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段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我因修炼法轮大法于2001年12月29日被派出恶警所非法抄家,强行带到派出所,铐在暖气片上一天一夜。第2天下午把我送到女子劳教所强行洗脑一个多月,在犹大的欺骗下走了弯路。邪恶之徒逼迫家人交现金4000多元,并且停止了我的工作,扣发了我的工资、生活费10000多元。

回来后,反复学习师父经文,知道自己错了,决心迅速归正,加倍弥补。

2003年7月28日,我和女儿中午发完12点的正念就去发真象资料。因为当时心态很正,没有怕心。一路走一路往车筐、邮箱、电话亭等合适的地方发。我们发到北门西侧时,女儿发现有便衣跟踪,我们就向西边走。当发到新华书店对过时,被交通一大队巡警强行抓走。我女儿当时心很正,没有害怕,看到邪恶跟踪,把资料袋往一老太太跟前一推,堂堂正正的往回走。恶人跟踪她快到家时,见无漏可钻,就走了。

恶人把我带到交通一大队。当我面对他们时,感到每一个人都很面熟。他们看我也感到很面熟,都说好象在哪儿见过。其实我们并没有见过。他们开始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什么地方的?我没有回答,默默地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之后开始讲真象。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都不知道真象材料中写的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过,因为他们是巡警。他们一边看一边问,我一一做了回答。我说:你们要仔细看,了解了解真象,正确分析当前情况。我们炼法轮功的不参与政治,在社会上我们都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报导都是假的,不要听一面之词。有一个人问我,你们炼功影不影响别人休息?我说不影响任何人。在他们面前我炼了第五套功法,我的双盘动作他们感到很惊奇,问疼不疼?我说不疼。借此机会我单手立掌于胸前,开始发正念,大约不到20分钟,区公安分局来了八、九个人,还有610头子。他们又一次轮流向我询问,我自己的情况一个字没说,只是不停地讲真象,解答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解答的很自如,很自然地做着我应该做的事。讲了一下午的真象,邪恶没了招,把我送到了市看守所。

来到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开始绝食抗议并向犯人讲真象,讲“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第2天,分局来人提审,我利用这个机会向男号的犯人讲真象,一边走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男监号的犯人也跟着喊,我喊一遍他们喊一遍,身后的恶警也不管。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庄严,止不住流下了眼泪,心想世界多么需要“真善忍”啊。提审的是一男一女,3个多小时下来,我只是不停的给他们讲真象,别的什么也没说。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感到他们还在迷中的可怜和应救度他们的责任,又落泪了。那个男的静静的听我讲,有时点点头。那个女的最后逼我签字,我把他们写的材料抓在手里把最后一张撕了,想给我照象也没敢照,第一次提审就这样结束了。

回去以后我又反复找自己哪里有漏,发正念、学经文,从法理上悟。第5天,来了十几个人给我灌食,我都吐出来,一点也没剩。第6天分局来了两个610头子审问,我说:你们不要再问我是哪里来的了,既然你们把我送到这里来了,我也没打算回去。上面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你们已经打死了1000多名炼功人,你们这样做对吗?大法弟子在海外以“群体灭绝罪”把邪恶之首江××告上了法庭,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及其帮凶正等待着正义的审判。你们别再自欺欺人了,好好想一想吧。我讲到这里,有一个问我,你们恨我们吗?我说,不恨你们,我可怜你们,等到真象大显的时候,你们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吗?那是很可怕的。我开始给他们讲我是什么时候得法炼功的,从身体上的受益、心性上的升华到我为什么发真象材料和绝食,他们静静的听我讲完。

8月5日下午,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我在看守所待了9天闯出了魔窟。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