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重归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8月10日】

一点根基

很小的时候,小脑瓜里想,要是我没生下来,该在哪里呀?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空空地在宇宙中漂浮,完全是寂寞和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小嘴儿一撇,差点眼泪没下来。

长大一点了,发现自己一闭眼,眼前就有一个明亮的黄色的光圈,觉得很好玩。后来看了师父的讲法,才知道,天目没开,内视就是那个样子。

到初中以后,知道的知识多了,想法也多了。逐渐开始想各种问题:人到这世上到底是做什么来了?唯物论和唯心论到底哪个对?人能够知道宇宙的全部奥秘吗?超光速到底有没有?会穿越时空吗?多维空间到底是怎样的?人类进步的同时是不是在倒退?人类未来会是怎样的?……

盲人捞月

高中放假的时候,哥哥拿回来不少气功杂志。从小喜欢读书的我,很快就被书中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住了。从此,“气功”,这个我国古老文化的瑰宝,便在我越来越多的探索下,逐渐向我展现出他的无穷魅力。

张良“沂桥三进履”,彭祖一睡八百年。古人神奇的修炼故事,中医精妙的五行理论,还有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的现代气功,带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然而,无论是我学到的文化知识,还是其他途径获得的信息,都无法圆满解释我心中对人生和这个世界的重重疑团。

带着疑惑,我步入了大学。大学的时间相对比较宽裕,我除了更多地看各种气功书,更涉猎了佛经,道德经,还有圣经。这个时候我开始出现一些超常的现象,比如对气场极为敏感,能“给人治病”,“他心通”等。当时虽有高人告诉我,治病和探测别人心理都是不好的,但是我并不懂为什么。后来借着上体育课的机会,我开始学习太极拳。太极拳是很让人着迷的,我不久就产生了深入研习太极拳的念头。

净心得法

体育老师告诉我,每天早上4点钟,学校操场上会有一位老奶奶来打太极拳,让我早起来看拳。就是这个机会,我第一次见到了法轮功。原来我们学校法轮功炼功点已经有好几年了,而我竟不知道。当我看到横幅上“修炼主元神”,“真正性命双修”几个字,几年的气功知识告诉我,这个功法好,很好。

于是等他们炼功一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地向他们询问,就这样,我把《转法轮》捧回了家。我到了今天,都很难形容当时初读《转法轮》的喜悦心情,就好象盲人突然见到了光明,沙漠旅者绝望中见到了绿洲。我过去种种百思而不得其解的疑难问题,在书中都找到了圆满的答案。我高兴地向同修们说:这是我长这么大,看过的最好的书!

喜获宝书之后,便开始一起炼功。很快地,突破了气的层次,熟悉的气感消失了,还出现了书中所说的“大眼睛”,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开了天目。在气功中练了几年,我本还以为自己练得不错,但是炼了法轮功,才知道自己那点东西太有限。练气功的体感让我欣喜,但是法轮大法炼功的感受,却令我震惊!

怕心入歧途

得法初期,喜悦之情难以言表。我打电话,向我的父母和家人、好友,都介绍法轮大法,希望他们都来修炼这么好的功法。可没有料到的是,从家里听到的却是反面的消息。我哥哥说要慎重,还说出很多对诬蔑、攻击大法的话。(当时是98年末,已经有很多反面的谣言宣传。后经我与哥哥证实,此系谣言)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从小就很崇拜哥哥,所以他说的话,对我影响很大。就这样,我开始产生了怀疑。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发现大法如果从逻辑的角度来看,非常严密,简直无懈可击。我曾经对同修感叹地说:“真是滴水不漏啊!”对于这样一个“严密的体系”,如果进入其中,就能解释一切,但是否一定正确呢?想起哥哥说的话,我犹豫了,退缩了。我害怕。

我终于找到了能够圆满解释我一切疑惑的大法,而我却在怕心面前,痛失了机缘。后来有几次点化,可是我还是没有再去炼功点。现在想起,总是非常惋惜。

反面宣传

而后不久就到了99年7月20日,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大肆诬蔑。当时我刚好在看电视。印象里最清楚的就是,那天新闻联播,延长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播放反法轮功的内容。年轻气盛的我,当时就对此不满。而后中央电视台就开始了漫长而喋喋不休的反面宣传。几乎每天一次。说起来也要“感谢”中央电视台,如果不是它每天不停地宣传,我可能还不会重新思考,重新认识法轮功。

记得开始中央电视台推出所谓“1400例练功死亡案件”。看着播放的具体内容,我不禁都笑了。这哪里是什么炼功人?刨开肚子找法轮?不知道法轮是存在于另外空间吗?《转法轮》中连蚊子该不该打死都有相关的讲法,那些杀死亲人的,他们练的什么功?他们说的那些可笑的话,《转法轮》中根本找不到任何根据。再看看他们的所作所为,哪里有“真善忍”的影子?!“原来就是这样的人,才会出问题呀”,我对自己说。这样看起来,我哥哥说的我完全没必要担心哪。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这些报道是假的,根本没想到。我以为,出事的那些人,可能是来炼功点练过几天,然后就走了的人。我们炼功点就是那样,随来随走,来了就教功,不来也没人管,有很多人名字我一直不知道的。我还赶上过一回开法会,想帮着组织一下,结果发现连个名单都没有,要靠炼功点上口头通知。所以电视台一说,“严密组织”,我立刻就被逗乐了——这要是能叫“严密组织”,估计没有不严密的了。

电视台是天天播,月月播,我也毕业回家了。有机会天天看电视,父亲又爱看新闻联播,所以我每天都被逼着看,越看越反感。有一次,电视上是说李老师改生日。要说这也是个逗人乐的事儿。我就想,改个生日怎么啦?这都能上电视?说和释迦牟尼阴历生日是一天,我这炼法轮功的都没听说呢。要说改动生日是为了抬高自己,怎么从来不见有人提起?也没见哪篇经文里有相关的内容?要是一个处心积虑改生日的人,会不做宣传吗?如果连改生日这种芝麻小事都能上电视揭批,可见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打那儿以后,我一看反法轮功的电视内容就特别反感。

后来就是“自焚”事件了。当时我倒是没看出啥打人的破绽,不过《转法轮》我可认真读过,他们说的什么“德燃烧冒白烟”,“人人必经的大法”,可真是闻所未闻。当时心想,这些人可真能瞎琢磨,这都能想出来。这时,我心里的天平就已经彻底倾向于法轮功这边了。

证实法

而后我因其他事情,去拜访一位高人。临走时谈到法轮功。我说您怎么看这个功法?她笑笑,没有直接回答,反问我,说你觉得呢?我说,别的我不敢说很清楚,但是就《转法轮》这本书,是我从小到大,看过的最好的书!当时有点激动,一拍沙发就站起来了。她很高兴,又问我,那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体会呀?我就把我炼功以来的超常体验说了出来。她对我说,那你有切身体会,可能其他人就不一定有么。当时她非常高兴,我还是头一次见她那么高兴。

后来有一次,在公司加班,没事干,就想起电视台播的,说李老师发表《忍无可忍》的经文。我灵机一动,何不在网上搜搜,应该有呀。结果一搜还真让我给搜着了。而且就是明慧网的链接,不过当时不知道明慧网这么大名气呀。我把经文一看,哪有电视上说的什么反动的意思?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真是歪批!旁边还看到师父写的《正大穹》:“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看到这里,我的心突然就象被重锤“砰”地猛击了一下,仿佛听到师父在对我说:“为什么不跟我走?为什么不跟我走?”打那儿以后,我就萌生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出国,重新修炼大法。(当时为是否出国犹豫,这时下定了决心。不过那时没能悟到走出来证实法,很惭愧。而后就再也没在国内上去过明慧网。明慧网一直是被国内封锁的。现在想来,那时是师父给了我一次机会。)

几经周折,出国留学终于办好了。通知我去安全局“接受教育”。我想,这教育啥呢?不过人家让去,也没办法,去吧。到了那儿,先跟我讲,现在国内外反动势力猖獗,矛盾尖锐,局势紧张。我随声附和着,心里想,不是说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么?敢情都骗人的?然后那个人又讲了没几句,就问了,“是炼法轮功的吗?”这个我事先想好了,既然不能说假话,那我就摇头,心里说:“你甭管。”他看我摇头,不敢肯定什么意思,就又说,如果炼也没关系啊,我们这儿做个记录就可以出去了。我没理他。心想,要是我说了,你还不定把我如何呢,这个我懂。就这么,让我给蒙过去了。可是出了门,我仔细一想,心里很别扭。过去,抓个犯人还要讲证据,可是现在抓法轮功,就凭问句话。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知道炼法轮功的只说真话不说假话?可是说真话,做好人反而被抓,我们政府这是怎么了?文革重演?越想心里越难受。

惊闻真象

到了美国,第二天早上就接到了真象小册子,我记得清楚,是《回归的旅程》。当时的震惊真是无法形容。电视台说的难道都是假的?1400例是假的,自焚也是假的?我们的政府,一直在撒谎??我真不敢相信!我们政府的喉舌,中央电视台,竟然一直在撒谎骗老百姓?!我惊呆了。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真象资料里写得有理有据,明明白白,谁真谁假,一看便知。在真象面前,那些电视台的宣传,就好像不禁推敲的老墙,轰然倒塌。而且,而且法轮功弟子一直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有那么多的照片作为铁证!

我明白这是真的,但是我不甘心。我开始上网找资料。我想证明什么?证明真象资料是假的还是为了揭穿电视台的谎言?我没敢细想。可是找到的信息,都说明了真象资料是正确的:重烧伤病房无菌等级高,和产房一个等级,医生护士进入都要事先消毒,并“打扮”一番,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直接进去采访;重烧伤病人在开始的48个小时里,应采用暴露疗法,可我们的“烧伤病号”统统裹得比粽子还严实;气管切开术,术后成年人约2周不能正常说话,2周后才可以堵着管子,试着带管说话,所以术前应做病人心理工作,避免病人紧张情绪,而且家属应该和病人商定一些简单的手势,用以表示要吃饭,要大小便等,而天安门自焚剧中的“小思影”气管切开术后转天就能说话,还能唱歌?!

连着几天,我都一直吃不好,睡不着,脑子里就想着这个事情。

走出来,坚定地证实法

国外的条件比较自由,我如饥似渴地看师父的经文,恢复炼功。逐渐地,我想,我也应该出来证实法!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开始讲真象,向朋友讲,向来的每一个中国人讲。中间也受到了很多干扰,有阻挠。更多的情况我不细说了。

可是国外的中国人毕竟比较少。我就开始上网讲真象。刚开始没有悟得很明白,没有大范围地讲。而且自己还有不少常人心,还贪玩游戏,课业也重。因此,就是在一个很大的游戏网站上,结合自己知道的,悟到的,开始一个帖子一个帖子地发,那个时候想,让你们得法才是最好的礼物。结果因为正念不足,没过很久,就被一个网友告发,封了我的IP。我换了个IP,又换一种方式,继续讲。可是又没讲多久,也被封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从一个地方看到了能让我持续讲真象的地方。那种感觉,真是如鱼得水!从那时起,我觉得自己才真正溶入了大法弟子之中。此后,又参加了多次法会,参与了很多活动,也一直在网上讲真象,能够真正地走出来坚定地证实法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