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证实法是严肃的


【明慧网2003年8月31日】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由于对自己的放松,不能静心学法,坚持炼功,轻视了发正念的重要性,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从而受到了不必要的迫害。在证实法中我悟到,我们应该时刻持有正念,不让旧势力钻空子,走好大法弟子应该走的每一步,正如师父所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在这次被迫害中,我悟到:

一:讲真相要严谨,不要让旧势力钻空子

今年5月份,我给亲人写了几封信,向他们讲真相,弘扬大法。在信寄出后,又给家人打了电话,由于正念不强,让魔钻了空子,成了迫害自己的借口。在这次讲真相中,我悟到: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能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二:心怀正念,破除邪恶

2003年6月24日下午,我在工作中,单位公安科去叫我,说领导有事找我谈谈。自己在无正念的情况下,跟他们走了。就如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解法》中说:“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他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地默认。”想着师父讲的法,我找到自己有一颗怕心——主动地被邪恶带走,默认了他们对大法、对自己的迫害。

这时他们把我带到一间屋里,里面有区公安局和镇派出所的人,在怕心的驱使下,我回答了他们的一些问题,如住址、家庭成员等,最后他们问到最近有没有给某人写信时,我没有回答。他们继续问,给谁写的,什么时间等,我依然没有回答,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自己有怕心,正念不强,让邪恶钻了空子,我要用正念正视他们。

他们再问时,我反问:写信犯法吗?他们还是问。我看看表,到了下班时间了,我说我得走了。他们不让,说他说了不算。我问他,我是咱单位的人吗?是你叫我来的吗?他说是。我说那你就放我回去,他说,你得把问题交代清楚再走。我说,我犯的什么法,交代什么?他说不知道。

这时区610的人出去了,我意识到不好,我想得跟家人说声,好有个准备。就要求他们给我家人打个电话,告诉家人我在这里,他们没有答应。这使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家里有师父的讲法和明慧文章,我想我不能就这样等着,我得揭露他们的邪恶,我要让世人知道,他们绑架我,我要让旧势力知道对我的迫害我是不承认的,我要正念抑制它。霎时正念充满心间,我大声喊:“你们绑架我,我犯了什么法?我没犯法,公安局绑架人了!”

晚上7点多,他们抄完我家回来了,拿着师父的讲法问这些是从哪来的?我不配合他们,一言不答。他们强行对我非法拘留,让我签字、照像,我不配合。就这样,他们把我关进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悟到,要想破除旧势力的迫害,那就是一切都不能配合他们。我下定了决心,不吃不喝,不说话,不打“报告”、不喊“到”,不“照像”、按手印。犯人们对我很不理解,认为我对不起自己的亲人,还有人劝我,写个保证、认个错就出去了,我告诉他们,我没犯法,认什么错?这是对无罪关押的抗议。

第三天,公安提审我,一字未得。我反问公安,我没犯法,犯法的是你们,你们非法关押我、抄家,搜刮我钱财还私自调动我工作,他们没说什么,又让我回到了监室。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悟到自己一定要坚定自己的意志,强大自己的正念,它们是在利用时间摧毁我的意志,抵消我的正念,虽然他们一天给我灌碗汤面,痛苦难忍,可是我知道自己的意志一崩溃,什么都完了,就会向邪恶妥协。所以我不断地坚定正念,请求师尊加持自己,就这样他们很快把我放了出来。

三:反观这场迫害,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我在修炼中有一颗外求心,不向内找,在同修中,有一颗欢喜心、显示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做得好,高人一等;在平时放松了自己的正念;在矛盾中,没提高心性,没当关过;晚上发正念起不来,白天思想不集中,正念不强,达不到清除邪恶的的目的。这一切事情我悟到,就是没有学好法,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出现了纰漏,使自己和大法遭到了不必要的迫害。

在此,希望有和我类似情况的同修吸取教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别再让旧势力的黑手钻我们放纵了的空子,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同时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正念加持。

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