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一股热流充满身心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2002年暑期,单位领导通知我到那面谈。据同修讲,是教育局下发文件,明确批示各单位如实上报炼法轮功人员名单,否则单位领导“后果自负”。

我想去不去呢?不去,显然不合常理;去,明知是关于法轮功之事,这不明摆着是一关吗?如果说不去也符合抵制迫害的理,但我反复想,校长也是如千千万万受欺骗的广大民众一样,也只是不明真象和迫于压力而已吧。那么既然他不明白真象,我就把这当做一次机会,给他讲讲真象吧;况且自得法以来,我还真没有向他洪过法呢!
于是我便来到了学校。
“X老师,教育局下发一个文件,要求如实上报炼法轮功人员,要办学习班。我和校领导班子共同研究了你的问题,如果你能保证这样的几条呢,学校就不上报。否则呢……”
“校长,我的确炼法轮功,而且已经好几年了,但我究竟咋样,你也清楚……”
“我也没说你不好,但你挣着共产党的钱,政府又不让炼,那你看怎么办?”
于是我便全面地向他洪法。
过了一会,他打断我的话:“X老师,别的你也别说了,你就看能否做到这样的几条吧?”

此时我感到再也无法回避他的正面提问,但做到这样的几条(其实就是不修炼),怎么可能呢?所谓的学习班就是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但是做为大法弟子能因为怕迫害就屈从说假话吗?想到这,我把心一横,即使把我报上去甚至把我抓进去,我也不会因迫害而屈从于邪恶的,我也要坚修大法到底;而且既然大法弟子讲真象没有错,我就没必要用回避或逃避的办法,无论在哪里我都会按照法做。

“校长,什么我都不能答应你,你怎样做,你自己决定,我也不给你提供什么建议;我怎样做,我自己知道。炼法轮功是我的信仰问题,我也不是傻子。”
这时我分明地感到一股热流充满全身心。
最后,校长说:“我也说不了你,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件事过后,通过和同修的交流,一致认为:在旧势力考验大法的严肃时刻,除了做到放下生死,坚信大法之外,还应按照师父的要求: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和校长的对话中,我说的“什么都不能答应你”起到了全盘否定的作用,使得这次过关有惊无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