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亲情谈执著和学法


【明慧网2003年9月20日】作为一个人,亲情在我心目中是根深蒂固的,成为修炼者之后也一直没有处理好,连自己都觉得这方面情太重、反而做不到慈悲对待父母家人。这种对亲情的执著,主要表现是心里放不下,总是把父母、兄弟姐妹、近亲远亲都和其他众生区别对待,这里并不单指关心或者不关心家人的浅层表象,更主要是指因为希望家人好而对家人有所要求、觉得自己有理由要求他们,结果他们做不到就会牵动自己的情,反过来却会出现这个情把自己希望能给家人的那个好挡在门外这类事与愿违的因果牵连。比如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特别的讲真象场合,对外人往往比较体谅和理智,而对直系亲属,有些时候自己都知道自己讲理不够,或者用心和体谅不够。为什么?情在起作用,也知道。不仅在关系到父母兄弟妻子儿女的问题上会有所体现,在和朋友以及其他个人缘份比较深的人的关系上都有所体现。其实也不是没修,一直在抑制,长进也有,但好像就是去不了根,好像有个东西把那个执著锁住在心底。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炼功不长功只有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在亲情问题上,自己一直是向内找的,总是能看到自己的问题,可却没修彻底,那问题主要应该出在对法理的认识不足了,所以只有继续修,多学法。

99年迫害开始后,时间太紧了,大法工作压力也很大。在艰难环境中,维护师父和大法自然是第一位的;但渐渐地,自己把不直接和大陆情况相关的、特别是关于自己个人的一切都变成了次重要的和不重要的,而对“自己”的概念界定却包含着观念的成分。比如父母和家人就被自己定义成“自己”的范畴,所以家人的很多需要都成了自己的需要,既然自己连维护大法(那时还没有正法的概念)都忙不过来、生活状态简化到了几乎可以忽略的地步,那家人的很多要求也就被当成自己个人的东西忽略了。很快,现实一再向我证明这样做是不对的、至少必须要用家人能理解的角度和方式讲真象,因为从常人角度来说,一个家庭里大家之间在重大问题上需要有基本的共识;从修炼角度来说,家人知道真象对他们自己的现在和未来都是非常重要的,修炼人对家人能尽的最大的善就是帮助他们在如何正确对待大法这个问题上有个好的选择。

自己的心态调整之后周围的情况有很大好转,家人不但越来越支持,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了(其实都是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自己心里越顺应大法的要求修心性、善待周围一切众生,那周围的环境也就相应地越来越得心应手)。然而,我心里知道,自己有时候还是动一些心念,那个情的影子还在,时重时轻,其他方面的心性考验来的时候,情也容易被带出来。父亲去世后,更感到情这个问题严重,好像那个深藏的亲情的根本没有连根消散的迹象,冒出来起作用的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有的时候不得不强忍。“怎么回事呢?卡在哪里了呢?”工作的间隙这个问号一再浮现。“接着修吧,继续学法。”答案每每如此。

很长时间以来,因为太忙,学《转法轮》和新经文比较多。这一天,我拿起了《转法轮(卷二)》。本来只想温习一下《佛性》这一篇(这篇经文和平修炼时期曾经读了又读、爱不释手,感到奥妙无穷,99年以后读得很少了),结果一读而不可收,一口气把整本卷二全部学了一遍。“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佛性》)无意中,找到了导致自己长期对亲情的执著放不下的一个观念——认同儒家思想的思想(这是障碍之一,另一个已经搬去的障碍是对家庭关系有常人式的向往与追求,不是指外在形式和状态,说家庭成员之间如何和乐、相互理解、各尽其职,而是心中曾对美满家庭有一份不愿放下的执著,达不到时思想就会在情的问题上纠缠或者言行上有所表示)。

说来平常,这次学法过程中在读《不修道已在道中》一文时,师父让我明白,孔子所传的儒家思想是做人的道理,大法修炼要完全按照大法修炼的理走才能修上去。儒家是讲亲情孝道的,父母夫妻儿女各有其道,很强调这个;而佛家修炼已经超越了这个范畴,“佛家把人世间的东西看得很轻,他认为人活在世上,生生世世不知有多少父母。你把这些执著心全放下,清清静静地去修,你才能修成。都是执著心,把儒家思想放里之后就出现亲情的执著问题。”这个道理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只是以前学了之后没有用心对照自己的思想言行,所以未能同化这个法理,加之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习惯于执著的状态了,遇到矛盾时还想不起来师父讲的这个法。这也就是没学好法和没学好法所带来的问题吧。

还有一个原因是过去一直觉得儒家思想都是让人如何在常人中做好人的,大法修炼也让我们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也讲孝敬父母教育好子女都是应该的、必须做好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忽视了做人和修炼之间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大法修炼(特别是正法修炼)不但直指人心(要求做到对家人好但心里不能执著于此道),而且有更高要求(要放下情生出慈悲,对谁都慈悲,无论对父母家人还是路人,特别是正法期间在关系到每个人前途的最根本的问题上要与人为善、帮人明白真象以便对方在正法结束之后有个美好的生存状态),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眼前的衣食住行上“对家人好”就完事了。在矛盾当中,也就是亲情能刺激到心的这段时间内悟到这一层,心中常年不去的那层雾的根源瞬间消散了,天地更宽广了,身心更清澈了,我知道今后面对很多事情自己都能更象个大法弟子了,常人也会感觉到我们更善、更纯正、更值得信赖。

当然,长期起作用的观念,要真正从物质上彻底清除其影响,法理悟到之后还需要一个明明白白的清除过程。因为人的观念会产生思想业力,那个思想业多了也会反过来对人起作用的,它不会也不愿意自行消亡。那么发正念时加念清理、每次冒出来时都坚定、理性地清理,同时借机在心中温习一下法理,那么就会很快修过去。如果法理上悟到之后又遇到“反复”,就糊涂了,把思想业当成自己,还说“我怎么还这样”,如何如何,陷入自我评价或者自责中去了,那就等于上了思想业力的当,会浪费宝贵的正法修炼时间。

一点修炼随笔。都是个人当前修炼状态下的认识。修炼过程中很多事是举一反三、一通百通的,所以写了出来,但愿对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有些许参考价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