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我是一名老弟子,1993年喜得大法,用心修炼。1999年7月20日后,三次进京正法,后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非法劳动教养1年。被迫害期间曾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但出来后很快认识到错误,并写声明作废,继续坚修大法。

2001年,警察曾经去我家,要拿走师父法像,我因为拒绝自己的私人物品被抢夺,而被迫害抓入拘留所,并恐吓要将我劳动教养,我时时发正念,清除邪恶,被拘留七天后,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又一次体现了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力量。

2002年3月5日长春大法弟子插播揭露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象电视后,邪恶进行疯狂搜捕,3月9日晚去同修家,当时屋里还有几个同修,刚到屋不一会就被恶人找上门来,进来一大帮,什么也没说开始抄家,乱翻东西,把大法书和真象资料都拿走了。把我们抓到分局,中途有一同修正念走脱,恶警开始喝酒吃饭,喝完酒把我拉到外边,打了我几个耳光,然后才问我电话,姓名,我说了,希望他们通知家里人,家里好把书收藏起来。之后他们把我关到一个小屋里要非法审问,当时我抽了,昏迷过去。恶警队长来了,抢救我时,我嘴出血,吐白沫子,见我不醒,拽着我的头发往起拎,一缕缕头发落在地上,当时屋里还有几个警察和几个同修都看见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见自己被绑在铁椅子上,一问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恶警见我醒了又开始问我什么时间学的法,怎样认识同修。

我们一直对他们讲真象。两天后我们被转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他们又来提审,我想起师父告诉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抓我、审我都是犯法的。他们说要判我几年,我说:“你们凭什么?”他们就在纸上写上了“凭什么”几个字。他们不再问我,自己往上写,我说你们写的不算数,不是我说的。

又过几天恶警队长来提审我,手里还拿了一个手铐子在摆弄着,我当时想:手铐你自己留着戴吧,我是好人不用它。问我还炼不炼大法了,我只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恶警坐那开始看报纸,我坐地上立掌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会他出去了,我也跟出去,他问另一屋警察说你审完了没有,你帮我给她写了吧。那警察没答应说:“来时不是说好了吗,一人一个。”他没办法只好回来,一会又来一个岁数大的警察。他诬蔑师父又说脏话,还说你师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我说师父就要我这样的弟子。他又说要判我几年。我说你说了不算。在看守所里,我们坚持炼功、发正念。有一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被戴上沉重脚镣,牢里当时有30多人,为此有20多人抗议绝食。我也绝食了,但不只是这一个原因,而是因为我是修大法做好人我根本没有罪,不应该呆在这里。

牢里的刑事犯经常威胁恐吓我:“给你灌食,送男号里去”等等,我知道灌食很痛苦,但我想起师父《在美国讲法》说:“说得更高一点,你要能够放下那个生死之念,你真就是神!”我没动心,发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听说要向家里人要钱才让我回去,我发正念铲除这邪恶的迫害。家里人说没钱,他们让借,家人说借不着,实在不行,我不要人了。警察一听急了,哄着家人说:“走吧,给接回来得了”(这是回来后家人告诉我的)。

第十二天,家人来接我时,他们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让家人代替签字,我对家人说你不能替我签字,就这样,他们生气地把我拉到一个广场,让我们自己打车回去。从此我流离失所。

几天后派出所又到我家说要判我劳教一年,要签字,我爱人说:“人都没了,还签什么字啊?”

最后用《转法轮》师父讲的一句话和大家共勉“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人口述,同修帮助写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