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洋劳教所“文明”外衣下的罪恶

【明慧网2004年1月2日】“沙洋劳教所”一直以“文明执法”被树为全国劳教所之典范,但在“文明”的外衣下却掩盖着鲜为人知的罪恶。

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劳教。我是从其它劳教所被转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的。当时那里已经成了强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的基地,其它劳教所“啃”不动的大法弟子就往这里送。每当这个时候,管教干部就指派那些被洗脑的误入歧途者来骚扰我们新来的。他(她)们编造了很多的谎言,轮番上来,一个不行换下一下,不让你有思考余地。有时通宵达旦逼你写什么“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直到你糊里糊涂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才罢休。当我明白过来,意识到他们所讲的一切都是可笑而又邪恶的谎言时,声明那所谓的“三书”作废,同时正告那些管教人员不得以谎言来欺骗我们。他们恼羞成怒,把我们转到其它队干重活,不干的话,就被铐在田埂的树上,日晒雨淋也不管你。有一次,管教科的几位警察强迫我们几个炼功人承认劳教是扰乱了社会秩序,不准说正当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不准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否则就从背部反铐双手,用240伏的高压警棍电击我们的耳根,脚板心。甚至是插到我们的嘴上进行电击。后来,我们被转到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劳教队——严管大队。

在严管队,管教干部用所谓的“准军事化管理”为借口,调来专门的特警“训练”我们,要求我们要象海军陆战队的军人一样挑战生命的极限,有的老人一只腿蹲马步,腿跪肿了要求换另一只腿,特警过去就是一脚,有的人蛙跳(手抱头象青蛙一样向前跳),实在跳不动了,特警就用电棍在背后击。有时跑步从上午七点一直到吃午饭,六月天穿劳教队统一发的长衣长裤,连衣领袖子都要扣得严严实实。有个法轮功弟子双腿被特警打瘸了,肿得好大,特警还要强迫他同我们一起“训练”,跑不动了,特警派专门看管我们的刑事犯推着跑,趴地下了,架着胳膊拖着跑。吃中饭后不准睡觉,强迫我们去背那些劳教所的规章制度及迫害法轮功的有关条文。等我们昏昏欲睡,迷迷糊糊时,下午就强迫我们看给法轮功造谣的录相。听管教干部念那些毁谤法轮功的文章,天天如此。劳教所专门从其它的大队调来吸毒等刑事犯二十四小时监视我们的一言一行,炼功人同被关在一室几个月,连对方的家庭住址甚至姓名都不知道,整天象木偶一样坐在床沿上,腰板要挺直,目视前面的墙壁。

在严管队,连解大便都要受管制,每天只能早晨拉一次大便,时间2分钟左右,每次拉了一半就要憋到肚子里去。那里的管教迫害我们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所谓“严管”。如果谁的被子没叠得符合他们的“要求”,进门忘了喊一声“报告”或者是唱那些革命歌曲声音小了,晚上就要让你承受比白天还要重的体力训练。管教干部残暴的训斥声,修炼者被折磨时痛苦的呻吟声,还有高压警棍叭叭的电击声混在一起,在静静的夜空中听了叫人觉得恐怖。当我们累得实在动不了。那些折磨我们的管教干部也自己困了,他们才说:给你们二十秒钟上床,慢了就继续“训练”。有时不准我们洗去满脸满身的灰尘与汗水,要我们和衣而睡。由于经过了长时间剧烈运动,心脏象要蹦出来似的嘭嘭直跳,好久都难以平静下来,好不容易闭上眼,迷糊中就听到了起床的哨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