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更多狱中同修主动清除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3年8月5日】投稿人注:这是一位在狱中大法弟子费尽周折托人捎出来的一封给家人的信,信中既有详细的描述黑嘴子劳教所恶警在强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下,表面上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有所收敛,但实质上劳教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采取的手段更加隐蔽,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对邪恶的迫害无可奈何,消极承受。

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和最后的垂死挣扎,如何坚信大法和师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全面清除邪恶的旧势力和它们所利用的一切,已成为狱中大法弟子不可回避的主要问题:是消极被动承受,还是主动清除邪恶、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众生。我们外面的大法弟子在理解狱中大法弟子在最恶劣的环境中还在证实着大法的伟大壮举的同时,更加希望狱中大法弟子能够在坚修大法的前提下再迈一步,主动清除邪恶,用自己的正念正行尽快走出魔窟,更加广泛的救度众生。

我个人体悟,大法和师父要求我们在大法中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那么在正法中的每一思一念都应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考虑问题。如果我们在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消极承受而不去主动清除,那是不是也是一种不同程度的“私”呢?我们是未来新宇宙的觉者,将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那么纵容邪恶继续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是否也是对众生不同程度的不负责呢?如果我们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那么我想在狱中还在消极承受的大法弟子能否在坚修大法的同时再向前迈一步,放弃迷惑不清的观念,放下一切执著,主动清除邪恶因素,用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同时用自己的正念正行来兑现自己史前助师正法的誓约。

我们把这封信写出来的一方面是揭露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另一方面也希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主动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助师正法。

* * * * * * *

爸、妈,你们好:

今天我的心情不是太好,因为很多事情有时我无法原谅所做的一切。心知肚明,又不知如何是好,千言万语难诉我心中的苦,说实话很久没有这样大胆把自己所想、所看和接触到的一切用文字这种方式把它表达出来。

我被关押的劳教所大队强制奴役劳动,刚开始是从早6点生产至晚8点,有时为了创造产值私自加班加点从早上4点一直干到晚上12点,甚至1点。在6月份为了抢生产任务,有的小队早3点起床,晚12点就寝,每当有上级(包括所长)来大队检查时就停止生产,把平时生产的小鸟都藏起来,等检查一过又继续生产。就是大队对所内也弄虚作假。

平时如旅游鞋的鞋带、玻璃瓶子,这些都视为违禁品,一律上交,等到生产劳动时什么刀、剪子、镊子、夹子、刻刀,棒子这些都可以随便用,因为可以为恶警们挣钱。各种制度在这里简直形同虚设。

这里只要你“决裂”,用钱送给队长和管教就可以减期,一千元可减一个月。在这里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我在这里呆了快两年了,我有时真的无法原谅自己。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许多次从这魔窟走出去的机会,可是我因为人心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许多机会,至今还在消极的承受这一切。现在我最大的执著就是时间。我快到期了,我知道现在在这里呆一分钟都是对邪恶的纵容,应该用正念闯出去。但当这个想法一出时,马上就有不正的思想干扰。还差三个月就解教了,忍一忍就可以回家了。其实这颗心可能就是阻碍我走出魔窟的最主要原因。刚开始到劳教所时我根本不承认非法判我二年的期限,采取了各种方式进行抗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人心的暴露,不知什么时候我渐渐地不知不觉承认了这强加的二年劳教。

近一个时期以来我悟到不能再配合邪恶,应主动抵制,开始不参加生产,恶警们伪善地对我说,不用多干,能干多少干多少,还让排练节目,我知道这是它们变相的一种更加隐蔽的迫害。就坚决抵制,无论恶警们采取什么方式我都开始不配合,其实从法理上我也明白应再进一步主动清除邪恶因素,要求立即无罪释放,但心里还是有执著放不下,好象缺乏一颗持之以恒的证实大法之心。正念不足时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因为怕心而不敢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如穿劳教服、戴名签、吃劳教饭、劳动、生产和所谓的学习,这都是应该全盘否定的。但因为有人心,有时想正法快结束吧!而不是主动的去清除邪恶,每当想起这些时我心中非常的难过,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首先把我不好的心暴露出来,写出来,暴露的一干二净,那我想剩下的问题就是我如何去做的问题了。

我会以法为师,放下自我,越做越好的。

容儿(化名) 2003年7月9日 于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