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中修炼自己提高自己


【明慧网2003年9月27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肯定了打电话的重要性及其作用。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又说:“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得睡不着觉——怕。”每次看到这里,很希望自己也能参与打电话,这可以直接和大陆同胞讲真象救度众生,但又感到难度很大,总是拿不起电话来。去年有同修制作了讲真象的录音,决定尝试一下,于是大胆地往吉林省十几个单位打电话,结果比我预想的要好。虽然有很多单位不听,但还是有些人听了,甚至有一个人听完后还说:太好了,谢谢!就这样我走出了第一步。

后来在给乌鲁木齐公安系统打电话时就感到很多人确实想了解真象。记得一次打到某分局,录音放到一半时对方提出:“你不要放了,我们谈谈吧!”我说:“好啊!”。他问:“你为什么不能炼别的气功,非要炼法轮功?”我想,这正是我讲真象的机会,于是我从自己身体的变化情况说明炼法轮功的奇效。当我说到我现在已经是七十岁的人了,从不生病时,他很感兴趣地说:“从你的话语中我感觉到你很精神,不像七十岁的人。”他说,他母亲也七十岁了,但是体弱多病,希望以后有机会也要让他母亲炼。交谈的效果很好,增强了我打电话的信心,就这样从去年坚持至今。在一年多打电话中向无数的中国同胞讲真象救度众生,从中更使我在方方面面得到了磨练和提高,体会也很多。

我体会到打电话是修炼,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讲清真象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象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回想开始打电话时“怕”心真大,每次打电话时不知怎么的非常紧张,不是拨错电话号码,就是还未拨完就被切断,准备好的材料讲起来也会很生硬,身体真的会发抖。在一段时间里思想负担很重,感到难度太大了,心里想,算了,还是让年轻人去打吧。这不是我能做的。反正自己每天去了领事馆和旅游点,而且还要送报纸、寄真象材料,已够忙的了,也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因此起来退却之心。但是冷静下来时,想到师父讲到打电话在救度众生中的重要作用以及师父讲:“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感到自己的心性没提高上来。是啊,讲真象,救度众生难道还讲条件吗?而且我不能只想做自己熟悉的或容易的事。师父在《转法轮》“提高心性”一节中讲:“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再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是啊,修炼嘛,既然要不断地提高,容量也要不断地加大才行。这是正法的需要,也是个人修炼升华的需要。从法理上提高了认识,而且也在不断的提醒自己:我们修的是世界上最正、最殊胜的,应该理直气壮地去讲。怕什么呢?要说怕,只有邪恶才怕,那些迫害者才怕。

一次打到某女子劳教所一个大队长的家中,交谈了近一个小时,从她的说话中看出他们内心是惧怕。这人对我们大法弟子在他们住处墙上写了“法轮大法好!”之后因政府用柏油涂刷,使墙面难看而抱怨大法弟子的不是。我向她说明这是江××迫害所致,希望她能够理解。后来,她又陆陆续续提出:起诉江××有什么用?他在国内不是很好吗?你们师父为何不能象耶稣一样回国替弟子受难等等十几个问题。我都谈了自己的看法。她也默认了。最后她突然提出:如果有些恶警今后出国你们会怎样他们?我就先把国内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高官到国外去如何受到起诉,后来有的判了有罪的情况告之,然后我说:恶警出国肯定是要追查的。如果现在能收敛,那还有救的,否则就没有救了。我打来电话也就是为你们好。从现在起要善待大法弟子。她听了后意外地告诉我两个电话号码和姓名,一个是劳改所的大队长,另一个是610的,现在都在北京,让我和他们谈谈。从这一席对话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内心是如何的惧怕。

打电话中一定要有师父讲的“熔化钢铁的慈悲”救度众生的心态才能收到效果。记得一次给葫芦岛劳教所打电话时,当时由于带着气恨的心态,所以在接通电话后马上就指责对方的邪恶之处,刚讲一句对方就挂了。于是我再拨过去对方根本就不听了。当时我就意识到自己没有善心,只是一种泄恨的心态。后来在打到锦州劳教所时,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当对方一听法轮功就大骂起来,我没跟他争辩,当时我就想到他也是一个受骗者,受害者。我一定要告诉他真象,让他清醒。等他停下来后我很平静祥和地说,朋友,我告诉你海外两条重要消息,请你听听。他听了,而且后来还去叫另一个人来听,从口气中听出像是个领导。我就详细地向他讲了真象,那人一直听着,听完后什么也没有说就放下了电话。看来对他们已经起到了震慑作用,他们真是要睡不着觉了。

在打电话中特别体会到,要打好电话必须要有学好法的基础。今年在向国内打电话时,开始对究竟如何从萨斯切入法轮功真相感到难度很大,而且效果也不好。后来学了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说:“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地、心平气和地去讲去说,理智地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读到此我心中突然开朗。第二天通电话时,由于心态一直平和,从SARS谈起,当谈到提高免疫力、加强锻炼时一下就切入到法轮功,然后一直深入下去,结合回答十几个问题时,讲真象都讲了。交谈很平和、自然、真是对答如流,句句都答在点子上,一下子谈了七十五分钟。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效果会这样好。后来,对方突然惊讶地问:怎么谈SARS会谈到法轮功上来,这怎么联系得上的?这真是神的一面在起作用。

通过打电话这一年多来我不仅去掉了自己的怕心,而且还克服了欢喜心、显示心、求安逸心等执著心。这真是一个修炼过程,全面提高的过程。

在目前中国严厉封锁的情况下,打电话对打破封锁确实有着特殊的作用。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救度众生也就更为迫切。让我们充分地发挥打电话的作用,能救度一个是一个,能救多少就救多少。这不只是救一个人或几个人的问题,而是救一个或几个庞大天体的生命的问题。做好我应该做的,从中修炼自己,圆满自己。最后让我用师父经文《快讲》来结束此文: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