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回顾:佛光照亮我的家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编者按: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在长春公开传出,为什么短短七年时间内就吸引了一亿学炼者?除了继续发表正法修炼时期的修炼体会和见证文章之外,本网站还将陆续刊登1999年7月镇压开始之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下的部分修炼心得体会。无论这些学员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安康,他们当年和平时期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文章都不失为一段历史的真实记载和见证。

* * * * * * *

我家住武汉市,今年五十二岁,学法轮大法已经两年了。在修炼中我体会到,身体上的病业受点痛苦,忍一忍,咬咬牙,一般来说还容易消,也比较好过去,而在心灵上的考验是很难过的。

有这样一件事情一直压在我心上。由于我的脾气坏,争强好胜,常常为了一点说不上嘴的小事与丈夫吵起来。吵架时,他嗓子高,我比他更高;他火气大,我比他更大;他骂的凶,我比他更凶。我从来也没有输给他。这样争来斗去,结果在十三年前造成一家人分成了两派,他和大女儿是一派,我和儿子、小女儿又是一派,三室一厅的住房一分为二,他住前房,我和小女儿住后房,儿子另住一间;一个阳台被墙隔开,两派各一半;吃饭各自起伙,各花各的钱,各做各的饭。有一次儿子和父亲打架,打的满地打滚,把屋子里的东西摔的横七竖八。就这样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母女之间、父女之间成了水火不相容的冤家对头。十几年来,这件事就象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上,尤其炼功之后,总感到这一心病不去掉,家庭矛盾不解决,就会直接影响我的修炼。通过学法,我开始悟到这事有一定的因缘关系,也许是我前世欠他的债。

去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大女儿下班回家,为一点小事我说了她几句,她不但不接受,反而暴跳如雷,说:“爸爸跟你离婚,多次要你滚,你老不要脸,硬是呆在这里不滚……”她边骂边拿菜刀在桌子上拍,扬言把我杀掉。这时,我心里忍不住了。我说:“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如今你却要把我赶出家门,还要杀我!”我要和她拼了,我就打了她。那天,我丈夫也在家,可他不但不制止大女儿,当我要求女儿道歉时,他反而袒护说:“我们杜家没有赔礼的习惯!”拦着我,不让打。紧接着,儿子,小女儿也来帮我,一家五口,打成一团。我当时想:大女儿过去从来没有这样骂过我,她之所以有这样的胆子,是丈夫支持她的结果,也是我俩关系不好造成的。楼上楼下的邻居听到吵闹打骂声都来了,他们说的说,劝的劝,看的看,屋里屋外,乱成一片。

不知为什么,这乱哄哄的场面反倒使我清醒起来:再这样闹下去,怎么收场啊!别人会怎样看待我,议论我?要知道,我是一个炼功人哪!以往发生矛盾,我总是向外求,怪对方不好,这符合大法的要求吗?大法一再要求我们向内求、向内找。这个家搞成这个样子,我是有责任的。想到这里,我也不考虑自己面子不面子的,就当众向丈夫跪了下来,我边哭边说:“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跟你闹了,以前的事,过去也就过去了,我再也不跟你闹了。”我的儿子和小女儿见我这个样子,也哭了起来,同时也向他爸爸承认了错误,说以前有错的地方请爸爸原谅!接着我把丈夫叫到儿子房里進一步谈心交心。我说:“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不要再提了,都是我的错……”我俩一直谈到深夜两点半钟。然而十三年的矛盾绝不是通过一两次谈话就可以解决好的。

第二天我从炼功点回来,小女儿见了我就说:“妈妈,你不觉的昨天发生的事来的很突然吗?姐姐从来没有这样骂过你,而且还拿菜刀要杀我们,样子又是那么凶,我看可能是李老师来考验你的,看你能不能忍?”这时我猛然想起李老师的话:“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转法轮》)我想,小女儿又没有炼功,她怎么会说出这些话来呢?啊!也许是李老师在考验我的心性,借小女儿之口点化我。我为什么还不悟,为什么守不住心性呢?我难过的哭了。

我决心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定要和丈夫和好,使子女们有一个安定祥和的家。儿子和小女儿也很支持我这一想法。第三天早上,儿子把他和爸爸之间的阳台隔墙拆掉了,小女儿也把她爸爸床上用品洗的干干净净。我正在打扫丈夫的房间,他回来了。一進门,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是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还骂:“不要脸的,谁跟你和好呀?!”要是以前我早就和他干了起来,现在我是炼功人了,要按照老师教导的去做,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看我不还手,就跑到阳台上大声的骂我,骂的四周邻居们都听到了。正如李老师所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他骂些很难听的话,句句刺激着我的心灵,他的骂声传到邻居当中,声声都在败坏我的名声。幸亏我有大法在心,我要用大法的法理来指导我的思想与行动,我心里只想到“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我感到昨天当众给丈夫下跪,是委屈求全之举,实质上还是常人之忍。想到这里,任凭他怎么骂,也不管他骂声有多大,骂的多难听,我都忍了。因为我认识到这是我自己造下的业债,应由自己承受痛苦,把业债还掉。否则师父给我设的关过不去,我的心性也提高不上来。如果我还象过去那样与他扯皮吵架,那我就不是个修炼者了。见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感到很吃惊。慢慢的他的火气也降了下来,就到单位上班去了。晚上回来,他又骂了很多难听的话,我还是忍住了,没动气。最后他说:“你是不是脱胎换骨了,怎么变了一个人了?”我说:“是的,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要做到“真善忍”。”他看我真的变了,真的忍了,沉思了一下,他翘起了大拇指说:“我真是服了你们法轮功了。”就这样,我们十三年来的矛盾,在常人社会任何力量都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在法轮佛法的威德下化解了。

现在我们一家人从新在一起生活了,一起开伙,一起吃饭。从不叫爸爸的儿子,亲亲热热的叫爸爸了,小女儿热菜做饭等她爸爸回来吃饭。我终于有了一个安定祥和的家了。更可喜的是,我丈夫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儿子、小女儿也走上了修炼之路。是法轮佛法改变了我这个人,也改变了我这个家。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佛光照亮了我的心,也照亮了我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