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接受海外电台采访的同修的一点建议


【明慧网2003年9月9日】

明慧编辑部你们好:

我想反映一些问题。自由亚洲电台“老百姓的声音”栏目为国内老百姓提供了一个自由发言的场地,很多大法弟子在上面讲真象,一些学员讲人权方面讲得真不错,但是我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希望同修注意。就是有的学员讲高了,让常人理解不了。讲真象是好事,是伟大的,但是讲高了,讲多了,让人理解不了,反而让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产生误解,帮了倒忙。从目前几天收听,节目主持人威联都对有些方面产生误解。如有一个学员说看到有人炼功炼好了,自己也就炼上了,说法轮功是佛法,主持人立刻问:你说法轮功是佛法,那跟释迦牟尼佛有没有关系?学员回答说:没有关系。学员又讲了吃药不吃药的问题,讲到消业,炼功人是消业。主持人理解不了问:是不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炼法轮功都不用吃药了?学员又谈因为是悟性不好等等,没有说明白,主持人问:没好病的都是悟性不好?这几天又一个同修又谈法轮功是佛法,主持人又问炼功治病的问题,同修回答一个病危的人躺在床上,他想自己生命没几天了,一心看书学法,心里什么都放下了,渐渐的他能下地了,他能走路了,上医院一检查肿块消失了。主持人立刻问:是不是学法轮功病没好的人都是心不诚?由于同修没有解释好使主持人一直没有明白,同修又说了一会儿,主持人就不耐烦了,说:对不起,时间到了。

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讲真象要用心为世人着想,不能想当然地讲到哪里算哪里。我们讲超出一点常人的理,常人都不接受,他们认为不符合常人的逻辑,你再一谈佛、神等他们更认为你们是宗教、是迷信。特别是自由亚洲电台覆盖全国,什么样的听众都有,甚至有不相信大法的人竟然打电话说一些攻击大法的话,很不好听。还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直接向大法弟子提出一些问题。如果我们在私下里和一人、两人谈稍高一点,发现他不明白,我们可以慢慢解释,而在大众收听的电台上谈佛、神、消业等在当今现代无神论的社会很不合适,我们要按师父告诉我们的去做,千万不能讲高了。我们很多弟子讲人权、信仰自由、遭到迫害等,主持人和很多听众都接受,我希望同修注意,这个问题影响很大。我建议最好事先像有的同修写好一篇自己要说的文章,自己看看不信神的人们能不能懂你说的话,这是对众生、对法负责的表现。主持人提出的比较尖锐的问题我发现一直没有大法弟子回答清楚。

我本人也不一定回答得好,请看看是否可以这样回答:法轮功说修心性,而现代科学也发现人的许多疾病都是不正确的心理、精神状态造成的,如抽烟、喝酒、生气、过度高兴、恐惧、心里执著过重,放不下钱、名、利、亲情等等,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出现各种病。而法轮功讲修,放下这些执著,使自己清静、使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在打坐中,在自我调节中使身心健康。这样从一个比较浅显的层次中讲,人们或许容易理解。如果主持人还是那个问题,我们就告诉他,每个人自我调节能力不同,所以健康情况不同,有的人如抽烟、喝酒、生气等等恶习改的慢,他的身体好的就慢,而有的人本来他就没那么多毛病,他好的就快,再加上天天早起到公园炼动作,这样对群众都有好处。这样至少人们不会误解这是什么教,是迷信,最低起码认为是体操锻炼身体。至于超常现象那有待于科学进一步探索。如果你公开说看几天书就能好病,常人怎么能理解。我真的听过常人这么问:“看看书就能好病?我不信”。所以我们按常人能理解的中医理论和西医理论去讲,这样有理可论。

另外,建议经常接受电台采访的同修们能够在不影响修炼和证实大法的情况下提高一下自己的学养,对西方社会的自由和人权的理念、对中国近几十年的历史、对西方社会的宗教、文化、对正见网上登载的西方科学对一些超常现象的研究、明慧网上一些比较好的评论多做点了解,同时考虑如何在电台的那种极其有限的时间内以一击中的的效率一下子讲到点子上,讲到听众心里去。在采访前一定要做一下预演。这是我们对大法、对众生负责。当然,最重要的,是坚持学法,坚定正念,法能给我们一切智慧,师父的法身会安排我们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据收听自由亚洲电台,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希望解答:

1.经过鑫诺卫星事件后有人问:法轮功为什么总是回避政治,如果站在政治立场上可以会有更多的老百姓支持。主持人回答:这得法轮功方面人士回答这个问题。

2.有人直接向大法弟子提问:看到大陆某权威批判法轮功学员谈到王进东两腿中间汽油瓶子的问题,他用什么燃烧力学等等歪理进行掩盖,圆谎,此人希望解答。

3.还有人想上大法网站,登陆不了,不知网址。

另外,我发现有的同修讲真象时语气不善,一听到有人说大法不好听的,或者似乎指名道姓,语气中就跟人斗了起来,一种以恶治恶的气氛。这样我发现使人十分反感,因为无数耳朵听着你的一言一语。其实遇到矛盾时被人的情绪带动,对讲清真象只能有害而毫无益处,抵消、甚至破坏着自己希望通过介绍真象、救度世人的努力,所以作为大法弟子必须要时时处处用大法要求自己守住心性,保持冷静理智的心态。还有人听信了江集团的谣言,问:法轮功为什么“自焚”;4.25“围攻政府”和“投毒”等等尖锐问题。现在这个节目已经成了正与邪较量的场所了。所以我希望同修写好以上要讲的文章与大法在国际形势与审判江××等事件,千万写好再讲。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你们一定要理智地在做。你在讲清真象中,你超越一点人的道理的时候人就接受不了,所以你们在讲真象的时候,一定不能讲高。你们知道的都是神应该知道的,是我讲给你们的,不是讲给世人的,所以那些事情是不能讲给常人的。你们只能够讲我们是遭受迫害的,我们的真实情况,我们是好人被无辜地迫害,信仰自由遭到了践踏,人权遭到了践踏,这个他们都能接受,马上就会支持你同情你,那还不足矣吗?你非得让他知道那么高的理干什么?知道这些,世人就会说法轮功是被迫害的,而且迫害者那么邪恶,他就会去说,这不就足矣了吗?当然你是想让他成为大法弟子,但是现在很难做到,旧势力在阻碍。特殊的师父都会管,可是他没有那个心,旧势力也在挡着。我们现在第一任务就是让他们知道真象。那个特别好的你会碰到,你跟他讲多高他都能接受,那你就跟他去讲,那就没有关系,那样的没问题。尤其是有些政府官员,你去跟他讲这些,他是搞政治的,他满脑子都是政治,根本不会相信的,那不等于是你不但没救他还往下推了一把吗?是不是?”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师父还讲到:“旧势力认为正法时期的修炼与证实法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情,别人不配参与的。在这种情况下,世人对大法的法理与法本身的神圣是很难认识到的。但是,对人,对目前人类讲的对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这些方面他们是能认识的。所以讲清真象中,你们也应围绕着这些方面讲,世人就能理解,他们也会支持。只要他有正义、他还有善的那一面在、他还可度,他就会支持。所以呢,你讲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为此时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讲真象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为大法弟子是急于求成。任何人在讲清真象中谈高了都是不理智地在起破坏作用。如果不听劝阻、太执著了,那可能干的坏事就会大,就会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说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来。”

我们大家都应该对照法向内修,以便让自己今后更纯净地把真象从世人能理解和接受的角度讲清楚。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修改指正。



【编者后记】这封来信触及了一些基本问题——作为大法弟子讲真象应该讲什么、如何讲、用什么心态讲,这些都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必须修的,师父的法中都有指导,我们应该多学、学好、记在心里。

有时候我们有些经验不足的学员可能会表现出兴奋于“我到哪里哪里讲了真象”,而对讲的客观效果却考虑不够;有的时候会因为紧张,只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了,却没怎么考虑对方的感受、兴趣特点和接受能力;有的时候讲得不顺会有情绪上来,等等。其实只有用心地做好了才算是对众生负责、对自己负责、对大法负责,只有良好的初衷和自己觉得好是不够的。

让我们注意问题出现了,要“对事不对人”,我们一起吸取经验、教训,务必多注意类似这些方面的问题,包括如何针对不同的观众/读者慎重选择内容、用词和其它表达方式的问题,文章的署名问题(很多同修投稿时都想用笔名,但很多自取的“笔名”显得很突兀或者封闭,如果能考虑到文章一旦发表出来不仅面向同修、同时也是面向常人社会的,而选用符合取名一般规律,读者可能会更有亲和感),等等。这些方面用心做好,也是我们符合常人社会修炼,以及对世人慈悲善念的一种境界的体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