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邪恶谎言 讲述被迫害真象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我98年得法修炼,通过学法使我的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以前婆媳关系很紧张,我脾气不好。学法后家庭和睦了,遇到矛盾我能按法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善待他人。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并在工作和生活中,时时按法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逐渐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99年7月20日,法轮功学员被公安部门秘密非法绑架,学员们纷纷到省城上访。可是上访无门,到处是警察在非法抓捕上访学员,而且电视广播开始大肆制造谎言,诬蔑大法,邪恶势力在全国范围内开始铺天盖地地迫害法轮功。我回到家里,家人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压力下害怕了,逼迫我放弃修炼。公安局到单位逼我写什么“不炼功”保证,不写就拘留,迫于压力我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

我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学呢?看到造谣电视制造的“剖腹找法轮”、“自杀”等谎言,我一看就知道是为迫害法轮功而造的假。师尊在法中讲到炼功人不许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我要进京上访,澄清事实真象,为大法为师尊说句公道话,希望政府调查清楚,不能冤枉了千千万万修心向善的好人。

我于2000年正月进京上访,火车行至山海关时,乘警开始逐个地问旅客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问到我们,我们承认是,就把我们几个同修非法绑架到山海关派出所。山海关派出所向我们每个人无理勒索了500元钱,单位来人将我们押送回单位,单位恶人助纣为虐,迫害我们,将我们劫持到了当地拘留所。

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们进京上访犯了什么法?在非法拘留期间,有一同修的大法书被警察抢走,我们监号集体绝食抗议,他们将我们拽到走廊,把两人用一个脚镣铐在一起,强迫我们坐在水泥地上,丧失人性的所长过来踢我,他们又将我和一同修用绳子将四肢抻开,同修被抻得身体悬空,折磨得昏过去了,恶警才把她放下来,她醒来见我还被抻着,就炼功抗议,恶警又把她抻起来,一直抻了30多小时才把我俩放下来。

恶警们逼我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我说:“我修大法没有错,坚决不写。”我被非法拘留十一天,家里找人把我弄出去了。

回家后,家里人迫于压力不让我学法炼功,没有修炼环境。为证实大法,争取和平的修炼环境,我于2001年5月再次进京上访。我到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向广大人民群众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警察连拖带拽把我绑架到警车上,抢去横幅,劫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一女警察扒光我衣服非法搜身,然后把我铐在椅子上,逼问姓名住址,我不说,又把我关进铁笼子里。后来又抓来10多位同修,我们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放人。恶警把我和另俩位同修从笼子里拽出,铐在走廊的椅子上,把嘴勒住不让我们背经文。

恶警们来回走动,随便就对我们拳打脚踢。一同修被他们拿不知什么东西把头扎出血了,另一同修被他们揪住头发用力往墙上撞昏过去了。第二天晚上不说姓名地址的大法学员被劫持到西城看守所,警察逼我说姓名地址,我不说就打我耳光,打我的警察当时手就被磕破出血遭到了报应。

我在北京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每天逼我们干活,我们二十来人一个监号,又热又挤,我承受不住说出了姓名住址。几天后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将我绑架到当地看守所,恶警来京时到我单位无理勒索五千元钱(单位从我工资中扣)。

在看守所,警察每天逼我们写“不炼功”保证。我当时非常想念家人,一心想回家,就违心地写了保证。可是他们非但没释放我,还非法判我劳教一年,这使我反而更加认清了邪恶的本质,我认识到虽然是违心地保证,也是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我这样做就是违背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我们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品德高尚的好人没有错,不能向邪恶保证什么。江氏及其帮凶无视国家法律,执法犯法,做着破坏人权、破坏信仰自由、残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善良百姓的事,他们干着比强盗还邪恶的事情,江氏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所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最下流的流氓手段。

我坚定了修炼大法的信心,无论他们把我弄到哪里,使用什么手段,也改变不了我修炼大法的心。我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从鼻子插管灌食,让犯人按着我的手。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多天。

后来警察把我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体检不合格拒收,劳教所向家人无理勒索2000元钱。警察又把我押回当地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天,拘留所强行向家人索要600多元伙食费,才将我释放。

回家后,单位不让我上班,丈夫怕受牵连与我离婚,我陷入极度痛苦中。是江氏及其帮凶将我迫害得夫离子散,居无定所。

2002年,我为向不明真象的世人讲清大法真象,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众生,我出去贴真象标语时,被蹲坑的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他们将我连拖带拽绑架到派出所,把我一只手臂从上边往后背,另一只手从下边往后背,两只手在后背戴上手铐,铐了四~五个小时,手都肿了。无耻的恶警们将我兜里10多元钱也都搜了去。

我被非法押送到看守所后,我不配合,恶警将我抬到监号。我为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当天晚上又抓来两个做真象的同修,恶警用铁铣把毒打她们,胳膊都打青了。第二天非法提审同修,恶警用烟头将她肚皮烧焦一片。公安局政保科恶警非法提审我们三个大法学员,我们不配合他们,恶警揪住我的头发打脸,还有一恶警用格尺往我脸上打,我高喊“住手!”格尺掉到地上,而恶警继续打我,又揪住我头发把我拽倒在地才住手。我继续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酷刑迫害。我被非法判劳教二年。狱医检查我身体说身体不行,把我送县医院检查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劳教所向家人无理索要4000元钱。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70多天,才释放。

在大陆,象这样遭江氏邪恶迫害的大法学员千千万万,每个大法学员都有一部血泪史。呼吁世界善良人们共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严惩迫害大法的恶首江泽民及其帮凶。

如果人们都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那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美好!生命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

编者注:通过国内外大法弟子不断讲真象,此大法弟子的单位已恢复了她的工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