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苦与甜 为救众生不畏难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一、救度众生义不容辞

“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理性》)。师尊的教导指明了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修炼之路。可是就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手上真象材料来源很少,很是着急。

有一天,我在同修那里得到一份揭露邪恶之首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内容非常好,足以把邪恶之首残害好人、说谎妒忌的凶残本性揭露出来。我就拿着真象材料来到了以前帮助过我们大法弟子的复印社。可是复印社的老板很害怕,他说:“警察对复印社下通知,说谁敢复印法轮功的传单,机器全部没收,人还要抓起来。”老板说明了苦衷,怎么办,不能连累他们。我回到家里就想,恶人这么猖狂,对复印社严加防范,说明他们所作所为的一切是见不得人的,是怕曝光的,一定印更多的真象材料揭露它们。我就把我以前收集的邮票,拿出几个小型张,到邮市卖了伍佰多元。

有了钱,我骑车来到一个复印社,向老板说明了来意,表达了我们大法弟子为了揭露迫害是为了更多的老百姓知道真象。老板被我的真诚善良的话语所打动,也知道了真象。为了安全,老板第一天给印了一部分。第二天我又去复印了二百多元的真象材料,然后用纺织袋装好。老板告诉我:政府也不让他开了,他打算到别的地方去,并且给我留下了传呼号,说有事再联系。我对他给予我的支持表示非常的感谢。告诉他给我复印了这么多的真象材料,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会有福报的,并向他表明谢意。然后,我把纺织袋的真象材料,放在自行车架上捆好,拿出一打往怀里一揣,蹬车来到各个小区的居民楼,把真象材料一张张往信报箱里送。

由于资料多,车子和纺织袋中的真象材料不能全带着上下楼。我就大步如飞,上下楼真是三步二步就是一层楼。由于信报箱不是每层楼都有,有时白上几层楼。而且,每次都是揣一打真象材料在怀里。随着我上下楼,怀里的资料也上下串动,磨得我胸口起了紫砂,加上出汗蜇得我很难受。但是,当我看到一张张真象资料都送进了书报箱,联想到人们马上就会看到,明白了真象得救时,所有的苦和累全没了。

二、讲真相不等不靠

随着时间的推移,邪恶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越来越升级,有的同修被抓,有的失去了联系。揭露恶人的真象材料来源也越来越少。怎么办?不能等、不能靠,我就着手制作“法轮大法好”的模具,经过多种材料制作,我发现用照像的底版刻字很好,而且,便于携带,用报纸一夹就可以了。然后用自行车里带剪成二寸多长,一边用硬泡沫粘牢,一边用纱布把海绵包起来,便于吸水彩,然后挤进车带里。用染布的红染料放入饮料瓶中,放入水,这样染料就制成了,一试验效果极佳。

就这样,有时间我就穿梭于居民楼里,印着“法轮大法好”。有一天,我市报纸登了一条,他们如何抓捕大法弟子了,怎么转化大法弟子,尽是造谣与诬蔑的文章。我想那里是大法弟子被迫害很严重的地区,也是邪恶很猖狂的地区,更是众生被造谣欺骗严重的地区。我就一连多天都去那个地方做真象,到处都是“法轮大法好”,给了邪恶迎头痛击。

有一次我做真象标语,路过公园、街道,我就想公共场所是人们流动量最多的地方,也是邪恶最怕出现真象标语的地方。我就拿着红颜料往墙上、电线杆上,印真象标语。可是印上的字很浅,不细看,根本看不清。细想这样不行,得用油漆,但是油漆携带很不方便,况且方法也慢。后来,我就打听一位朋友,他有没有喷油漆的工具,他问我干什么用?我就策略地说喷工具用。他马上说,你用喷漆桶多好,我就问他什么样的喷漆桶?他就详细地告诉我喷摩托车用的,还告诉我哪有卖的。我就到那个修摩托车的车点,买了一桶。在当时我还没有在室外、公共场合喷过,还有一些担心和顾虑。

就在当天晚上,我悄悄拿着喷漆桶和印板到街上广告牌去喷印。由于在晚上警车时不时的就在身边穿梭,我精神很紧张,喷完的真象标语很好,可是刻板表面很滑,喷到表面上的油漆没干,风一吹,油漆有一些就淋到了我衣服和裤子上。等到第二天上班,才现衣服上、裤子上都是油漆,擦不掉、洗不掉,就想这样不行,而且在居民楼里、楼梯过道上字显得很大,一到室外字就显得太小。可是,第二天时间不长,就被恶人用刷子和着水泥一两刷就抹掉了。决不能让邪恶这样猖狂,更不能让其阴谋得逞,想办法!

有一天晚上天下着雨,我拿起雨衣,带上喷漆桶,在学校门前的广告牌上、街上、居民楼小区,直接喷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喷写了很多,由于没用模具,直接喷写,字迹很大。第二天,“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真象标语震惊了恶人,轰动很大,很多人叫好。恶人是怕极了,吓坏了,又是上报,又是拍照,警车围着居民楼瞎转,也一无所获。可是,时间不长标语还是叫恶人抹掉了。看到喷写的真象标语被抹掉,我心里就想真象标语喷写的太低,那些人很容易就能够到,怎么才能让恶人够不着,只有往高处喷写。我就观察街道、广告牌上、街上和居民楼,发现有的居民楼房山有楼梯。

有一天晚上,我就来到小区居民楼侧房山,准备上楼,可是房山的楼梯很高,往起跳也够不着楼梯,还是差一点。唉,我真粗心,没有观察仔细,怎么才能够着呢?我就利用工余时间,用竹板在前边锯拉一个斜口,往楼梯横把手一搭,然后一使劲,拔两下手就够着楼梯了。到了晚上,我来到居民楼的房山,拿着竹板往楼梯横手一搭,拔两下就上去了。但是,上了几个楼梯就没劲了。因为往上拔很费劲。事后我观察喷写的真象标语效果非常好,一连多少天,真象标语也没被抹掉。

后来我就想上楼梯的工具不好使,用竹板往上拔太费劲,得想办法改进。我就想用绳子做成软梯,这样行不行呢?我就找来手指头粗的尼龙绳,把两边的接头接起来,然后照楼梯的间距挽两扣,把一废锁头用细绳绑在粗绳上捆好,把捆好的铁锁一方往楼梯上一扔,铁锁带着绳,就从楼梯横把手的空档续下来,铁锁头穿过绳套,这样一个软梯就做成了,脚踩着套扣两下就上去了。就这样,我上了这个楼,然后又上了另一个楼。

有一次,我正在上楼,突然,传来说话声,心里咯噔一下,怕心出来了。我紧贴在楼梯上对自己说:“怕什么,这是做最正的事,正念正行,修去怕心。”这时只见四五个人走过来,边走边说,声音很大。原来是喝完酒送客人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向上看。这时又有两个年青人走到对面的马路边,坐在那说话不走,原来是年轻人谈恋爱。我就喷完真象标语下来了。后来,同修对我说:“那些天这个地区都传遍了,都说大法弟子真了不起,人们明白了真象,拍手叫好,也极大的鼓舞了同修,真象标语放了很长时间,邪恶也没有把真象标语抹掉。有一天中午,一群学生放学,其中一个小女孩大声喊到:快看,法轮大法好。我正经过,就大声告诉孩子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我真高兴,这些孩子们得救了。”

三、面向广大农村乡镇

随着正法进程不断推进,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众生向更深、更广发展。我发现广大农村很多地区,没有真象标语。那里的众生,更需要救度,更需要知道真象。我就骑车,从这个乡镇,骑到另一个乡镇。经过两年的时间,我把周边的地区全跑遍了,这里面的苦与甜感触很深。

比如:去边远的农村和乡镇,去的时候浑身是劲,又是顺风,越骑越快,越做越远。而且,做着做着忘记了时间。有一次,我骑车从一个村子,做到另一个村子,也不知道到另一个村子前方有没有路。在走过去的路上,在村委会的墙面上、电线杆上,喷写了“法轮大法好”等真象标语;在农民兄弟的门院里,撒的都是真象资料。大白天,农民兄弟时间不长就会看到。那么这里面就会有不明真象的人,也有坏人。为了理智安全,少一些麻烦,我就很不愿意走回头路。因为我身上带着喷漆桶和真象材料,而且就我一个外乡人,一看就知道是我做的。所以就往前骑,可是这个村子根本就没来过,难免走向死角,就得想办法,看一看邻近有没有村庄。一旦看到前方或别的方向有村庄,就往前赶。但是,前方已经没有路,我就踩着泥泞,走在壕沟地头上。每次总是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到达另一个村庄。可是太阳已渐西下,路上行人稀少。当我碰到一位农民兄弟,就向他打听到另一个村庄怎么走?这位善良的农民兄弟非常详细的告诉我应该怎么走,这时我才感到不知不觉跑出这么远的路,乏和累也上来了。往回骑又是大顶风,路还不熟,心里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忐忑不安的心还是出来了。我就稳了稳神,到一小店买了瓶饮料,休息片刻蹬车往回骑。但是乡村的路有时上坡,而且坡很大,又是大顶风,骑车干脆骑不了,只有顶着大风推车往前走。我心里背着师尊的诗词,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虽然很苦很累,但心里是非常甜的,因为我们在兑现着史前大愿。

四、救度众生做深做细

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某学校,让学生在所谓反对X教的长卷上签名字。我的心在淌血,这是邪恶最阴险、最狠毒的手段,决不能让它们的阴谋得逞。从那时起,我每到一村一镇,都要找到学校。在学校的门柱上、墙面上喷写了“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等真象标语。在孩子们下课间息时,把真象材料从墙外扔给孩子们,把不干胶贴贴在过道上、墙面上。

有一次,学生们上课,我就在学校的操场的墙面上喷写真象标语。有二三个小学生向我走来,其中一个小女孩对另两位同学说:“你们看那位叔叔手往墙上一指,怎么就能出字呢?”山村的孩子从没见过喷漆桶,当时我多想让天真无邪的孩子看一看叔叔手里的喷漆桶,可是顾虑心使我没有向孩子说清楚。过后,想起这件事,使我很长时间都感自责,后悔没能直接跟孩子们讲真相,亲口告诉她们牢记“真、善、忍”,“法轮大法好”。

有一天同修拿出全球起诉公审江××的不干胶和真象材料。我一看太好了,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们一旦知道邪恶之首在世界上被起诉,明白了真象的人们将有多少得救哇。我马上带上不干胶和真象材料来到一个村庄。由于喷漆桶里面的油漆不多了,加上喷写全球公审江××的字迹多,得晃动很多下,喷漆桶来回晃动声音很大,把一位农民大嫂吸引过来。等我喷完后,转身才发现这位农村大嫂,只见这位大嫂很惊讶地问我:“你喷这干啥?”这时又一位农民兄弟也向我们走来,我就告诉这位大嫂法轮功真象,并把真象材料送给她,这位大嫂接过真象材料很珍惜,拿着回院去了,那位农民听完也走了。我骑车赶往另一个村庄。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邪恶也使尽了招,大法弟子也锻炼成熟了。”(《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在几年的助师正法、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修炼道路中,我们经过了许多风风雨雨、艰难困苦,跌倒了爬起来,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使我的修炼的路越走越正,使我这颗曾经蒙垢的心越来越圣洁。我决心在最后的修炼道路中,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决不辜负众生的历史期盼。

不妥、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