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次被非法关押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24日】我于1996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得到了净化。通过学法炼功,心性不断提高,缠身的多种疾病也一扫而光,一身轻,心里说不出有多幸福。然而,当权小人出于对法轮大法创始人的嫉妒,发动了灭绝法轮功运动。在大法遭受不白之冤、伟大的师尊被小人诬蔑的情况下,99年10月,我和本市的几位大法弟子毅然进京上访,向政府述说老百姓的心声,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这样镇压是错的。到天安门后被警察抓住,关在驻京办事处,后被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99年11月的一天,我和本地大法弟子集体炼功,被抓后带回看守所。两个恶警轮番对我施刑,用皮带抽,狠命打耳光,用穿皮鞋的脚踢,抓住两手反背“坐飞机”,把我一次次打倒,抓起来接着打。一个恶警打累了,另一个恶警接着打,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在场的几个女犯人看此惨景,都吓呆了,她们说:“从没有见两个男警察打一个女人,打得这样狠。”这次被关押一个月,并罚款2000元,我大姐为了让我早日出狱,又花了2000元钱,才将我放出来。

2000年6月,我再次进京上访,在半路被抓,派出所所长非法没收了我们四人的现金(约1000元),带回当地关在看守所单号里。正值酷暑,蚊子咬烂了全身,整整关了一个多月。在关押期间,我住的公房被拆了,只因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住房不给我解决,使我没有固定的住处。

2000年下半年,由于复印真相资料被抓,被关在派出所一个非常腥臭的地方,共关了四天,没有让吃一口饭、喝一口水。

2001年5月,因一同修到资料点取回资料被抓,我被牵连,抓进监狱后对我逼供、诱供,当时一时正念不强,从常人角度考虑问题了,就对邪恶承认了,为此被关押了四个月。8月被送610办的洗脑班。我不配合邪恶,天天背法炼功,并撕掉墙上贴的诬蔑大法的漫画和标语,被610头头和恶警及装扮恶警的犯人毒打和用刑,使用的酷刑是将双手反背到背后再用手铐铐在床沿上或铁门上,人站立不起来,也蹲不下去,有时受刑达24小时。在洗脑班遭受迫害15天后,我又被非法关到戒毒所半个月。后被送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所,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回家后及时得到同修们的帮助和启示,心灵受到巨大的震撼,深感自己罪不可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当下就写了“声明”交予市国安一科的相关人员及镇书记,表明了我坚修大法、紧随师父的心。因此受到了大约5人的专门跟踪、监视。

2003年4月10日,由于恶警认为的“敏感日”快到了,又被秘密抓捕,被非法关押了20天,于4月30日放回。

* * * * * * *

经历四年的魔难和考验,更坚定了我助师正法的心,师尊以洪大的慈悲愈合着我这颗滴血的心,再一次拯救了我这个被从地狱捞起的生命。师尊说:“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浩荡的佛恩,已重新将我溶于“助师正法”的整体中。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