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9月7日】我自九八年三月十日得大法后,读了这本《转法轮》,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我满身病痛一扫而光,同时,心里去掉了对丈夫和家人的怨恨,整个就象换了个人似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看守所,罚款三千元,他们问我为什么进京,我和他们说我今天的健康身体就是在证实着法轮功就是好。

到了七月份,派出所的恶警要非法带走我,说送我去洗脑班,我丈夫和他们讲家里还有两个小孩无人照看,不让他们把我带走,可他们说这是上面让他们这样干的。他们也有压力。

因为我坚持炼功受到恶警的打骂,又送进看守所。十五天后放回家,晚上派出所两个恶警来到我家,以伪善欺骗我和家人说所长找我说句话。结果落入他们早已布好的圈套,他们捏造了一份假材料,就这样我因为一个″炼″字被判两年劳教,送进唐山劳教所。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无罪释放。在劳教所因学法、炼功经常受到恶警和普管犯人皮数霞、李俊青毒打、辱骂。

唐山劳教所二中队为了对付坚定的大法弟子,专门成立了一个严管班,关在小号里,恶警让皮数霞等多名犯人看管大法学员并残酷迫害灌食。在小号里关押的十几名同修,经常被她们折磨迫害。有一个宣化区的大姐四十六岁,她和我说在没来小号之前,因炼功经常遭毒打,双手被铐在树上到深夜二点多。经常被酷刑折磨。她弟到唐山劳教所看她给她带去的方便面和衣服她都不知道。恶警也不让她与家人见面。她母亲病重想她最后一面,她弟弟特地赶来也不允许见。因为她被铐在树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恶警怕曝光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恶行,把我们又关押在禁闭室秘密封锁进行折磨。

因炼功这位大姐又被管班队长张文军把她叫出去铐在树上个多小时,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直到折磨致死。我因为和大姐在一个禁闭室。邪恶之徒为了封锁大姐的死讯,把我和在一起的几个同修秘密调离,以掩盖犯罪事实,现在我写出来让邪恶曝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