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来遭受的绑架和摧残


【明慧网2003年8月27日】我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中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要求自己,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上处处都做好人,道德回升了,身体也健康了。

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动用了一切国家宣传机器造谣、栽赃、诬陷大法。2000年7月20日,我去北京全国人大信访办上访,说了自己的真心话,为大法说公道话,却被当地追踪而至的恶警劫持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途中被恶警打脸,在看守所因不向邪恶低头而被恶警韩×殴打,我绝食抗议9天后被放出。同年9月8日被县政保股恶警从家中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调过几个中队,被恶警唆使犯人暴打,并被非法延期劫持两个月。

而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县教委执行江氏集团“经济上截断”的密令,伙同政法系统将我非法开除,原因仅仅是因为我坚持对大法的信仰。

2001年12月7日因散发大法真相传单,我再次被恶警非法绑架,并被第二次劳教,被非法强加的劳教期二年。在这期间,劳教所邪恶之徒利用犹大给我洗脑,自己有不足之处,但还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劳教近六个月时,被迫害得了眼盲症,劳教所将我放回家。在家坚持修炼二十多天后,眼盲症不治自愈。

2002年6月底,我流离失所,当年11月底在资料点被恶警非法绑架至戒毒所,被恶警用两棍电棍同时电击施刑,晕死两次后,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我绝食抗议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遭看守所恶警指使的犯人野蛮灌食,恶人灌食时,先在我肚上、胸部用脚踩,并打头、脸,用牙刷柄撬嘴,还灌过烫食。绝食二十多天后,我被迫害得站立不稳,腿脚发肿,骨瘦如柴,整个一个死人样,恶警只得将我再次放回。回家后不到三个月区恶警就又打电话骚扰,想骗我到区检察院对我进一步迫害,我不得不再一次流离失所至今。

2002年11月前后,恶警在我市绑架了上百名大法弟子,他们执行江氏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恶警用手铐把大法弟子的双手铐住,施电刑时,一恶警用椅子把大法弟子压住,一恶警用脚踩住大法弟子双腿,其它恶警用几根电棍同时电击大法弟子的头部、脸部、双手、双脚等处,迫害得好些学员死去活来;还有的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时,不鸣枪示警就直接向大法弟子开枪。目前已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劳教、判刑。

在劳教所,恶警为使大法学员妥协,利用犯人殴打大法弟子,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小号”、不让睡觉,或长时间跑步不许休息,强迫大法学员看栽赃、陷害大法的录像等,不一而足。

在中国大陆,江氏集团为挑起民众的仇恨,造谣、诽谤法轮大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们,人权和信仰自由遭到了践踏,言论自由受到摧残,对大法弟子实行群体灭绝的罪行罄竹难书。

在此,我以一个深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名义,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认清江氏集团的嘴脸,呼吁主持正义的机构对江氏一伙作出公正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