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正念闯关

【明慧网2003年9月13日】“当邪恶在发挥它那个邪恶的时候,表现是不可一世的,落在实处时是很虚弱的。当然恶人在为邪恶表现时,只要大法弟子无漏的正念表现一强,恶人就心虚,甚至被正念所治,就是这个状态。”(《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7月1日晚上10点钟,两名镇干部到我家,我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十来分钟后,突然闯进来一院子恶徒,我大声喊,他们就用橡胶棒毒打我。我和我爱人被强行绑架。我们发出坚定的一念,决不能配合旧势力的安排,让他们怎么把我们拉走,怎么把我们送回来。

当时总共来了11辆警车。市610、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镇派出所,刑警、武警,约七、八十人进村。武警持枪把住村里各个道口,威胁群众不许出门,否则就开枪。

把我们绑架到县公安局后,十来个武警把我们从车上拖下来一阵乱打。用皮鞋拧我的脚面,致使脚面发青,肿了好几天。我爱人的头发被揪下来好几缕。他们用细绳给我们上绳,绳都勒进了肉里。接着就把我们送往市里。到市里后才得知,不修炼的大儿子在第二天中午也被绑架。

恶徒们开始对我们进行审讯。无论他们问什么我都不语。他们问:“你知道为啥叫你来吗?有人说去年在你家里开了两次法会。你的事牵扯到好几个县,这事已捅到省里。只要你写了‘保证书’、‘悔过书’就让你出去。”我不理他们,并绝食抗议。他们看我们不吃不喝,就恐吓道:“你想通过绝食出去,别想。这里跟在县里不一样,想绝几天食就出去。不要想这个事,绝食有办法治你。我们已向省里请示过了,死后就送你进火葬场,骨灰给你邮回家就完事了。”

第三天,我吃了一个馒头,喝了几口水。吃完后肚子特别疼。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抵制迫害到底。我仔细想了想这几天的事,他们为什么说事已捅到省里,为什么说绝食死后就马上火化。这不正是象师父所说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明白了,旧势力就是在拿生死考验我,妄图摧毁我的意志。我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于是我继续绝食抗议。

过了两天,他们开始给我输液,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对他们说:“我是在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江××私定法律,做好人就犯法。我不接受。我绝食是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姓崔的局长又找我谈话。问我绝食是不是受电视的影响。我说:“炼功人不杀生,这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讲的非常清楚。而电视上说炼功人杀人,这全是造谣。这是江××为迫害法轮功编造的弥天大谎。我越看电视越坚定,也越看清了江××的邪恶嘴脸。”他说:“你绝食就能回去了吗?”我坚定地说:“我想走就能走。不过,这一次你们兴师动众把我绑架到这儿,我也没打算回去。你们说已请示省里,死后就火化,骨灰寄回家。我的命都不要了,还要骨灰干什么,你们也不用寄了,随便放个地方就行了。”他又伪善地说:“你有三个孩子,只有一个家,难道你不为他们负责吗?”我对他说:“不是我不管他们,是江××制定邪恶法律,专门迫害好人。他害了多少无辜善良的人。一切都是它一手造成的。”接着我开始给它讲真象。我说:“你看着我可怜,其实,我看着你更可怜。对法轮功的镇压是最大的冤、假、错案,早晚要平反的。你没有看过《转法轮》,有什么根据说法轮功不好?你们明明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却还要抓,你们身为一方官员,却不能为民做主,不觉得有愧吗?”他有些无奈地说:“咱是执行者,不当家。”又说我顽固。我说我是在按良心做事,这是对真、善、忍的维护。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人问过我,只是劝我吃喝。第九天,他们铐住我的双手,开始灌食。灌的是米汤,盐水,姜末。灌到胃里烧得难受,全部吐了出来。滋味非常难受,好像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我觉得自己承受到了极限。旧势力的目的就是要摧毁我的意志,走它们安排的路。我想起了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默念了好几遍,不再觉得那么痛苦了。任何难、任何苦都别想动摇我修炼的心,再大的魔难我也要闯过去。过了一会儿,医生过来拔了胃管,我昏倒在地。

第十四天的晚上,一个局长劝我吃饭,说明天就让回去。我摆了摆头。第十五天,省里来人录像。我不配合。他们把话筒送到我嘴边,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像没录成。

他们没有办法,最后只好把我和我爱人送了回来。在危难之中,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都将灰飞烟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