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讲真象 某市大法弟子全部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3年8月30日】我们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关押在XX市收教所的洗脑班后,大法弟子互相配合,用智慧全面讲清真象,破除了该市610办、市收教所、所610办等有关部门负责人与大批干警的不正确的思想因素。由于师父正法进程的不断推进,至7月上旬,关押在该所洗脑班的全体大法弟子已全部被释放。这个已经连续办了两年的市洗脑班至此结束。

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2000年1月第4次被抓,被判劳教一年,因一直坚修大法,先后在看守所、省劳教所、市洗脑班连续被非法关押达3年多。在这期间我与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闯过了冲我们而来的全面无漏的种种难关与考验,并不断地用智慧向干警、身边的常人讲真象,破除了许多人头脑中不正确的因素,使他们由误解转而同情、敬佩我们大法弟子,甚至还有不少人表示出去后要炼法轮功。这里有曾积极参与做转化工作的劳教所的科长,对我们由嘲讽、不理解,后转为由衷地敬佩;也有被大法弟子捍卫真理的正信所震撼的干警,悄悄向我们借《转法轮》看后,祝福我们早日成功。由于他们心灵的转变,后来分别调到其它不再涉及迫害法轮功的部门工作。也有看守所的干警在我们不断讲真象中,不但清楚了法轮功的真象,还从大法弟子慈善的一言一行中看到我们是真正的好人,悄悄交待仓头允许我们在仓里炼功,并认真地把师父《做人》一诗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由于篇幅有限,这里重点谈谈转到设在XX市收教所的洗脑班后,如何和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用智慧全面讲清真象。

把我转到该市洗脑班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市有关部门负责人X主任找我谈话。我去后心里一直非常坦然、祥和,脸上一直带着和善的微笑。X主任说他到有关部门工作不久,每天都看明慧网,想和我单独坦诚地谈谈。我对他给我提供这样的谈话机会表示感谢,并希望今后能多进行这样的谈话。因为我们一直是与看管我们的基层干警谈得多,与高层部门负责人极少有机会接触,我想他们也是受蒙蔽的,也应向他们讲清真象。他首先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及不理解的地方。我很有礼貌地听完他的陈述,针对他对我们的误解,祥和、善意地一一从各个方面和不同角度讲清真象,破除他不正确的思想因素。

我向他表明,法轮功是法轮佛法修炼,是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修炼自己,不允许杀生,也不允许自杀,怎么可能去杀人呢?!举个例子:一个教开车的师傅,既教人开车,又教人遵守交通规则。有人故意不遵守交通规则,闯红灯压死了人或自己被撞死了,完全是他个人行为,他个人要负完全责任的,怎么能说是教开车的师傅不好,要他师傅负责呢?!

跟着指出江政府对法轮功的定性完全是造谣栽赃,并违反宪法及有关法律的。如法轮功学员去向发表了不符合事实文章的新闻出版单位说明我们的真实情况,要求该新闻出版单位予以更正,完全是符合1997年1月2日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出版管理条例》第27条有关法律规定的,是合法的行为,却被扣上了“围攻”的罪名。

对于一些常人与干警认为的法轮功学员上访会影响社会安定的错误观念,我跟他摆事实,讲道理。我说文革中工厂停产、机关停止办公、学校停课,铁路交通瘫痪,这就是影响社会安定。法轮功学员自发地去北京上访,一没闯红灯、阻碍交通,二没使任何一个工厂停产、机关停止办公、学校停课,甚至到天安门广场打标语,也没有影响每天去那的中外游客观光,影响社会安定的指责是毫无事实根据的。况且自古以来有冤就申,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总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宪法也规定公民有上访权,不让上访中共中央设信访办干嘛?!

我指出中共高层个别人害怕法轮功会发展成历史上白莲教之类的担心也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历史上一切打着神的旗号的农民起义团体,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在世间谋取个人的、小团体的或某些阶层的利益,如农民起义要求均贫富、分田地。而我们是真正的佛法修炼,是放弃世间的名利的,是不执著世间的得失的,更不参与政治,与打着神的旗号的农民起义有着根本上的本质区别,是不能混为一谈的。否则怎么能称为佛法修炼呢?!

针对很多警察和常人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现在政府对法轮功的定性及迫害已经通过法规条文的形式定下来了,不管你再有理,是法律就得遵守,这更成为一些恶警对我们进行迫害的心理支柱。我站在更高的角度,从根本上去否定这种不正确的观念。我说:纵观古今中外,法律从来都是打击邪恶,保护善良的,杀人放火,偷盗抢劫都是法律打击的对象,但是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定性及围绕定性所制定的法规条文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把善良、把正法作为了打击对象,根本违反了法律制定的基本准则,政府自己把自己摆到了邪恶的位置上,干着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卑鄙的事!

对于X主任误认为我们修炼法轮佛法好像是看破红尘了,什么事也不干了,对社会的发展进步没有积极的意义。我说,这是你的误解。我们看淡的是个人的名利情,在个人利益上不与人去争、去斗,可是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社会上要做个好人,在单位要做个好员工,对单位工作负责,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我们法轮功学员有技术、业务职称的,在单位都是业务骨干,没有很高学历的普通员工也是单位中人们交口称赞的好员工。而且大法开智开慧,很多孩子学了法轮功,原来成绩不太好的,一跃成为班级的前几名;一些搞科研的专家、学者,不但身体好了,科研成果大增,怎么能说对社会没有积极意义呢?!

另外,我还用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语言,从科学道理上跟他解释了另外空间的概念。起码使他有个概念,另外空间和高级生命并不是虚无缥缈的,并不是人所认为的一种盲从盲目的信仰,而是有科学理论依据的,用科学道理是解释得通的。然后打开思路,引导他跳出现在人的思想框框:并不是唯有现代实证科学才是科学,中国古代科学走的就是不一样的路。每次史前文化科学发展的途径与方法都不一样,不管用什么方法和途径,只要是发现了宇宙的规律,这规律本身不就是科学、不就是真理吗?!其实修炼也是一种探索宇宙、时空、人体的途径与方法,人们通过修炼发现和认识到了超于人类社会的宇宙高层的真象与规律,这不就是发现和认识到了更高的科学与真理吗!而修炼的本身不就是一种探索科学与真理的科学道路与方法吗!根本不是人所认为的“迷信”。

X主任还谈了他对个别学员表现出的行为不理解,说我们不顾家人受到的损失,没有亲情。我说,这得从两方面来看:今天人类道德急速下滑,很多人在物欲的驱使下,拼命追求钱、权、名、欲的时候,有这么一部分人为了捍卫真理、维护真理、不怕失去工作,不怕失去家庭,不怕坐牢,我真的觉得我的同修们很伟大,很了不起!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修去情并不是冷酷可怕。情是建立在私的基础上的,只是对我的亲人好、朋友好,对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人好,而我们修去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是对所有的人都好,对天下的孩子都象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天下的老人都象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周围的人更好,对自己家人更好,处处考虑别人。我们修去情是修这颗心,心不为情所动,并不是不要我们的父母。

他也不理解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去新闻出版单位说明实情,要求新闻出版单位予以更正。我说:某个人他个人怎么看、怎么说,是他个人的事,个人的路自己定,就连何XX,他自己都在电视上承认“4.25”以后分别上他家找他,想和他谈谈的法轮功学员总共不过才5、6人,而法轮功学员在全国有几千万。我们去新闻出版单位说明我们的真实情况,要求对不符合事实的报道予以更正,因为大众传媒发表了不符合事实的报道影响会很大。一些善良而对法轮功不了解的无辜的人,如果因此脑子里装进了对伟大而神圣的法轮佛法的不好的恶念,那这个生命将来都会遭殃的。所以法轮功学员去向新闻出版单位说明实情,要求该新闻出版单位予以更正,完全是本着善意,完全是为了人好,而且也是合法的。

整个下午的谈话在非常坦诚的气氛中进行,X主任一边听一边点头认为有道理。他有什么问题和看法提出来,我就用人好理解的这一层理来回答或指出其谬误所在。谈到一半,他忍不住赞扬说:“有人说你的素质很高,果真如此。”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临走前,他用非常尊敬的口吻问:“我可以和您握手吗?”“当然可以”,我微笑地和他握了手。我知道今天他是发自内心对我们的尊敬与敬佩,这一切都是大法赋予我们的。

2002年春节后,我想我现在除了给身边的人讲真象之外,还应以写信的形式向有关部门讲真象,那里可能还有很多有缘人,还有很多人应该救度。所以我把上面谈的观点与内容整理充实后,给市委、市政府领导、市610办全体工作人员和有关负责人写了一封公开信。信写好后首先交中队干警,她们看后再交所领导、所610办,再到市610办,层层往上走,这个过程就是对他们的讲真象过程。我感到信写出去后,对他们震动很大。首先是中队的干警与队长、副队长,过去与她们谈,总是表现出不想听或排斥心理很大。信我是晚上交给值班干警的,第二天早上当其他人上班看了我写的信后,一个个分别走进我的房间里来看我,显得很激动,眼神里透着震撼、敬佩和激动的目光。有的说:“你的信我看了……”,都想和我说些什么,但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我知道这封信已经破除了她们思想上对法轮功的不正确的看法。中队里被关的其他大法弟子知道后,也都纷纷给有关部门写信讲真象。

5月我看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后,产生了坚定的一念:要出去讲真象,救度众生。一周后身体出现强烈的消业反应。所里很快向上打报告,提出要保外就医。

夏天男中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法轮功的长期关押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此事对610办和市里震动很大,他们派出人员来调查。610办要他们停止绝食,许诺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放人。调查人员在和我谈时表示是为了向上写报告,反映情况。

8月市610办一处长带人来专门找我谈。一开口就说“你写的信这里的610办认为有道理”,并说今天就要我谈两个问题,就是对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各种公众场合打标语、游行、静坐,揭露迫害等活动的看法和对“4.25”事件的看法。我刚一开始谈,就被旁边的人打断,并提出其它的问题岔开了。再谈,又被其它问题岔开了。结果半天过去,都谈其它问题了,这两个问题基本没怎么谈。这位处长问我身体如何,我说是消业,不要紧。

10月底得知610仅放了2、3人就停了。2003年春节前区610办主任找我谈,要我保证遵守公安部6条(才放人)。我拒绝了,我说那6条本身就是违反宪法的。春节后我想起去年给有关部门写过信,现在市里及有关部门人事可能有变动,加上自己又换了中队,今年应该再写。这时才突然反应过来,其实那个处长专门来提出的两个问题,正是他们现在的症结所在。他们认为海外大法弟子在各种公众场合揭露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跟政府作对,已成了反政府的势力。他们认为那当然要镇压了。他们还认为“4.25”事件是搞政治,就应镇压。正是在这两个问题上的错误认识成为他们一直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后借口和心理支柱。而我去年写的信中也恰巧忽略了这两个问题没谈。我责怪自己为什么这么迟钝,没早意识到呢?

要全面讲清真象,哪一方面漏了都不行啊!于是马上动手,就这两个问题给市610办写了书面回答,并又给市委、市政府领导、市政法委、市610办全体工作人员和有关负责人写了公开信,并把对以上两个问题的看法和对“转化”现象的看法都写进去了。

对“4.25”中南海事件的看法我主要谈了3点:

1、法轮功学员本着善意去天津教育学院某杂志社向他们说明实情,要求他们更正歪曲事实的报道,完全是符合《出版管理条例》第27条的有关法律规定的,是合法的行为。但天津市委不能依法正确处理此事,反而采取出动警察抓人、打人、关押等极端手段,45名学员被抓。天津是直辖市,国务院直接管辖,为了尽快放出被抓的无辜学员,法轮功学员只好去北京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直接向国务院领导反映情况。所以“4.25”中南海事件完全是由于天津市委不能依法正确处理法轮功学员的正当行为引起的。

2、“4.25”是法轮功学员自发的集体上访,到场的法轮功学员非常祥和,没有标语口号,没有阻塞交通,没有影响国务院及附近机关办公、商店营业。谈判代表祥和、善意地提出3个问题:a、马上放人;b、重新允许大法书籍公开出版;c、给我们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没有提出任何政治要求,对国家权力机构与国家安全、社会安定没有任何影响。政府掌握着军队、警察等国家专政工具,一个没有提出任何政治要求的非常祥和的一万多人的群众上访就能影响社会安定?如果按此推理,西方国家天天有示威游行,是否其内阁班子因此而天天更换?其社会也因此而天天处于不安定之中呢?所以影响社会安定的指责是毫无事实根据的。

3、如果说群众自发的集体上访就必然要招致政府的镇压,这本身也是不符合宪法及有关法律规定的。

对于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各种公众场合揭露中国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我指出:我们不参与政治,也不反对政府,也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江氏一伙不迫害我们,我们也不会去向人讲什么真象。我们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只是针对国内媒体对我们的造谣栽赃和迫害,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象,揭露江氏集团对我们的无理、邪恶的迫害,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总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最基本的权利,难道连喊冤、申冤也是有罪的吗?!至于说影响国家形象,江氏一伙代表中国政府对法轮功迫害的本身才是真正地败坏国家形象,才是真正地给中国人抹黑,才是全人类的耻辱!

对于邪悟人员的一些表现也确实迷惑了不少常人,特别是干警。因为有的人在此前也表现得很坚定,去过北京,绝过食,不怕打,不怕坐牢,可是却一夜之间或几个小时突然“转化”了,而且还痛哭流涕地说受骗了,表示悔过。我在信中指出:转化人员中除了一部分放不下个人利益、害怕而“转化”的以外,还有一部分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钻了空子,思想真正被控制了。当初他们中有的人敢于走出来去北京,不怕被抓,不怕坐牢,是因为他们通过修炼认识到了师父给我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认识到法轮大法的伟大。但是由于学法不深,在迫害下妥协了,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钻了空子,有的是被附体上身,思想真正地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控制了,表面上看一切正常,但实际上已经变得理智不清。这都是另外空间控制他们的邪恶生命干的,不是他们生命的真正本意。因为邪恶生命的目的就是要破坏人们的正信,就是要害人。这是洗脑带来的恶果之一。

信中最后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无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在师父正法进程不断快速推进的大环境下,大法弟子这样的讲真相努力,也在不断体现出威力。比如上述我的信交上去后,就对中队的警察产生了影响,队长们的态度起了微妙的变化。有一个年已50的干警,这两年一直在看管法轮功学员,由于受犹大的迷惑,一直认为我们是错的,看了信后震动很大。她把我叫到办公室,我针对她的心理特点说:“一个人对工作负责是没有错的,这是人应有的职业道德。但是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出现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完全错误的,把佛家弟子、把善良的人作为镇压对象,根本违反了法律制定的基本准则。中国有句古语: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那个僧人有再大的错你都不能对他不敬,因为他是佛家弟子,对他的不敬就等于对他的师父不敬,就等于对神的不敬。现在对法轮大法及修炼者这样迫害,不久的将来参与迫害的人都要遭报的呀。所以对关押在这的法轮功学员,越管的严、工作越负责,罪就越大!一个人要真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啊……”。她一边听一边沉思地点着头,说:“本来是我们做你们的工作。现在倒过来了,你们来做我们的工作了。”

随着正法进程的变化,今年4月初,洗脑班开始大批释放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过去警察一直对我们说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无限期地关押下去。这天把我叫到办公室,几个队长和干警都在。队长说:“今天放你出去,你说要遵守法律……”我打断她的话说:“不!我没有这样说,我只是说遵守国家宪法。公安部的6条及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限制都是违反宪法的,对我没有约束力。”就这样我们大批坚定的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监狱,走出了洗脑班。在关押了3年多后终于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了!

据了解,至7月上旬,我们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已全部放完。这个已经连续办了两年的市洗脑班至此结束。这是师父正法洪势越来越接近我们这个空间的体现,也是全体大法弟子坚定修炼、共同努力讲真相的结果。几年来全世界大法弟子不断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明慧网等大法网站不断地向世人讲清真象,清除世人包括能接触大法网站的一些受蒙蔽的直接迫害者的不好的思想。关押在我市洗脑班的大法弟子通过绝食抗议、写信、谈话、抵制他们强制我们做的一切等等多种方式与途径全面讲清真象,破除了我市有关部门从上到下的大部分有关人员的不正确思想因素,使关押在洗脑班的全体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