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邪恶 闯出高阳劳教所


【明慧网2003年8月17日】我是97年有幸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后通过学法明白了原来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知道如何去修炼自己,使我的身心得到了提高,身体许多疾病都好了,如多年的关节炎、鼻窦炎等都好了。家庭也由原来的不和睦变得和睦了。

99年7.20法轮大法突然遭迫害,在当权者的犯罪政策下,不法之徒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了大规模疯狂迫害,当权者动用了一切宣传工具制造铺天盖地的谎言,大肆栽赃法轮大法,欺骗着广大不明真相的善良群众。当时我非常着急。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单单是个人修炼的问题,我们是带有使命来的,要来助师世间行、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

我于2000年3月4日在本地原炼功点炼功,被恶警非法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8天,恶警以所谓的罚款为名敲诈勒索了1500元后才释放回家。后我又两次依法去北京上访,被驻京办事处和本县恶徒威胁我丈夫及女儿,诈骗了我家大量钱财,致使我家连基本生活都没有了保障,亲朋好友都跟着受牵连。

2000年10月11日我骑自行车去北京向政府与世人揭露谎言、讲清真象,在前门被非法绑架,在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2000年11月15日被非法送高阳劳教所劳教三年。

高阳劳教所女子中队是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我是当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弟子中第一个被送到那里的。没想到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在那里受尽了人间的苦,那真是人间地狱呀!它们为了让我放弃真善忍、放弃自己的信仰,多次向我施酷刑折磨,无数次的拳打脚踢,它们把我两手铐在大厂房的地上几天几夜在那儿蹲着,那正是12月份,它们故意把大厂房的门窗打开,风卷着雪花刮进来,真是寒风刺骨,它们还几人拿着几根电棍同时电我,一次,我的脸被电出许多大泡;还一次,它们把电棍插进我的背心里长时间电我,后背被烧起大泡,流着黄水,我咬紧牙关心中只有一念: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背叛大法和师父,决不放弃信仰,我是不会“转化”的!它们多次把我拉到行刑室,用电棍电我身体各处:嘴、脸、脚、腿内侧等。

后来它们把我们十几人关到一起办洗脑班,在那里它们为了强制我们几个大法学员妥协,使尽了招数,天天给念所谓的揭批材料,就是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谎言材料,半夜2点前不让睡觉,邪恶还叫犹大骚扰我,因我坚信大法、正念强,它们的邪念谎言打不进我的脑子,白费劲儿。邪恶看这一招不行,就把我们几个带到大厂房,又把我们两手往地上一铐,在那蹲了4天4夜,一看不行又改了招数,用干重体力劳动来强制我们,白天让我们背土,晚上不让睡觉,罚站一整夜……。

刚到劳教所的时候,邪恶之徒们把“真善忍”歪曲后用来反驳我,说你这没忍好,那没忍住,当时我思想也有些混淆不清,是我哪儿没忍好吗?有一段时间我也背过守则,也唱过歌。后来我通过认真在法上认识法,通过学习师父经文讲的“在任何时候也不要配合邪恶”,从理性上认识了法,首先认定自己是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做的是最好的事,大法是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我是无罪被非法关押的,不应该配合邪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又重新开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背守则、不唱歌,凡是劳教所要求的一切我都不去配合了。在这期间我又吃了无数的苦:电棍电、用鞋底抽打脸、几天一个姿势在那蹲着、成天在那儿飞着(也是一种刑罚)、晚上把我们裤腿儿卷起来蹲在草坪上让蚊子咬等等。最后我绝食52天,它们强行野蛮灌食了52天,直到我瘦得皮包骨头,生命垂危,2001年10月26日,它们叫我的家人来把我接回家,并向家人勒索了800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