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无限大〗人体的超能力


【明慧网2004年1月11日】中国气功与特异功能研究潮的起始

中国大陆自80年代初开始,曾经流行过很长一段时间气功和特异功能,高潮的时候练气功的超过一亿多人。这是因为在80年代初,曾经在报纸上有报导:四川,有一个叫唐雨的小孩,他被发现可用耳朵识字。就是把一个字写在纸上,遮住,放在他耳朵上,他能听出来。当时报导以后,引起很大的争议,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很多科学家和感兴趣的人士就进行了调查,发现这现象确实是真的,由此引发了对特异功能的研究。后来陆陆续续又发现了许多其他小孩、练气功的气功师有各种各样的特异功能现象。比如像“耳朵识字”,后来发现还有其它的部位也都可以识字。还有“意念搬运”,把药片从药瓶里取出来。还有“遥视”,可以坐在一个地方看很远,比如坐在北京可以看到上海的一些现象,等等。因此引起许多科研工作者对这些现象进行了比较系统的研究。

“人类新的生命科学”

大家知道在大陆的那个环境下,对这些事情进行比较大规模的研究得经过政府一定高层的同意。就是说这些有特异功能的人士给大陆的高层领导都进行了演示,使他们都确信了,才被允许进行研究的。当时大陆的中国科学院包括高能物理研究所,以及一些高等学府,都有研究这些现象的教授、学生,还有特异功能研究小组。经过比较系统的研究,运用了非常严格的科研手段,包括双盲、封粒、对照,证实确实有这些现象。对于整个特异功能,当时就叫“人类新的生命科学”。我当时在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学分子生物学,我们学校跟大陆很多科研机构一样,也有很多特异功能研究小组研究特异功能现象。我们主要做了两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是我们总结国内外对这些现象研究,根据这方面的材料来分析它的规律。另一方面我们自己也做过一些实验。

古今中外都有特异功能现象

第一方面的研究,就是总结各方面的规律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些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就有记载。在别的国家,就像苏联科学院、苏联军队系统也都有这些方面的研究,一般都还比较机密,这些特异功能人士都被国家当作宝贝,像国宝一样都招集起来,保护起来。实际美国也有这方面的研究。当时中国一个叫做“国防科工委”的单位,它曾经网罗了很大的一批这样的特异功能人士,其中有功能很强,各方面功能都很强的人。那么我就在这给大家讲一些特异功能的实验,从这些实验里,大家知道这些特异功能现象是确实存在的。

诱导实验-人体的潜能

我们自己做的一些研究,像我们小组的,我们小组就有人曾经去学校里教诱导特异功能。怎么诱导,因为这个特异功能现象,在中国传统的这个修炼里面,就像道家啊,佛家啊,还有民间气功里都有,认为就是人先天的一种潜在功能,只是说大部分人没有表现出来这些功能。所以在小孩比较天真的时候,这些本能的东西还或多或少留在许多小孩身上。

比如,做一个实验,去小学的一个班里面就跟小学生讲:这个小朋友能耳朵识字,结果让其他小朋友们也试着去听,那你耐心的诱导,就发现慢慢有那么一些小孩他就能够有一定的识别力。就是说他的功力不一定那么强,一开始时还不太稳定,但慢慢的他有了这些能力。那么有一些小孩就能够清楚起来,这实际上本身就证实小孩有这些本能,他还有些残留的本能。就是说,符合了传统修炼界所讲的,特异功能实际是人的本能。

在现代科学精密观察下的特异功能实验

另外我自己知道的一些实验,比如,这是大陆国防科工委做的一个实验,在一个封死的玻璃瓶里放一个针,针上穿一根很长的线,让具特异功能的人去把它取出来。因为这个玻璃管是封死的,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就一直用高速摄影机去拍摄,可以发现,他用特异功能真的就把针拿出来了,而且整个过程都能拍下来。这就是一个证据很确凿的实验!

另外就是在86-87年,当时第三届全国气功或特异功能会议,在我们学校召开,这个期间作了大量的试验。当时各省科学院都派了人,有的派的是院长,有的是派高级科研人员参加这个会议。当时现场做过不少实验,我们学校的校医做了一个实验,他从药房里取了一个药瓶,大家知道那个药瓶是蜡封后,又胶封,封了好几层,那里面的药片是满的。当时药瓶四周都围好了,把这个药瓶拿给有特异功能的人士。他就手里拿着药瓶,他很认真的集中注意了一下这个药瓶,然后使劲这么一抖一抖的,当时这个校医就把手伸到瓶子底下,那么他就使劲一抖,药片有一半就从密封的瓶子里出来了,到了医生手里面,那药片还是烫的呢。这蜡封完好的药瓶一点都没有损坏,里面的药片少了一半。这都是在很多科学家的众目睽睽之下做的,而且从实验的材料什么都事先没跟特异功能人士讲。

我们自己拿的这些实验材料不是像变魔术啊,这个道具不是这样的,比如说,还有一个实验,一个科学家在来大会之前已经封好一个东西。大家知道这个纸币一般都是有编号的,他这个编号是唯一的。也就是这个纸币我取一张,也就是只有那么一张印的是这个号。这个科学家来之前把一个纸币封在一个信封里面,封好了的,到时候拿出来给这个特异功能人士。当时他说我用笔在你这个纸币上给你签好名,签上我的名字。当时这个信封交给了他,他就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他手里拿了一会儿这个信封,拿了一会儿以后,然后反过身说我签好了。当场开封,大家一看,就是那一张纸币上签了他的名字。类似的这些特异功能现象还很多,做了很多这样的实验,其中有一些实验是非常确凿的。

比如,这个“同位素改变同位素半衰期”的实验,大家知道同位素的半衰期是恒定的,在考古上被用来测年代,之所以可以测年代,是因为同位素这个半衰期是恒定的。我们并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它这个同位数半衰期,就有科研人员做了这样的实验。当气功师对同位素发功以后,它的半衰期有所改变,我们现在还不知有什么常用的手段可以改变同位数的半衰期。

还有水,当有功能的气功师对水发功以后,这水的一些测量参数就改变了,和正常的水不一样了。还有通过各方面的试验确实证实了这些现象是存在的,可是现代物理学、自然科学对这些现象还没有很好的解释。这些现象实际在修炼界、在道家、佛家,早就有比较系统的解释。我想这个特异功能的现象就跟大家讲到这,有机会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