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眼里不揉沙子”说起


【明慧网2003年9月3日】记得刚修炼的时候,有一次遇事心里过不去,同修说我“眼睛里不揉沙子”。当时我也知道自己有这种心态,但一时很难从法上理解,为什么“眼睛里不揉沙子”会妨碍修炼,心想:沙子就是沙子,任其揉在眼睛里怎么行呢……。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最近看到一些在同修在别人过心性关的过程中采取一种支持谁或者不支持谁的态度,也有遇事打抱不平的,我想重提一下旧话,和大家交流,抛砖引玉,共同精进。

其实“眼里不揉沙子”是一种常人观念的反应,修炼人不是这么看问题和对待问题的。记得那时候陷在事情当中的时候,看见的都是对方的不足、执著和错误,越看越觉得自己看得清楚,学法时也会想到用法来对照他人的行为:你看他/她一点也不象个修炼人,师父这不是说了吗,应该如何如何。于是更确认了自己的观察和判断正确,时常心里愤愤不平或者振振有词地举例说对方如何执著和不对,结果好长一段时间自己都处在同样的矛盾环境之中不得解脱,对大局同样也没起到善化的作用。后来有一天学《转法轮》的时候,看到第一讲中“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一段,终于心里一亮:师父这里说的就是我的问题呀!很长时间了,自己一看到同类矛盾就表现得心有不平、想法很多,这不是长期滞留在一个修炼状态中的反映吗?怎么还盯着别人呢?应该赶快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不提高心性,光想让外部环境改善、让别人改变,典型的向外求。师父说,“你一味地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转法轮》第六讲)这法不是光给别人讲的,自己也在其中啊!

说来也有趣,想到这一层,挺长一段时间困扰我的难题,就此开始化解了,自己的这个执著那个执著纷纷被找出来了,于是我开始明白了,对于修炼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沙子不沙子的问题,而是看到问题时自己如何保持大法弟子的心态的问题。在别人的执著表现出来的时候自己动了心,首先应该冷静地找找自己为什么动心,看看那个动心背后是自己的什么执著,去掉它。至于别人的“沙子”(不纯净的地方),那应该本着完全为对方好的基点善意地提出来,但不能执著于别人的执著,更不能有情绪、或者用自己理解的法理去要求对方的言行如何。换个角度说,修炼是修自己而不是修别人,当自己盯着别人的问题来论是非对错,掺杂人的情绪而不约束自己时,这不是忘了自己是个大法弟子而且任由常人观念左右自己了吗?师父让我们“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论语》),这个法理包罗万象呢!

当然修炼是涉及自己思想和身体中所有粒子所有空间的净化的,哪里不纯净也不行,同样的问题这个层面修过去了,其它层面也要达到新宇宙的相应要求。后来还遇到过性质相同的问题,也是靠修心性才逐渐能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对待的。比如说有段时间同修表现出来很强的人心和变异,而且在正常的常人社会中也被认为是很不好的,自己的心就被在常人中做好人时的是非标准和道德观念带动了,陷入到不愿意、也不知道如何与“这种人”来往的认识矛盾的状态中。(以事论人本身就是常人心的表现。对修炼人来说,一件事情做得好,并不代表这个人总体上修得有多好,一件事做得不好,也不能以此给这个人下什么结论,因为修炼人修好的地方已经隔开了,看不见了,不好的地方需要去才表现出来。)

其实心里不舒服就是心被带动了,被矛盾中那些同等层次中的物质纠缠上了,正好是自己需要进一步去除观念的时候,哪怕是在常人中被认为是好的标准和观念也得去,因为那不仅是常人社会的水平,离大法对大法弟子在不同境界中的要求相差很远,而且是属于旧宇宙的,根本不允许带到完全纯净的新宇宙里去。

好在修炼以来,遇到真正烦扰自己的问题时,一般都知道放下手里和心里的东西,来个加强学法(就是比日常花更多的时间学法、多学几讲,或者一下学很多辅助材料)。实践证明,学法能让自己静下心来,学法能纯净思想,学法的过程中就在破除种种执著、障碍与观念,学法的过程就是直接得到师父直接启发和教导的过程。当然,学法也是努力达到法的标准的过程,是一个无所求而自得的过程。在学法中,我一次又一次地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心性修炼是贯穿始终的,要提高心性就要有能触及到自己心灵的人和事,大法的慈悲和恩惠来了怎么可以躲开不接受呢?修炼人提高心性时是不触及到心灵不算数,怎么又去想对方如何对错、而不先看自己如何动心呢?思路不同了,观念转变了,心性提高了,原来勾心闹肺的事瞬间就变得遥远和淡漠了,自己也更能做好一个大法粒子应该做好的事了。当然,只要修炼不结束,总还会有其它让你修炼心性的事情来,看你怎么对待。说来修炼就是这么简单又超常。

顺便一提,每天看明慧网,看到大陆消息和迫害案例中有很多类似的内容,比如哪个地区有特务参与迫害,或者出现犹大了,同修发出消息和呼吁固然出于希望广而告知、减少损失这样的大善之心,但有时候外求的心态(不是指表面形式,外求的心念在字里行间所带的能量中)也比较明显:比如希望大家靠常人识别异类的方法予以抵制和隔绝,或者希望常人社会的正义人士、人权组织搭救我们于危难之中,等等。(这里不是指那种为了救度世人而用符合常人社会的方式呼唤良心和善念的情况。)对于当地学员做事不在法上的情况,周围学员有时候觉得自己没有说服力,也表现出比较着急,向外求;或者资料点被破坏了,周围学员都在分析被抓的学员事前如何没按法的要求去做,希望别人能吸取教训。看到这些消息,一方面深切感到得抓紧时间,更深入广泛地讲清真象、揭露迫害,另一方面我也想,这些消息和事例中包含的修炼因素也是不容忽视的,而且是很根本的。一个地区的问题其实是大家每个身在其中者的问题,每个人一份,构成了那个整体的损失,比如集资问题,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解法中已经明确讲过,可是为什么有个别地区还在发生呢?固然有协调人领头的部分,但是其他同修每个人是在什么心的左右下才会随和错误的做法而不是坚持以法为师呢?都需要自己去找自己。特务给大家造成迫害的情况也是如此,如果观念转变了,看见有特务活动的迹象大家都加强学法修心,用正念对待(而不是人心浮动、杂念丛生),那特务只有面临被同化或者自行远离两种选择,根本没有继续迫害的市场。所以说,如果真的大家都坚信和记得师父讲的所有的法,平时都能静下心来学法,问题来了及时把自己那一份执著和观念放下,修上去,那个整体的矛盾和损失就不会再是那个样子了,而且很多情况下那个矛盾和迫害根本没有发生、存在的物质基础。修炼是超常的,世间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根本也是由其它空间的因素造成的,而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不能陷在人的观念和人看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中。

大道至简至易,真善忍是涵盖一切的。如果我们修得很琐碎繁杂,很多细小的具体事都需要“领导”或者第三方出来评个理,或者借助一些常人的方法缓解压力,那只能说我们自己把路走窄了,没有领悟大法和修炼的真谛,说明需要我们好好学学法,真正回到大法中来修。当年释迦牟尼佛的“戒定慧”能让人修到如来果位,其实今天师父传给我们的大法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法理融汇贯通了,都能一通百通,修到人的语言无以形容的高境界中去。

当然,修炼人要学好法、时时向内找(听起来象老生常谈,其实至关重要),这不仅是个人提高境界的需要,也是救度世人的需要,是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责任心的体现,是师父正法对我们的要求,关系到新宇宙的未来,而不是我们个人愿意精进时就要、贪图常人生活时还可以不遵守的标准。反过来说,久远年代之前,是我们自己冒天胆下三界,自愿地、明明白白地来等待和同化这些标准的;今生今世,是我们自己选择了修炼之路,自己愿意让师父和大法净化、救度自己的。所以修炼是个百分之百自觉自愿的事,大法弟子不能食言,此一时彼一时也是不守信用和悟性差的表现,每个人要都努力始终如一地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正念就能充分发挥威力,整体一定会好。至于有些人在怕心和执著的左右下,以向内找为幌子怀疑甚至否定师父和大法,那不仅仅是一般的向外找,而且是害人害己的邪悟,危险至极。最近师父在评注《赞颂师父和大法》时说:“此文思想清晰,对师父正法与大法弟子证实法认识非常明确。如果大法弟子都能这样理智、头脑清晰、在证实法中正念正行,迫害就不会存在,邪恶也就无空可钻了。”不管我们是做佛学会、辅导站、协调人,还是做政府工作、媒体工作、办网站、发传单、打电话、唱歌跳舞,等等,师父的话都是让我们每个人好好向内找自己的最好的提醒,每个修炼人都在其中。希望我们大法弟子都不要辜负师父的苦心与佛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