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无休止奴役劳动、背铐致残


【明慧网2003年8月12日】我是2002年春季,在黑龙江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时被绑架并非法劳教的。

在劳教所里,恶警将我们与犹大关在一起,让他们给我们强制洗脑。每天劳教所播放一些诬陷大法内容的广播,我们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背大法,抵制强行洗脑,同时要求恶警停止播放。不管他们怎样死皮赖脸的播放那些谎言访谈之类的东西给我们看,我们就是不看!后来队长刘亚东和犹大研究对我们“大帮哄”,就是群起围攻一个大法弟子“连轰带炸”,一些学员承受不住,违心妥协。而我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被调到一起,组织集训队,这样直到十六大前夕,恶警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先是把约60多人关在一屋内组成八中队,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五点至晚上11点坐在带圆圈的木凳上。硌得学员疼痛难忍,如坐荆棘火烧火燎,而且双手要放在两腿上,目视前方,不准朝其它地方看。如有困倦者就延长时间,因此经常半夜12点多钟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全天反复播放诬陷大法的录像,念叛徒的文章,室内3-4名女恶警,室外两名手持电棍的男恶警。

一天,恶警往墙上挂诬陷攻击大法的标语时,大法弟子徐洪珍老人前去阻止,被恶警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又铐了起来。恶警张小丹、李秀锦、陈晶、队长王某强迫法轮功学员念犹大的文章,否则不让上厕所,对不服从者拽出去一顿毒打,多人被打伤。这样残酷折磨大法弟子到十月末,恶警见法轮功学员仍坚定信仰,就凶相毕露,扬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每天把法轮功学员强行以“背剑”姿势铐在铁床上。由于扣的非常紧,以至于法轮功学员的手变成紫黑色,王丽丽的手竟被铐得出了不少血,李国云被铐的一只胳膊已残废。只要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一直铐着,直到写“五书”为止。这样,我和一些承受不住的大法弟子违心地写了假“转化书”。对不起师尊慈悲苦度,我们内心万分痛苦,生不如死,曾一度冒出想死的念头,但一想师父的法“自杀是有罪的”,就又打消了死的念头。冷静下来,我们又重新振作起来,坚持学法,发正念,我们彼此鼓励,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转化”,因为那不是自愿的,是强加的,不能承认的。

有一个叫杨淑惠的,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她经常遭到刑事犯的打骂。就这样他们还不放人,还说她是装的,大队长何强说就不放她,因为她家不肯出钱。

恶警们心里非常明白,我们这些违心写了保证书的人,坚修大法的心根本没变,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写文字材料时,有的写坚修大法,有的写声明强化洗脑作废,有的揭露邪恶。恶警们非常担心,就让犹大监视我们。

2002年12开始让我们干活,挑红小豆。红红的小豆像大法弟子的滴滴鲜血。每两个大法弟子中间夹一个犹大,睡觉、干活吃饭都是如此。还有几个刑事犯做恶警的耳目整天看着大法弟子。

2003年春季,劳教所又对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歇斯底里的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不写的就酷刑折磨。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胳膊都被“背铐”肿了,可是即使这样恶警队长洪伟和教导员于文斌还强迫大法弟子做早操,干活,还说是装的。九中队的蔡荣等部分大法弟子拒不配合邪恶,不写恶警要求的所谓“作业”。恶警李秀锦就不让她们睡觉,整夜站着,还用警棍打学员,白天逼着继续干活,缝手机套。

恶警为了挣钱,不顾法轮功学员死活,产品中所用的化学品熏得人头晕呕吐,却说是装的,“消极怠工”。工作室不通风,还长期加班加点赶制任务,每个手机套都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然而她们每天吃的是发糕咸菜和罗卜汤。由于营养不良和长期遭受折磨,法轮功学员们身体个个虚弱得不行,经常有人病倒。然而恶警们仍然不放松对她们的迫害,并且无耻地借着不放人来勒索钱财。

邪不压正,物极必反,善恶终有报,时辰一到,一切尽报!在此警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如不及早醒悟,等待你们的是无休止的偿还不清的罪业和层层灭尽。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