,家庭也变得和睦了,她真正感到了得法之福。

一、三次进京上访 正念证实大法

99年7月20日,邪恶发动了对大法的镇压,纯清心里非常难过。11月16日,她便和当地同修一起进京上访,用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事实证实大法。乡政府知道后派专人到北京把她们抓了回来,关进了县拘留所。恶人对纯清毒打了一顿之后,并对她进行敲诈,在勒索了她与女儿3500元后才罢休(“3500”元钱对这个农村家庭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此后她丈夫对她的态度便十分恶劣,有一次,竟失去理智地拿着一把刀子挥舞着杀到纯清面前。纯清面对丈夫的恐吓面不改色,一点也没有害怕,纯清为了炼功经常遭到丈夫的打骂,但纯清始终没有放弃过。

2000年6月18日她只身一人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大法真相横幅,当时有很多同修在那里,警察见了便前来抢夺,很多同修被恶警抓走了。纯清始终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几个恶警见了就动手来抬,在纯清强大的正念之下,邪恶退缩了,纯清堂堂正正地从天安门走了出来。

看到大法受到更为严重的打压,纯清证实大法的心更加强烈和坚定。2000年12月28日她一人上路,日夜兼程,又一次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大法弟子、警察、警车都挤满了。她与同修们都高喊“法轮大法好”,并向周围的世人讲大法的真相。恶警见了,对大法弟子肆意抓捕,在一群恶警的围攻下,纯清被抓走了。在问话中纯清什么也没说,在无理的对待下不回答警察的任何问题。随后,恶警把她和一个86岁的女同修送到天津,在顺义县看守所关了半个月,接着把她送到了保定,后把她们放了。出来之后她想,证实法的使命还没完成,回去干什么呢?她又一次踏上进京上访的行程,在火车上她向周围的乘客洪法,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恶警发现后把她送到了一个公安局,局长对她进行问话,并准备了纸和笔进行笔录。纯清说我是来证实法轮大法好的,并向局长讲真相。局长听了后无从下笔,便准备把她送回去,走到门口时,纯清突然转身回去拿到那支笔就在纸上写出“法轮大法好”几个字。那个局长看见了(可能是受到感动)立即拿出110元钱给她,硬是要给她作回家的路费。这三次进京上访真如师父所说的:“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

二、去掉怕心讲真象,坚定正念破难关

纯清回到家中后看到很多世人受欺世谎言的蒙蔽和毒害后怀着仇恨的心理对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她便做起了全面讲清真相的工作。2001年大年初一清早她带上许多的大法真相材料,从乡政府开始沿路上挂条幅,用红漆印标语……。乡政府工作人员看见条幅想要取下来,纯清见了马上走过去和他们讲道理,告诉他们不要取,并向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人忙解释说:“你老人家到别的地方去挂,我都不管,如果让你挂在我们乡政府,就要打破我的饭碗了……”。当时纯清把乡政府几里路远的电杆柱子都印满了红色标语,字迹清晰可见,震慑了邪恶,唤醒了世人。乡政府干部见后要大法弟子刮下来,不然的话要把她们都抓走,同修们都保持正念,没有一个人去刮,同样也不准许任何人去刮。纯清还在乡政府几里路远的电杆柱子上挂起了很多真相条幅,她怕恶人及不明真相的人破坏,每天坚持看守,同时发正念。一旦发现有人去揭,马上上前讲真象,然后重新挂好。她坚持看守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中有10来个条幅在这乡里的街道上迎风招展,揭穿了邪恶烂鬼的谎言,向世人展示了大法的威严。2001年某月,她去了L市亲戚家,为了救度那里的众生,她用红纸写上了大法好的标语,夜里贴到大街上去,每次至少贴了百多张。次日,她就上街去看效果,发现很多人都在争先恐后地观看真相标语,她当时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

纯清天天坚持到炼功点去炼功。她的丈夫很害怕,越想越气,就到炼功点上去打人。有一次,她丈夫气急败坏地将她从炼功点叫出来,不停地对她指责和谩骂,一直把她拖入派出所。面对丈夫的无理,纯清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和慈善的心,虽然当天她在派出所关了一夜,但回家后,纯清无怨无恨,还尽量地多做家务事,照顾丈夫。

不知怎么的,她丈夫见她去炼功点气就不打一处来。又一次冲到炼功点上,一看纯清正在打坐,他跑上去不由分说的把她从地上倒拖出房子,但纯清没有丝毫的怕心,直到拖出了百多米远,腿还盘得好好的。这一次,她丈夫又把她吵到了派出所。她对派出所所长说:“你们这样地逼我、倒拖我,我犯了什么罪?”他们无言以对。不管纯清面对如何的恐吓与威胁,她总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履行着大法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兑现着史前的洪大誓愿。

在政府逼、家里逼的情况下,纯清的处境十分困难。可是想到还有很多世人不理解大法,还没了解到大法的真相,纯清觉得要抓紧时间讲清真象、救度更多的世人,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2002年3月1日她来到了Y县H镇,向赶集的群众面对面撒真相传单,边撒边讲,她讲她学法炼功后身体的巨大变化,讲国家媒体是如何造假的,讲大法在世界的洪传等,围观的世人越来越多。警察发现后把她抓到了派出所,拿走了她11份大法真相资料,当夜把她送入了看守所,用36斤重的大铐子铐着她问话。她对恶人的“拷问”不予任何理睬,恶警狠狠地打了她两个耳光。恶人见此方法不行,又拿写好的“材料”,让她按手印,她坚决不按,并绝食抗议,恶警对她强行灌食,问她:“你跟谁走”。她说:“我跟我师父走!”恶警听了暴跳如雷,从她的鼻孔里插软管灌食灌水。她大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封住了她的口。虽然恶警强行灌食两天,但对她绝食抗议的决定没有丝毫动摇。

她觉得不能配合邪恶的任何安排,并提出马上回Q县,那个所长说,你以后不要来我们Y县讲大法好,你回Q县去讲。她说大法洪传世界,应该人人受益,人人受益就要人人了解真相,你再不放我,我还是要绝食。接着Q县公安局去了几个人,把她暂送到了D宾馆,将写好的“材料”拿出来,让她按手印,他们拖的拖,抬的抬,拿着手指按。纯清始终不配合,还对着宾馆里的世人大声讲法轮功的真象。恶警见后赶紧把她拉走了。转押进Q县拘留所,一个姓王的恶警和几个帮凶又把她按住强行要她盖手印。她又高喊,被恶警卡住了脖子,接着送到看守所15号房,还打了她几个大耳光,并野蛮地将她的指纹盖到所谓的“材料”上。

2002年3月29日她被转到了Z劳教所,脚连手一直铐着。当天她就开始绝食抗议,直到第35天,一口水也没有喝,恶人又来灌食了。纯清说:“你们有没有良心,我58岁了,劳教书上说45岁……”,在她义正词严的要求下,铐子被解除了。随后,劳教所里的人要带她去洗脑,她就是不去,狱警野蛮地拖她,她吊着门扣就是不松手,手都被他们弄破了,出血了她也还是不松手。她把手给干部看并质问他,干部说“先礼后兵”。过了13天恶人又来给她洗脑,骗她说:“干部找你有事”。纯清不知情去了,一进大门发现很多人在接受所谓的“听讲”,她发现不对,便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立即封住了她的口,把她拉了回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叫她去洗脑班。但狱警指使着那些叛徒轮流地给她洗脑,实行车轮战术,要她背叛大法。她义正辞严地跟她们说:“有好处了,你们就学了,有难了,你们就反了!你们是叛徒!……”两个月后恶人们自己写了“材料”又要她盖手印,并指使着四个吸毒的青年人来行恶。纯清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半个小时后那四个吸毒青年还没能拿动她的手。一群恶警蜂拥而上摁的摁脚,拽的拽胳膊,拿着她的手就往纸上盖,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按,她又高声地喊师父,和法轮大法好,她什么都不听邪恶的。2002年9月4日,她从Z劳教所堂堂正正地回来了。

三、互相配合,整体提高,集体炼功,音乐不停

纯清所在的Q县C乡炼功点,不论是几岁的小孩还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她们的炼功动作都很整齐。她们文化不同,条件各别,但总是能互相配合,整体提高。她们根据各人情况的不同都坚持到外面去做讲清真相的工作,出问题及时看书学法向内找,并在同修们的互相帮助下解决了种种问题。自99年7.20以来,虽然当地同修都遇到过很多不同程度的魔难,但都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有惊无险。她们正念正行维护大法的事迹,让人们赞叹、佩服,从干部到百姓都为她们的坚定而感动。纯清同修学法炼功非常精进,大法给予了她无量的智慧,她能说会道,思路清晰,说出的话象诗一样押韵,在讲真相过程中很能说服于人,很能打动人心,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大法。

Q县C乡炼功点自99年7.20以来,虽然受到恶人不同程度的干扰,但集体炼功从没有间断过,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她们能互相配合,灵活地改变炼功地点。在大路旁,在田野上,在树林中都能听到炼功音乐中师父那慈悲的声音和大法弟子创作的动听歌曲。现在环境被她们正过来了,她们公开在外面炼功学法,逢人便讲大法的真相,去过C乡的人们无不赞叹大法弟子的正行。那里处处可见大法真相标语和大法条幅,无人敢撕,无人敢揭。现在在炼功点上,大法弟子还自己创编了一套舞蹈教大法小弟子跳,所以时常有人去观看,进去问这问那,这时大法弟子便送上珍贵的大法真相资料供他们阅读。她们用生命与智慧把当地的修炼环境正过来了,其他地区的大法弟子一到那个炼功点无不流下激动的泪水。那个炼功点的上空虽然没有挂起“法轮大法好”的大旗,但在人们的心中已升起了对大法的无限敬意和向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