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 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2003年11月1日,去迫害严重的山村讲真相。那里经常出现大法学员被干扰、被抓,受迫害,有的已不敢炼,仍被罚款。他们对我们讲,家里被监视,不敢与人接触,真是过着痛不欲生的日子。

师父告诉我们“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就在那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邪恶烂鬼,让一切不正的因素解体。因为那里的大法弟子本身就有怕心(指的是我们接触到的),邪恶的旧势力就钻了空子。我用正念排除一切干扰,讲真相,告诉所见到的人法轮大法好。

傍晚,回来的路上,我们二人被恶警劫持推上车,我高喊我们是好人。我面对面地跟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修炼大法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我曾经得过植物过敏、脑出血、腹腔大出血等病症多年,因食物中毒医院都不敢收,还有肺部感染,异味难闻。修炼大法后这些病症全无,真是神奇异常。得法后出现了一次车祸,那年我37岁,当时被汽车撞得昏迷不醒多日,做CT片看说是没救了,脑大面积出血,准备开颅手术。当时就从耳朵、鼻子往出流血,等到又做了两次CT却发现脑中的淤血没了,4天之后我就清醒地坐起来了。使我起死回生的又是我们伟大的师尊,是师父给了我顽强的生命力,法轮大法的神奇再一次体现在我的身上。

由于我不报姓名,不说出资料来源,姓张的恶警就举拳朝我脸上打,嘴不住地骂着脏话。我心不动,大法的法理溶化在我的血液中,落实在行为上。当时就想作为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我坚持抵制邪恶,公安局一科的付延令进屋认出了我,因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他非法拘留过。

他们告诉我给家里的老太太打一个电话,递给我一个手机,这时姓刘的递过一张纸,告诉我说,“你签个字,马上就让你回去。”听了这话,我就打了电话,告诉老太太,“妈你先吃饭吧,我很快就回家。”当时我衣袋里有13本真相小册子,因为我没说材料来源,警察记录上这一栏写的是“不语”,我看过以后,什么也不想,就写上了我的名字。然后,我就转身要走,他拦住我不让我走,恶意地笑了。

我感到一种无名的屈辱,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当时一下悟到这是亲情左右了我,我的行为是对大法的一种不敬,同时被他们所欺骗。我理智了,清醒了,我要摆正基点,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我说“我给你撕了,江××毒害你们,你们却来欺骗善良。” 这时,上来了好几个凶手朝我打来,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他们,同时把恶警们定在那里。这是大法的威力,是伟大的师父在保护我,是师父赋予我的能力,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决定与邪恶抗争到底,维护大法的的尊严,坚决不再上当受骗。

到了拘留所,在那里的每一天、每一刻,我都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我没有食欲,彻夜不眠,滴水未进。第四天,所长孙××叫我,我见面就问他“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他说,“还挺好,有时感冒。”我知道孙患有糖尿病,好几个加号,就对他说:“你信仰法轮大法,你的病就能好,大法弟子梁艳君,我一直很惦念她,她这个人现在怎么样?孙说很好。“好吗?让你们给送到沈阳大北监狱,你们的良心何在?一个凌源市不可多得的人材,能歌善舞,能写绘画,能织能编,染头理发,温柔大方,心胸宽广,多次让岗,自谋职业,还为凌源父老乡亲无私奉献着甜美的歌声。每逢佳节她都登台演出,歌剧、京剧、现代歌曲都精通,在文化馆的老干部歌唱队里缺了一个演员,和梁艳君一起演出的艺友为她落泪,凌源市的歌迷为梁艳君伤心,和她一起工作的人,都赞扬她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德才兼备的人。给人第一印象,就是祥和的微笑。这几年凌源再也没听到她的歌声,见不到她的笑脸,闻不到她的笑语。只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一心向善做好人,就被非法关进监狱备受凌辱和摧残。这是哪家的王法叫好人蹲监狱,天理何在呀?她曾获得凌源市第二歌手的荣誉,每次代表单位、局里、市政府、共青团、妇联、工会等各界登台演出,评价第一。十几年啊!只是奉献,哪里呼唤哪里去!2001年春节,梁艳君还给公安系统演出、上电视,和你们公安干警同登一个舞台。她父亲也是一名公安干警,却过早地去世了。梁艳君那时还不记事,她母亲从年轻就领着不懂事的3个孩子过,到如今已年迈多病,却又遭到如此打击,女儿被非法判刑好几年,她们母女犯了哪条罪了,让她们骨肉分离,老人家可怎么生活呀?!你们身穿人民警服,头带国徽,你们对得起谁呀?你们不配让人尊敬,不能保护善良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却迫害好人,算什么警察?”

当时我左脸已被姓刘的恶警打肿,我没有在意,没提我自己的事。对姓孙的说,“我这次上这来,就是来找你们来了,抓、打、骂我都无所谓,可我告诉你们,人不能没有良心,吃着老百姓的饭,花着老百姓的钱,却干着坑害百姓的损德的事,你们的良心哪去了?简直没有人性!我们修真善忍没罪,做好人没错,监狱、看守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江××让你们怎么办,你们就怎么迫害,我不服,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越说越声高,让所有的人都听着。孙说,“你们是好人,法轮大法好,行吧!”我说,“把一个好人送沈阳大北监狱劳教3年,你们执法犯法,迫害大法弟子这笔帐,早晚得算!”

看守所因为打架进来的同屋女犯人,气恨、委屈、哭闹、心里不平。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她们讲法轮大法能给人类、社会、家庭带来光明美好,大法会给你一个美好的人生。一个湖南人,到农村用假钱买商品,被识破,送到了拘留所,她才二十多岁,人生地不熟,总是哭。我告诉她,怎么做一个好人,问她知不知道那钱是假的,她说知道。明知道这钱是假的还用来买东西,这不是骗人害己吗?这样的钱不要也不用。她笑了。我背《洪吟》“无存”,她也背,第二天她被朝阳来的亲戚接回去了。临走时,我告诉她记住真善忍,让你家的父老乡亲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不做坏事,她说知道了。

再见到李伟和其它两个恶警,他们一起让我签字,我说不签,问我炼吧,我说炼,又让我签字,我就是不签,姓刘的想动手,我想给他们定到这儿,我这一念,心里非常轻松,慢步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了。“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什么是功能》),我笑着走了,他们站那不动,看着我走出屋。

我用心同师父说,我就听师父的,哪需要我,我就去讲真相,我在拘留所,要笔、纸把迫害真相写出来,让所有的在这里呆过的人带回家去,我这一念,狱警害怕了。

有一个警察说,“人家大法弟子教人向善,不做坏事,你好好炼吧。我文化大革命时是个教师,受诬陷、挨批斗,后来平反了,你们法轮大法一定会平反,我不反对法轮功。”我说,“这回我就放心了,你们不反对法轮功我就放心了,记住法轮大法好,生命就有救了。”我又告诉那两位年轻的警察,“打人、骂人都给人家德,你们可不能再做伤天害理的事。”

我在看守所九天,正念正行闯出了此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