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榜: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幕后黑手──卢振山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七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8月25日报导-- 卢振山,男,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所长。其属下的万家劳教所先后关押了1000多名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受到肉体、精神双重迫害,受严重摧残的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189人。这个被称作“万恶之家”的劳教所,在他的指挥下成为中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

卢振山在劳教所掌握法轮功学员的生杀大权,放谁不放谁都由他来发话。每次劳教所的大型会议和加刑会议,他一定参加并以文革腔调发表讲话,例如他经常讲:“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要把这场斗争进行到底。”当他在劳教所总监控室值班时,所有监狱的门都关的很紧,下面的各大队管教人员知道是大所长上班,不敢怠慢,通通上岗,严密监控各大队的法轮功学员。

四年中万家劳教所至少有1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卢振山除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外,主要在幕后操纵这个邪恶黑窝的运作。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均源于卢振山的唆使,它自己也曾承认说“这一切都是我叫它们干的。”

法西斯的精神折磨

卢振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精神折磨,强制洗脑,一天24小时围攻、看管,不让睡觉,逼看诽谤法轮功电视;念骂老师、骂大法的黑材料;不准离屋半步,上厕所有人跟着;长期孤立;坚定的学员被关进小号迫害,并扬言威胁:不“转化”别想回家。卢振山采取欺上瞒下的手段,逼迫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上报谎称法轮功学员在此所说、所写全部是“自愿”行为。

惨无人道的酷刑

卢振山指使、纵容下,万家劳教所变成了人间地狱。狱警、管教将法轮功女学员投入男监;有的扒光衣服毒打、电击、上绳,皮鞭沾凉水抽;乳头插上针用电击;坐铁椅子浇上凉水用电棍击电;坐铁椅子不许睡觉窗子冻;蹲小号用电棍电(小号中全封闭不见阳光,夏天气温高达40度,冬天寒冷,关在小号里几乎人人长疥。);被灌辣椒水、强制坐老虎凳、蹲飞机式和飞机式绑吊;上绳高吊人体离地毒打;用不消毒的刀子和刮勺在长脓包疥的地方刮来刮去;手铐子嵌入肉里;用木棒击打,不让穿棉衣冬天在外边冻;白天全体坐小凳上不准动;对绝食抗议的学员进行野蛮灌食;10多个电棍同时电击身体、泼凉水、踢、打、长时间下蹲;剥夺睡眠;超期关押……

以下是卢振山管理的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部份迫害实例:

关小号 不见天日

在卢振山指使下,万家劳教所自建了长2米左右,宽1.5、高2米左右的小号。专门关押坚持信仰的学员。据统计前后有200多人被关进小号迫害。学员被关小号后,整天不见天日,不许洗漱,不许换内衣,不许说话,不给吃饱,每天二顿稀粥,每顿2-3口。潘宣华被关押在小号里45天,吴激扬和张宏被关了38天,放出后,人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骨瘦如柴。20多岁的小姑娘张宏在小号的时间长达14个月,被关进小号中的小号(地笼)3天2夜。

坐铁椅子10天9夜

卢振山指使、纵容狱警、管教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体罚。学员吴激扬罚在小号走廊里铁椅子上10天9夜。56岁的潘宣华坐铁椅子7天7夜,学员陈雅丽等人被强迫坐铁椅子28天,每天长达14小时,有时昼夜不开锁。

盛夏烤火墙

盛夏季节,酷热难当,学员王芳、高淑彦、潘宣华曾被管教故意关在有火墙的小号里,号内温度达40多度,致使王芳身上长脓包。

用手术刀和刮勺刮身 令人毛骨悚然

万家劳教所及医院因为潮湿,肮脏,几个月洗不上澡,很多学员身上长了疥疮。劳教所让几名男犯人把身上长脓包的女学员王芳、左秀云、李艳红按住,用钢刮刀、刮匙在血肉中刮来刮去,刮去脓包上的结痂,然后用混有铁锈的自来水直接往身上冲,惨叫声不绝于耳,几天重复一次。“看到她们身上被刮的地方象血葫芦一样,血流一地,令人毛骨悚然。她们痛苦地哆嗦着,呻吟着,泪流满面。连那些男犯人都背转脸不忍再看,真叫惨不忍睹。”

胶带封嘴,高分贝噪音摧残听觉神经

管教给学员念诬蔑老师、诬蔑大法的黑材料,潘宣华等学员表示异议,他们就用胶带封嘴,把她们双手铐在监门上罚站,有的手腕已经铐坏,每天站15小时以上,腿部严重浮肿,再用高分贝噪音摧残听觉神经。

把女学员投到男牢房

卢振山还指使将拒绝写“决裂书”的李海燕等50多名女学员送入万家的男队进行摧残,折磨,晚上不让睡觉,只要闭上眼睛,就拿电棍电。并以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和卑鄙手段对这些大法女弟子昼夜轮番实行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例如24小时站在水泥地上,昼夜绑着不许睡觉,长达8-9天。更可恶的还有一个头戴国徽的男警竟当众调戏女法轮功学员,然后他们象色魔一样哈哈大笑;法轮功学员们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内裤,光着脚被拽到雪地上站着,有的被关进小号,有的被吊起来,一直折磨到天亮。

野蛮灌食

灌食是万家劳教所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的刑罚手段之一。卢振山亲自指挥坐阵迫害学员,以灌食为名,唆使4-5名刑事犯将学员按在椅子上灌食,不配合就遭到刑事犯及男管教的拳打脚踢。一次,狱警队长张波下令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时不放食物,用管子插到胃里乱搅和,使一名50多岁的刘姓法轮功学员当场昏死过去。

邵影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灌食时,遭到恶医殴打,并流氓威胁:“我打你乳房。”一次被男医插管时问道:“你吃不吃?”邵影说:“不吃。”这名恶医就把管拽掉再插进去,反复四次。它们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洗插胃管,有时管子上带着血丝就给另一个人用,而且管子是淘汰的胶皮管,有一次灌食的奶粉呈黑色,灌食后很多人都拉肚子。

卢振山是震惊中外的“万家虐杀惨案”的罪魁祸首

2001年6月20日在万家劳教所发生了惨案,15名法轮功学员遭受虐待,导致3人自杀身亡。而导致这一事件的发生是由于卢振山亲自指挥的高频率高强度的酷刑折磨:

2001年6月18日,万家劳教所非法召开法轮功学员“加期大会”,卢振山在会上说:“‘转化’了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强行‘转化’。”会场上近三百名男女防暴警察,他们头戴钢盔、手持电棍、手铐、腰系武装带。会场气氛令人窒息,二十名大法弟子被从后背捆绑双手,一男一女两警察相挟,仿若押赴刑场。七大队、十二大队共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加期一年,而加期的真正原因是她们拒绝接受洗脑。

会后,卢振山又指使狱警对学员进行残酷的肉体摧残。法轮功学员被从会场直接送入小号。九队男警员把十几位法轮功女学员飞机式悬吊,用黑色尼龙警绳从肋下捆绑双手,脚尖离地并逐渐加高,不允许方便,吃饭时也不放,两刑事犯喂饭,并说“非得制服你们为止”。

从6月19日中午开始,先后15人被男女狱警残酷殴打,多次被电棍击打心脏,被“飞机式绑吊”、脚跟离地,不许穿鞋,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被绑得越来越紧,越吊越高,两臂钻心疼痛,不许睡觉、不许说话、不许大小便,有的实在难忍,便在了裤子里。学员的鼻子、脸上鲜血直流,又用胶带封嘴,令人惨不忍睹。

从18日中午至19日上午近20小时悬吊期间,卢振山指使狱警三、四次不但给她们不断高吊,口中污言秽语,并揪学员杨秀丽头发往监墙上猛撞。杨多次要求方便不许,坚持不住尿到地上,狱警还拿起沾满尿水的拖布往杨秀丽脸上、嘴上抹,口里还不停的骂。此时的杨秀丽被放倒在水泥地上已休克过去。另一学员被恶警当众侮辱摸其乳房,并数陈肋骨,抓痒胸部取乐!

620“万家虐杀惨案”惊动了中共高层以至国际舆论,卢怕走漏风声,当即关闭劳教所所有的大门,禁止任何人出入并当场收缴所有管教人员的手机。全体管教人员包括临时工一周内不许回家。尽管如此,“万家虐杀惨案”仍然传到了海外,引起了善良人们的公愤。

据资料,四年来,万家劳教所至少将15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他们是:

31岁的高凤死于2000年5月19日;
55岁的张玉兰死于2001年6月中旬;
54岁的赵雅云死于2001年6月中旬;
60岁的李秀琴死于2001年6月21日;
54岁的孟宪芝死于2002年3月4日;
29岁的于振翼死于2002年5月14日;
59岁的秦淑艳死于2002年7月;
40岁的白秀华死于2002年8月28日;
49岁的王淑芳死于2002年12月18日;
付桂兰死于2002年12月29日;
于天勇死于2003年1月;
61岁的于冠云死于2003年1月12日;
49岁的佟文成死于2003年6月14日;

另外,还有两名姓名不详的法轮功女学员死于2002年10月

后记:据明慧网络2002年12月8日报导,万家劳教所另一恶人副所长史英白近一个月突患顽疾,头疼难忍,到哪个医院都确诊不了,现在上海看病。因史英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人们都说这是遭了恶报。

卢振山电话:86-451-410024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