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两天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那是2001年5月,我正在家装修房子。单位领导突然来到我家说:你要写份材料,说你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法轮功挺好,为什么要写材料?接着我向他讲清真相,他没说什么,无可奈何地走了。过了几天又来说你写份材料,不然就办洗脑班。我拒绝了。没过几天,一大早派出所、社区和单位领导开车来了许多人,让我上车,在车上社区领导对我说,你在表上签字就行了,不用去了,还装修房子呢。我正念很强,一点也没怕,我说炼法轮功没错,为什么说不炼了,为什么还要签字?我就是炼。他说上级要求的,没办法。这样把我带到洗脑班。

洗脑班在5楼的招待所,他们一堆人正忙着钉铁窗,在房间里社区领导又说,签字吧。我说坚决不能签,向他讲真相(这个领导我跟他谈了几次话,他也明白法轮大法的道理),他只好走了。我静下心来想,只要做得正,邪恶有什么可怕。我放下生死,绝食抗议,过了一会儿叫我吃饭,我睁眼一看七、八个人围着我。“你们是干什么的?”我问。“帮助你学习。”他们说。我当时就明白了,他们是犹大。我说在这里我不吃饭、也不喝水,你们让我回家吧。他们围着我,不许我动,晚上女儿给我送来了一盆水果。我当时修得不好,看着犹大他们真烦心,我不吃,也不能叫恶人吃,顺窗户就倒了。夜间一点多钟他们也不睡觉,就这样折腾一天。

第二天中午来了大夫,量血压,大夫说血压高了,得“滴流”。我跟大夫说不要滴流,这是他们迫害的,我在家一点事都没有,放我回家。大夫说血压很高,有危险,我们赶快给你滴。大夫走后围上一帮男犹大,把我按在床上,真是要打死我,我当时很坚强,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一个犹大气急败坏的说:不许你动,我们叫你说你就得说,你不写悔过书就不行。另一个犹大说:你两天没吃饭就起不来?装的!我们说什么你也不听,还不写,我们就给你办班,就是不让你出去。我心想你们说的不算,师父说的算。这时我说:你们过去也是练法轮功的,你们心里都明白法轮功好,不然你们为什么要练?我炼功多年不治的气管炎都好了,你们逼迫我写,我坚决写“法轮大法好”,我就是永远炼。到了3点多钟区里来了一个领导,犹大们立即都出去了。他说你喝点吧,顺手端过来水杯,我拒绝,他说你有什么问题对我说,我说法轮功把我病治好了,多少人炼功病都治好了,给国家节省了多少医疗费。都做好人,这多好。他说:你不要讲了,你就写吧。说完他就走了。5点多钟,单位同修来了,接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