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之路和救度众生之路


【明慧网2003年9月27日】阅读了《赞颂师父和大法》一文和师父评注,我心里猛然一亮,因为四年来,我一直对大法弟子受迫害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以下是我的一些感悟,仅供交流。

四年来,因坚修大法,我的生意被抄,东西被抢走,下岗,关进看守所。我四次到北京上访、证实法,最后一次被抓。在天安门广场的警车上遭毒打,关进北京西城看守所,又遭警察毒打,犯人的各种折磨,后来被送到东北。一进东北的监狱,还没进牢房,就被警察打,眼、鼻子、嘴被打得血肉模糊,接着不让穿一点东西,赤身戴上脚镣、手铐,锁在地板上,半夜醒来眼、嘴粘在一起张不开。又后来被送回当地,监视居住数月后被劳教。在劳教所挖沟、卸车、抬重物,有的五、六十岁的大法学员忍受不了,被折磨致死。有的在劳教所违心地写了象征“转化”的四书,出了劳教所马上在网上声明“转化”所写的一切作废。现在在家,单位保卫处、当地派出所、办事处的人常来家骚扰、“关心”,大法的录音带及一些经文被片警收走。邪恶不仅摧残我的肉体,更可怕的是它们要摧残我的心灵、意志。

师父告诉我们这一切迫害,是因为旧势力执意要对大法、大法弟子进行邪恶考验所造成的,但是师父不承认,要求我们也不要承认,否定它。我心里想着否定它,嘴上说着否定它,其实我并没有否定它,我知道我的一思一念都深深地陷入了受迫害中。

纵观五年来的修炼、洪法、护法、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自己跟着师父走到今天,做了很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不可否认,自己自始至终没有完全脱离旧势力的安排。过去,师父没有讲明“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法理,我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走,不算错,现在师父已讲明了,我再如此就太不应该了。旧势力要对我进行邪恶考验,邪恶生命要对我进行迫害,我的一思一念都在迫害中,配合得多么和谐、融洽。

一台戏,警察演打人者,我演被打者,政府演“迫害者”,我演“被迫害者”,旧势力导演的一台戏演得多么悲壮、荒谬。

难道我来到三界,来到人世,得闻大法、修炼大法,是来承受迫害的吗?不,绝对不是。师父什么时候也没有肯定过大法弟子承受迫害越大越好,师父肯定的是弟子们在迫害中还能坚定大法,在迫害中还能护法、证实法,在迫害中还能慈悲地救度众生。

“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道法》)哪些是人的一面的理解,哪些是神的一面的认识?如果我的认识只停留在常人这一层的基点上或者是和常人的认识是一样的,那一定是人的一面的认识,而不是神的。在迫害中,我坚信大法,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这些常人是看不到的、不能理解的,那么证实法、救度众生就是神的认识。

迫害,其本质是什么呢?“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

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

迫害其本质就是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自己的执著心被触动了,才有被迫害的感觉,当我的执著心、名、利、情都修去了,真正达到了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时,还有被迫害的感觉吗?

“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 “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道法》)我们被迫害,是旧势力抓住我们有常人心为借口,再加上我们心里默认了迫害,一思一念在迫害中,才使迫害成为“必然”、“自然”、“事实”。

站在人的角度上讲,迫害是实实在在的,但站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角度上讲,根本就没有什么迫害。《赞颂师父和大法》中讲:“中心的体会是:无法用旧宇宙的语言所指称、称颂的师父和大法,与这个旧的宇宙、宇宙生命、旧的势力的观念与安排根本上没有任何关系。”迫害、邪恶的考验是旧势力的观念与安排,是大法学员与邪恶生命配合而产生的结果,虽然这些安排师父已讲明了与师父、大法、大法弟子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如果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仍在承受迫害、逃避迫害、抗议迫害、阻止迫害、平反……上,其实已深深地陷入到迫害之中,陷入到旧势力的安排之中。

这和关于“病”的法理有些相同。“病”对于常人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大法学员一思一念还在承受病痛、消除病痛,病是不会好的,当大法学员把心思用到返本归真上,不再去想那个病时,病也就不存在了。

大法弟子揭露邪恶、播真象电视、发真象资料、上访、利用法律控告邪恶之首、SOS救援……做这些,从人的角度上看是阻止邪恶、减少迫害,但大法弟子心中的一思一念应该是洪法、证实法、救度众生。虽然表面上做着同样的事,心性却是大不相同的。我要让自己的思想从迫害中升华到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中,从人的认识升华到神的认识,从旧势力的安排中升华到师父的安排中。

当我明白了这些后,感到一身轻松,哪有什么迫害啊,在劳教所、在家里、在单位、在610办公室、在国外、在国内……都是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好环境,哪里有邪恶,哪里就应该有大法弟子去清除,哪里有众生,哪里就需要大法弟子去救度。

原来保卫处、派出所、办事处的人到我家来,我也给他们讲真象,但却是抱着被迫害、被无辜打压、冤枉的心态在讲,被邪恶之徒蔑视,被善良的人同情,非常不愿让他们来家干扰我,而现在我从心底里欢迎他们来我家,多好的机会,我可以讲真象,救度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最终他们带着对师父、大法的敬仰和对我的感激离开我家,而不可救要的邪恶之徒再也不敢到我家来。讲的还是那些真象内容,发正念还是那口诀,但效果却绝然不同,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

“很多当被打得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北美巡回讲法》)虽然有些大法学员被打时,没有“妈呀妈呀”地叫,表现出常人的英雄行为,但心态却是相同的,也是把这场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大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怎样能够证实大法。这不伟大吗?这场邪恶的安排我们根本就不承认它,但迫害毕竟出现了,邪恶毕竟迫害了那么多众生,我们不应首先想到去抓紧时间救度他们吗?把它当作是一种常人对人的迫害,抱着一颗常人之心想问题:什么时候给我们平反啊?什么时候结束啊?大家想想,这思想是大法弟子应该想的吗?”(《北美巡回讲法》) 

我是救人者,常人是被救者,师父安排的路才是多么地精彩、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