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的真象横幅

【明慧网2004年1月25日】我们是2000年4月25日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9点前我们就到达了天安门广场,当时天空灰黄阴暗,空气中飘散着颗粒很大的悬浮物。武警将广场戒严了(可能因是4.25敏感日),广场里面早已停了几辆警车。9点整,广场开放,随着人流,我们进了广场。还没有走到广场中央,就看到有同修打出横幅了,横幅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只见同修昂首挺胸毫无惧色。不到5秒钟,几辆警车就开过来了,拳打脚踢地将人塞上车。这时,广场上的横幅此起彼伏,警察顾此失彼。我们一看不能再等了(本来我们约好10点打横幅),迅速将横幅打开,马上过来一个便衣,扯着横幅,我们四人拼命将横幅夺回,又打开了,这时又过来几个便衣,警车也开过来了,不由分说,将我们塞上了车。

警车上已有几个同修,坐在后排的男同修显然已挨了打,但手里紧紧握着一条黄布红字的条幅。警车开动时,为了叫路人看见,他将横幅贴到了警车的后玻璃上,此举又招来警察的一顿暴打。

我们被带到前门派出所,下车时,一位哈尔滨同修高喊一声:法轮大法好!警察在她身后猛踢一脚,将人踹倒,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在派出所狭长的过道里挤满了被抓的同修,由于人太多,我们分两排整齐地坐着,大声地背着经文。同修之间互相切磋着,鼓励着。报了姓名的同修当时就被带回。只上午2—3个小时,前门派出所就抓了300多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上午11点钟左右,派出所的后门打开了,警察让我们排着队上了公共汽车(共两辆公共汽车),车上由6、7个武警和警察看守。一路上我们齐声背着《论语》和《洪吟》,警察根本管不了。突然一阵骚动,原来两位同修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打到了车窗外,她俩一人扯一头,将横幅完完全全展开。许多同修也被她俩的正义之举感动得泪流满面。武警大吼着冲了上去,企图夺走横幅,我们立即围了上去,用身体紧紧地保护打横幅的同修,我们真感到象拧成一股绳一样,强大的正念使邪恶土崩瓦解。尽管武警歇斯底里,横幅却安然无恙,路上的车辆都看到了大法横幅。

汽车开了近两个小时,到了郊区,我们一看门牌“北京十三处看守所”。前边的那辆汽车已经停下了,同修被警察赶下了车,让他们一字排开,抱头蹲下。不蹲的同修马上被拳打脚踢,勒令蹲下。我们在第二辆汽车上看得真切,齐声高喊“不许打人”“打人犯法”,也有的同修高喊“我们都是同胞,我们都有父母,摸摸良心,你们这样做对吗?”警察被正义的呼声慑服了,不打人了,先前蹲下的同修又都站了起来,我们这一车人堂堂正正地下了车,他们再也没敢要求我们蹲下(事隔3年多,那时的正义的呼声仿佛还在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