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治好肝癌 说真话惨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我曾患过严重的疾病——肝癌晚期,在医院动过手术。在我生命垂危时,大法带给我新的希望,给我指引了一条光明大道。我于99年5月得法,从《转法轮》中得知做人就要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于是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使我的身体,思想都得到了升华。谁知,99年7月20日被江氏集团残酷的镇压。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更有上访的权利,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还要对我们残酷镇压,办不到。

2000年5月,我进京上访,被北京办事处关押遣回当地看守所。

5月22日,我再次进京护法,被非法关押于湖南长沙火车站派出所,被当地公安遣回,要求家属交10000元罚款,才放人,家人没有配合,最后爱人单位被罚款10000元,单位扣发了他几年的生活费,分文不给,说我炼法轮功

2000年6月我又踏上了进京护法之路,当时,我和同修赵姐还有一广州大法弟子,被恶警拖入警车,在里面它们狠毒地打我们,三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车子在天安门转了十几个圈。有一个1.8米高的男恶警,把脚上皮鞋脱下钉上铁皮掌,对着我的脸整整抽打了十几下,整个脸被打得肿起象面包似的,青一块,紫一块,还不放过我,又用握成锤子似的手对我小腹,又是打十几下,整个小腹被打的青紫发乌。在车上打完了它们把我们送往广场十三处关押。

6月24日这一天是全世界人权会议,北京十三处关押了我们二千多大法弟子。到傍晚他们把我们二千多名大法弟子用专车送入各个看守所(周围围满了当地群众)。我被送到看守所,身上的钱全被搜光,衣服从里到外全部脱光,不脱光就要被打、搜到钱全部没收,看守所里每天都听见大法弟子的惨叫声,管教把身上的皮带取下抽打一位四川的大法弟子,它们强行将我的手伸出来抽打,还把我按倒在地下,我抬起来又被按倒,每天上午是管教毒打我们,下午劳犯又毒打我们。

我们27名大法弟子中,有四川航空公司的,有郑州的大学生,他们都被罚站,恶警用鞋抽打屁股、头、手、全身都是伤,不能睡,晚上罚站到1点以后才准睡觉,我的身上、脸上、手腕、屁股,被打得肿一块,紫一块,非常严重。劳犯说:“我们不打你们,管教要打我们,我们是无奈。”它们毫无人性连60、70岁的老婆婆都不放过。

四川一位女大法弟子说,他爱人关在里面被邪恶之徒用钉子往他脚上钉,惨叫声不断,看守所还不准我们讲话,不准用纸,更不准接触笔。还强迫我们在里面干活,后来我被当地公安局遣回。2000年12月8日,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