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罚站再蹲下 腿肚肿破出水

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逼我放弃修炼


【明慧网2003年8月17日】我是2001年6月,在发放真象材料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2年,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我亲眼目睹了马三家的邪恶,亲身经历了各种非人的折磨与迫害。正如师父在经文《窒息邪恶》中所讲:“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马三家真是名符其实的邪恶黑窝。这个邪恶黑窝每天都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播放诽谤大法、谩骂大法弟子的录像广播,以达到其强制洗脑的邪恶目的,在竭尽造谣污蔑的同时,还极力粉饰自己,掩盖其罪行。

马三家教养院曾把十八名女大法弟子投入男监的兽行,人人皆知,可邪恶干警却不承认。这掩耳盗铃的谎言不久就不攻自破。当时被害人之一又一次被非法抓进来,我亲耳听见她诉说被害经过。这使我更加看清了歹徒们的丑恶嘴脸和欺世谎言。

狱警还怂恿唆使犹大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企图强迫放弃修炼。大法学员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一个名叫崔晓青的学员,从进马三家教养院那天开始,一天到晚几个犹大轮番给她洗脑,长达半年之久。这期间,她受尽了残酷折磨等迫害,经常十天半月不让回屋睡觉。白天晚上折磨她:站军姿、蹲地砖块、盘腿给绑起来,不让闭眼,稍一打盹,犹大们就拧她脸、脖子、腿、身上,到处是青紫。看人不行了,才让回屋休息几天,缓过来再叫出去继续折磨。一个进来时身体强健的三十几岁的大法弟子,半年后被折磨得皮包骨,脸色灰白,走路一瘸一拐的很吃力。我也因为拒绝不戴牌,不承认犯法,被恶警打过耳光,手指扭肿。她们三天两头找各种借口整治坚定的大法学员。经常罚站、罚蹲,白天晚上绑铁凳子上,绑床头上,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一天三顿给饼子咸菜吃。妄图从肉体到精神整垮坚修的大法弟子。

可是不管她们采取什么手段,根本就动摇不了真修大法弟子的心。邪恶不甘心它们的失败,还要做垂死挣扎。2002年12月份,它们发动全所所有恶人,还动用社会上的黑手进驻马三家教养院,开始对坚定修炼人实行新一轮疯狂的迫害,所采取的邪恶卑鄙手段,明慧网已揭露过。下面是我所经受的迫害:

它们是12月初对我下的手,在这前两天我不背监规,就连续给我两半宿洗脑。当时我因长期遭受身体精神摧残,又不让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很差。可狱警根本不管。它指使犹大们白天晚上轮番围攻我。犹大们根本不讲人话,除了呵斥就是侮辱谩骂。它们让我在水房站地砖块,不许靠墙,不许晃动,不许闭眼。一天半夜,我不知不觉坐在地上睡着了,犹大过来一脚把我踢了起来,她们两小时一轮换人看着我,不让我闭眼。站了几天几宿记不清了,后来腿肿得上厕所都困难。它们又让我蹲着,我告诉犹大们,这是迫害我,不要助纣为虐。它说这是对我“献爱心”,是队长让这么做的。我质问狱警队长,它赶紧躲开不理我。后来我的腿肚肿破了,出水了,内裤都沾到皮肤里(现在腿弯处还留有伤疤)。我不配合邪恶,站起来,犹大一把揪住我,两手抓肩膀往下按,我两脚脖已经没知觉,只觉腿一软,左脚背朝下,半蹲中坐那,后来才知道脚背严重扭伤,成黑紫色,脚背肿起老高。1个多月才敢独立行走。左腿外侧现在还麻木。这样恶警还不放过,召集犹大开会,商量对策。犹大遵循恶警指使,大打出手。我蹲在地上,它揪住我头发狠狠打我耳光,后来有人劝说,它才住手。它们拿来纸笔,逼我写“三书”,我说不会写,它们就拿来早已准备好样子叫我照抄也行。就这样我在被她们迫害9天8宿,被迫写了“三书”。可我心里一直就没认可过,那是邪恶残酷迫害下所为,根本是违背我的心愿的。但修炼是严肃的,不管是强制的也好,毕竟是妥协了,毕竟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这是不行的!当我清醒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声明:所谓的“三书”全部作废!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并郑重向队长递交了声明书。

邪恶继续迫害我,我也坚决不妥协。在非法关押了两年零二十天后,告诉我解教了。但狱警没让家人来接我,而是打电话让610来接(就是当地派出所)。并告诉我说,不“转化”直接进洗脑班。由于自己正念不强,心里有不想再吃苦,想回家的念头,被邪魔钻了空子。在走出马三家大门时,被迫向当地派出所交了“三书”才放我回家。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回家后,心里一直很痛苦,思想极度消沉。觉得自己不配做修炼人,但对师父对大法还尚存正念,使我不甘心这样下去。我找到师父经文认真看了起来。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地负起责任来。”师父声声呼唤与谆谆教诲,使我感受到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心头一热,眼泪充满眼眶。我又看到了希望。

[注:严正声明已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