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裂书”由来:七昼夜不让睡觉 捆住身子强按手写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暴行改变不了修炼者的信仰


【明慧网2003年8月5日】我和另外两名同修去散发真象材料时,被当地的恶警非法抓捕。在逼问口供的时候,那些恶警气急败坏地说:如果再不说出姓名和材料的来源,就扒光衣服到外面站着……。第二天,它们把我们送进了吉林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它们利用那些刑事犯来严管和打骂大法弟子们。有一天,进来一位十八、九岁的女孩,她的罪名是“法轮功盗窃”,大家都感到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偷了一部移动电话被派出所抓住,在取供后,恶警威胁她说:你对别人说是法轮功盗窃,如果不说就重判你。恶警的目的就是为了栽赃陷害,好得提拔和“奖金”。我们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向她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和做人的道理,使她彻底明白了一切,发誓不再做坏事了,今后,要像大法弟子一样做个好人。

那些邪恶之徒未经任何手续就将我们送进了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当天,它们运用了最残酷的刑罚。那些犹大们用车轮战,日夜轮换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不让睡觉,逼迫放弃修炼。五天五夜后,她们看我还在坚持,第六天,又用了另一种邪恶手段,称其为“剖腹产”。六个人把我按在地上,我起来反抗,于是,她们用绳子捆住我的手脚,强行拿着我的手写决裂书。我的手脚虽然不能动,但我的嘴还能用,于是就大声喊:你们这样是在犯罪呀,那东西不是我的心愿不起作用。可是,她们却无动于衷,拿着这抢来的东西去骗别的大法弟子。为了不让这罪恶的东西作恶,我借写思想汇报之机,写下了郑重声明。这一行动又激怒了那些恶警,它们又对我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开始时,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接下来是长达三个月之久的白天参加劳动,晚上睡半宿觉。

2002年10月,也就是十六大召开之前,邪恶之徒对大法坚修者进行了又一轮的残酷迫害。白天,让我在寝室里面对着墙站着,夜里让我站在走廊里,这样我又过了七天七夜,邪恶之徒让我放弃修炼大法,我不会让它们得逞的。它们拿出各种邪恶手段来对付我,都没有达到其邪恶的目的,就不再管我了。

一年多的魔窟生活,我却更加坚信大法,恶警用加期的办法也阻挡不住我走出人间地狱的信心,更阻挡不住我坚定不移的正法之路。一年多来同修们在艰苦的环境中仍然用各种方式证实着大法。她们有的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有的用洪亮的声音窒息着邪恶,有的用手中的笔来揭穿恶警的阴谋……。这些方式都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然而她们也遭到了野蛮的灌食、污辱、殴打、电棍电等惨不忍睹的迫害。

我记得有一个叫李聪的女孩儿,今年21岁,被关在一小队。一小队恶警管教叫袁影,非常邪恶。自从李聪进了劳教所后,被用各种办法百般折磨。有一天,恶警没有任何理由把她叫到管教室里,不容分说就用电棍电她,足有一个多小时。里面不时传出惨叫声,听得我们的心在颤抖。从这以后,这女孩儿的左脚筋萎缩了,整个左腿不能走路,就是这样那些邪恶之徒还用恶言污辱她。另外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名叫李淑影,她的丈夫被恶徒折磨致死,她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进行绝食抗议。恶警王晶等强行给她灌食,还逼着她到各个小队向其他劳教人员讨营养品。最后,这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双腿瘫痪不能动。一位叫帅亚珍的同修和李淑影都被关押在四小队,今年64岁。这个小队的恶警王晶,不管你岁数有多大,也不管身体怎样,它肆无忌惮的随意就迫害大法弟子。有一天,这个同修由于不愿做违背大法的事情,王晶就殴打她,她不从,王晶就叫来四、五个帮凶把这个大法弟子拖到了管教室,把她按在地上毒打、用电棍电她,并用脏抹布堵她的嘴,不许她喊叫。

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一年多的劳教生活见到得太多太多,不能一一写出,只写出这几件来让大家看清江氏集团操控下劳教所的丑恶嘴脸,不要再上当受骗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