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怕心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怕,是人自身存在的一种因素。对未圆满的修炼人来说,也同样存在着不同的怕心执著。然而修炼的最终是所有执著的舍尽,无所畏惧,才能放射出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法之光。那才是令邪恶最胆寒的,也是邪恶最不愿看到的。

其实,怕心也是一个站在什么基点上对待修炼的问题。如果修炼人的内心最深处真正维护的是自我得失而不是真正的舍命维护大法,不管其人表面如何说不怕,那都是假的。因为其人的基点站在了“为私为我”的旧宇宙法理之中,所思所想的一切都没有走出旧法理的圈子,而新的宇宙,大法所造就的正法粒子则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一念之差,就可能站错基点的,生出许多变异思想,就会走许多弯路,耽误救度更多的众生,同时也会滋养迫害大法和众生的邪恶。就目前揭露当地邪恶而言,有不少同修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迫害,如果把这些铁的事实、迫害真象写出来上网曝光,让全世界都知道这里的迫害,“邪恶是最怕曝光的”,邪恶还敢那么猖狂,还敢那么为所欲为吗?特别是当地的百姓知道了身边事实真象,会更加清醒地认清邪恶的谎言和其凶残的面目。同时那些生活在邪恶之徒身边的人对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也是内心厌憎,不会与之同流合污的(因为人的本性是善良)。同样,邪恶之徒看到自己被曝了光,就会象过街的老鼠,惊恐不安,无地自容,尽管他们表面好象还在咆哮,还在歇斯底里发疯,那只不过是用装腔作势来掩盖其内心真实的苍白和恐慌。谁都孤立他了,他活得无聊,而怕的要死,就连他的家人也会为他的所为感到羞耻和脸红,他还能猖狂多久呢?

可是有的同修对这个问题还存在着一定的错误认识。比如:有的同修担心上网了,邪恶会加重迫害(思想中不知不觉地认可和变相地有求于旧势力的安排);也有的同修说上网了得离家出走躲避邪恶的迫害等等。其实,这些想法都是内在怕心的真实暴露,说严重点儿,是在有求旧势力的安排和为邪恶提供生存空间,迫害自己,迫害同修(附和了旧势力的安排)。从根上看,维护的都是自我的得失,而不是真正的舍命维护大法;从心性上看,对师父、对大法根本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坚定和正信,还不是纯金;从法理上看,对法的理解只停留在表面上,当矛盾和问题出现时,不是用大法修炼出的智慧而是习惯用常人的思维(实质是旧的法理形成的思想框框),按部就班地想入非非。那么邪恶就会乘机而入,在其思想中演化这么怕,那么怕,其实谁怕?真正害怕的是邪恶,而不是真正的自我。

如果分辨不清,就会无意中顺从旧势力的安排而不敢去揭露邪恶的迫害,谁达到了目的了?谁高兴了?不言自明。所以,修炼的人,主意识一定要绝对地清醒和理智,对法的理解不能只局限在表面,对师父讲的不同层次的法理也应该有更深的理解和真正的认识,站正基点,一思一念都要明辨真我的所在,全面否定和结束旧势力的安排和参与,去掉思想中的不正因素和各种怕心,使自己真的归正到大法之中。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从师父讲的相生相克的法理中,我悟到其中的一个内涵:在矛盾和问题面前,修炼者不应该陷在常人的思维中,而是要跳出一切旧的法理,用大法中修出来的智慧清醒理智地看问题,就能做到不在其中,一切问题便会一目了然;陷在矛盾之中,意味着相生相克的理在制约着自己,只有思想中完全容入了大法,相生相克的理就不再制约自己了。在任何千变万化面前,心态就会象纯净的水一样涟漪不起,真的达到师父在法中要求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达到神的状态,金刚不破。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人的修炼就是最大放弃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为什么把这件事情看的这么重?是因为你在头脑中所想的,所执著的,所看重的这件事情就是一堵墙。是离不开人的一堵墙。我叫你每一念,都逐渐地脱离人成为神的状态。而你的每一念都牵挂,拴在人这儿离不开它。就象那个船一样,它要起航,它的缆线都拴在码头上,拴了许许多多根,你要不解下来你就走不了。”

个人浅悟,如有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