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华人游客面对面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作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生活因为证实大法而在平凡中显出那样的不同。我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有序地开始:早上六点参加全球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接着炼静功,七点再发正念,然后简单地早餐、洗漱更衣。在八点之前我驾车抵达海滨公园炼功点。那时,有几位同修已经到达了,有的同修排放真象展览图片,也有分工清扫炼功场地和四周的地方。

海滨公园是一个美丽的旅游点,尤其夜晚时分,吸引许多游客游览,也吸引许多情侣和青少年流连忘返,也因此留下许多垃圾。这里是同修们证实大法的好场所,所以每天一早我们把它清理得干干净净,才觉得愉快清新。

我尽快地排放好真象资料。随着同修们在这里讲真象日子的增长,炼功点上摆放的大法资料,也越摆越多。由开始1尺半的白纸到两张一米多长的胶席子,上面摆满了内容不同的材料和多种语言的大法简介。还准备了塑料袋给游客,以方便他们把资料放在袋子里拿走。我每天提的布袋也由两个增加到四个。再加一个塑料袋放“法轮大法好”的展板。我一个肩膀背一个,手提三个。下雨天,还得空出一只手来撑伞。一位同修看到这情形,善意地说,资料太多,太沉了,少摆些吧,外国资料就别摆了。我想了一天,决定还是继续摆放,因为这旅游点,中国游客多,各国的游客也多。我希望各国的有缘人,都能结下善缘,他们可能是未来的修炼人呢!

放好资料,我和同修们一起在八点钟发正念。这时最早的一批中国游客也到达了。一些同修排好队炼功,向游客们展示法轮功祥和的功法。一些同修向游客分发大法资料并讲真象。同修们配合协调,日复一日,不论晴天、雨天,风雨无阻。

2003年年初春节前,大量的中国游客到新加坡游玩。当这些中国人经过我们的炼功点时,我发现很多人表情麻木,不接受我们递过去的真象资料,也不看真象图片。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看到这些可贵的中国人失去知道真象的机会,多么可惜呀!当我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时,看到自己没有做好,没有尽全力向他们讲真象。

于是,第二天开始,我改变了讲真象的方法。每当有中国旅游团队走过来时,我便大声地向他们问好。我说:“中国同胞你们好。欢迎来新加坡游玩。法轮大法已经洪传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得到各国政府的支持,获得了一千个褒奖。天安门自焚是诬陷法轮功的骗局。请你们游玩了拍照后,再回来看我们的真象图片,明白真象是福份,会给你们未来带来平安和美好啊。不要错失机缘。”

我还讲到江××被多个国家起诉,因为他残酷迫害修炼法轮功善良的人民。这些善良的人只为了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就被关到牢里,遭受酷刑迫害。若时间允许,我还会说信仰自由乃是基本人权,自己不信,也应该尊重别人的信仰。告诉他们善恶有报,请他们心中存善念,明白真象,知道法轮大法好,给自己的未来带来平安和美好。

我经常是一边讲一边跟着游客的队伍走,好象是在广播。我想:你可以控制你的眼睛不看,但可没法关掉耳朵不听。我要把真象由他们的耳朵灌入他们的心中,让他们听真象,从而有机会摆放自己未来在新宇宙的位置。能多救度一个就多救度一个。

象这样大声地面对面地讲真象,并不简单。刚开始,我结结巴巴,东讲一句,西讲一句,没能把真象讲清楚。渐渐地,我说得流利顺畅,心态稳定了,对外在人为因素的干扰也能应付自如。有一次,一个中国游客在我大声地向他们讲真象时,故意高声地喊:“啦啦啦”,好象是在练嗓子,他是想让我讲不下去。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心不乱地继续讲,很快他就“啦”不下去了。

还有一次,有一个受江氏谎言蒙蔽较深的中国游客当着我不停地说:“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他们想干扰我,可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怎么是他们能够干扰得了的呢?也有一次,旅游团中的一个中国游客,用两手掩住耳朵,表示不听。我就说:“我告诉你真象,是衷心地希望你未来平安和美好,你错失了机缘,你会遗憾的。”那位游客很快地把双手放下来。

很多同修对我这样改变方式讲真象都给予鼓励,我也很感谢有的同修给我提意见,使我不断改进。例如:要我放慢声速,声音再柔和些,让别人听起来是善意的。也有的同修对我这样讲真象的方式不认同,使我曾有挫折感。那一段时间里,我不停地向内心找,我到底做得对不对?我问自己:最初的出发点是什么?我为什么采用了这个方式讲真象?

无论多忙,每天下午我都要抽出至少三个小时学法,师父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特别是可贵的中国人更应该去救度他们。我这样做没有错。还有一件小事也让我更加肯定自己做的是对的。我经常去一个油站给汽车加油。去了几次以后,那位收银小姐对我说:“你的声音很特别,响亮、清晰,每一个字的发音都那么清楚。我不看人就知道是你。”她的一番话才让我发觉自己的声音变得好听了。

修炼前我有一个毛病,我说话稍微大声点,头前鼻腔就有震动回音,我感到很不舒服,所以放弃了唱卡拉OK,有时连话都不爱说。修炼以后,情形有好转,但回音震动还在,不舒服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消失了。有时候在炼功点上,游客很多,我想再大声点说话,也能很自然地把声量提高。

我时常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觉得师父的每一个字发音都那么清楚,让听法的人每一个字都能听明白。我想,我自己讲真象也应该那样,要让听真象的人不费劲就能把每句真象听清楚。对于采取这广播式大声讲真象的方式,我也思虑到会不会妨碍其他的同修讲真象。我曾和一位与我一同发真象资料的同修交流,我说出我的思虑。她说:“你把真象讲得很好,不会阻碍我讲真象的。一大团游客走过来时,你在讲真象的时候,我也在旁分发真象资料,我只讲‘法轮大法真象资料’,游客想看,他们会接。”至于会不会使她没有讲真象的机会,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救度众生也不能分你的、我的、还是他的。通常导游带领一团游客到景点处,解说之后,游客分开,各自拍照,然后三三两两往回走。所以,同修表示她有机会会更深入地讲真象。红花虽好,需要绿叶的衬托,更需要茎和根的扶持。大法弟子互相协调配合好,就能发挥了整体配合的巨大威力。

有一位同修时不时地向我反映一些导游对我向中国游客讲真象的看法。虽然我还是采取一贯的广播式的大声讲真象,大多数的导游都知道中国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但时常会有一念,如何和导游沟通,说明白,让他们能理解。最近学了师父的《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内的一段法:“还有一件事,大家过去听说我讲过外星人的问题,有些不理解的、甚至不怀好意的记者也拿来做文章。我不会理会记者怎么说,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将来人会知道。”

学了这段法,我忽然明白了。一切随缘吧!如果有机缘,我会把握。这时,我心中对采取这种讲真象的方式有了明确的认识。我也知道师父肯定每一个弟子如何走自己的证实法的道路。师父慈悲,恩赐我声音洪亮的优点,如果我不好好利用,就不对了。

炼功点搬迁到公园公路桥下面已有一年整了。我和数位同修一年多来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即使在SARS病流行期间,没有了中国游客,偶尔有几个外国游客,我们也从不间断。有时受到干扰,大家都能坚持不懈。从同修们的眼神中,我看到大家对大法的坚定和金刚不动的心。我们互相鼓励,每天都做好应该做的。我经常阅读大法网站的文章,并打印一些重要文章与同修分享。我们经常一同切磋修炼心得,我们珍惜这一同修炼、一同证实法的缘分。师父说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象。我们都尽量做好。

在海滨公园的这一年的正法修炼中,我一步步走向成熟。做得不够的地方,希望同修们能慈悲指正,让我做得更好。回首这一年的修炼道路,感到师父的无限慈悲,我发自内心感谢师父,赞颂师父,赞颂大法。师父,谢谢您。

(2003年新加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