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嫂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9月11日】我管她叫金嫂,是因为她有一颗金光闪闪的心。金嫂是S市纺织厂的一名女工,平时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平平安安,只是金嫂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经常卧病在家,很少与外界来往。除了去附近买菜购物过日子,几乎没有其它的社会交往,就是去离自己住的区稍远一点的地方都会迷路。这一切构成了金嫂前半生的生活,直到遇见了法轮大法。读了《转法轮》金嫂就觉得自己有救了,一炼功也有了切身的体会。

对于修炼,金嫂的认识也很简单,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金嫂在学法上很精进,从不浪费一分一秒,炼功也是一样,就这样金嫂每天除了必要的家务事就是学法炼功,期间出现了多次的消业状态,但是金嫂都以修炼人的状态走过去了。我问金嫂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金嫂说每天打坐时浑身上下酸痛,双脚肿痛发黑,有时甚至有出血现象。金嫂说:“我相信师父,我们修炼人就是在磨难中修炼,这点苦,这点难都过不去,今后怎么修?”就这样金嫂越过了自己生命的垂危线,人的脸色也红润了,身边的亲人也切身感受到了她的变化。

99年7月,当法轮功遭受迫害后,金嫂的心万分焦急,看了师父的经文后,金嫂心中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北京证实法。可是别说是去北京,就是在S市也找不着方向的金嫂犯难了。也许是金嫂的心很纯,不久就有一个同修来给金嫂指路了。有了第一次上北京的经验金嫂就不愁了,由于第一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没能站出来证实法,这一点构成了金嫂的一大遗憾。没过多久金嫂又同另一位同修上了北京信访办,结果被公安遣送回了S市。上了飞机金嫂才发现自己坐在头等舱。飞机一到S市,机长对前来接她们的公安说:“就是她们两位”,然后转身对金嫂说:“请”。踏着红色地毯金嫂走向了已经等在那里的公安和他们的车队。后来金嫂对我说:“我当时就感到我们做的事是多么的伟大!”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金嫂又回到了正法的行列。

2000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期间,公安对S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抓捕、谈话、电话,不准法轮功学员上访。然而就在大会开幕的时间金嫂又一次独自进京,走进了天安门。被带回来后才发现金嫂是S市唯一进京的人,市里的领导和公安指着她问:“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吗?”金嫂坦然地说:“什么时候?我们正法还需要什么时候?想去证实法就是时候。”瞪大了眼睛看着金嫂,公安们觉得无话可说。这一次金嫂被刑拘了,在刑拘期间,金嫂没有挨打,因为金嫂很坦然,一个月后金嫂又回到了证实大法的行列中。据金嫂说,这个月也过了不少的关,但是总体上对法的领会更深刻了。我也感觉到了金嫂的变化,这时的金嫂已经没有往日的文弱和结巴,说话时给人一种果断、清晰和坚定的感觉,谈话中不时露出智慧和思考的光芒。我问金嫂:“关押期间有没有让你写保证之类的事?”金嫂说:“我当然不会给他们写什么保证。”

对于金嫂的举动很多人不理解,有的说去上访过一次就行了,干吗要一次又一次地去呢?家里的人就更不理解。金嫂说:“修炼就是按师父说的去做,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认为我做的事就是最伟大的事。”

因为没有在天安门前拉开那面漂亮的横幅,金嫂总觉得心中有什么事没有完成。2001年金嫂请人做了一面“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的横幅,又一次独自上了北京。据金嫂说:“只有这一次才真正表达了我证实大法的心愿。”刚进广场时金嫂说自己的心还有些不纯,想跟着别人一起打开横幅。于是就坐下来等,等了2个多小时都没有人展开横幅,于是金嫂终于悟到了:修炼不是跟着别人去干什么,或者说借助于别人的力量去证实法。当金嫂展开了那面红绸做的横幅时,后面又有人跟着打出了横幅。当金嫂说到这里时,我也被她感动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随着金嫂的述说,我仿佛也看到了那面漂亮的横幅飘荡在天安门广场,那是一幅美丽、壮观的画面。

金嫂回来被刑拘了一个月后又被送到了劳教所,可是又被劳教所退回来了,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接着金嫂又回到了讲真象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